【中美貿易戰】關稅戰硝煙下的談判 習近平和特朗普的博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從去年12月1日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算起,美國總統特朗普整整克制了近半年時間沒有向中國加徵關稅,其間甚至多次公開提到會與習近平「盡快見面」。但就在兩國主流輿論皆認為中美幾近達成協議之際,特朗普突然在Twitter上宣布提高總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關稅稅率,高調告訴中國:他這位「關稅男」又回來了。

中美貿易談判期間,特朗普最喜歡吹噓「美國經濟向好,中國經濟走衰」。無論這是不是事實,但他認定這就是貿易戰的效果,也是繼續打關稅貿易戰的原因,更是他時時刻刻向選民傳達的訊息。因為任何形勢的戰爭都要服務於「連任」這一終極任務。有意思的是,就在特朗普在Twitter發言威脅中國當天,白宮證實,美軍派航母、轟炸機集結中東,儼然一副要對伊朗動武的樣子。

也就是說,即便和中國的貿易戰打完了,和伊朗的對峙也不能少,因為總要有一場對外威脅,刻劃自己的強大和領導力,這樣特朗普在選民面前才有炫耀的資本。他心中的小算盤這樣認為:美國前總統小布殊(George Walker Bush)引發兩場中東戰爭,照樣能贏得連任,自己為何不可以?可笑的是,2012年,特朗普還曾在Twitter上批評奧巴馬企圖通過對伊朗動武謀求連任。

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12月1日於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共晉晚餐,會議長達兩個半小時,為過去數個月來的中美貿易談判揭開序幕。(路透社)

反觀正在進行的貿易戰,特朗普亦不斷誇大其詞。每次談判結束後,他都會說美國取得了「很大的進展」和「了不起的成果」。這些進展和成果,都是其前任們想都不敢想的,但即便如此,特朗普依然強調這些進展很難讓他滿意。因為他認為,中國經濟狀況糟糕,肯定且應該向美國低頭。

這在美國國內,包括左派看來,就是美國總統能力強大、態度強硬的表現。左派的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更因為此誇讚特朗普對中國加稅的做法。

特朗普的內部鬥爭

但和以往加稅不同,現在的時間點有點特殊,讓特朗普這種威脅多了幾分別樣的味道,因為他的心態已經和一年前貿易戰剛剛開始時完全不一樣。

明年大選的對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勢頭強勁,甫宣布參選便獲得美國國際消防員協會(IAFF)的支持,讓特朗普怒火中燒。他在今年5月1日連發、轉載共計逾70多條Twitter批評拜登,並吹噓自己的「經濟成績」,同時將矛頭對準左派的經濟無能。

前副總統拜登在民主黨總統初選民望高企,他的競選活動現已以針對特朗普為主,似乎對初選結果頗為樂觀。(路透社)

可能是時間上的巧合,也可能是想複製左派對通俄門調查的操作手法,特朗普及其團隊竟然將拜登與中國綁在了一起,竭力誇大拜登及其家族與中國的親密聯繫,其中不乏編造金錢往來。

這次威脅對中國加稅,也有瞄準拜登的意味,因為拜登數天前剛剛發表了「中國並非美國競爭對手」的言論。特朗普突然對中國強硬,就是為了告訴美國民眾,中國無論給他多少好處,作出多少讓步,他都不可能被收買的。所以才能達成有利於美國的「漂亮協定」,而拜登已經被中國收買。

特朗普這樣做、這樣說,無非就是強調自己才是中國真正難纏的對手。但與此同時,也體現了他在國內的焦慮。

面對剩下一年多的任期,特朗普如果無法與中國達成協議,會被大家說他「無能」;但如果達成協議,又少不了遭左派挑剔。所以,還不如提前展現強硬一面,不但讓左派誇他,還能將反水的帽子扣到中國頭上,以堵塞將來出現針對他協議不完美的批評。

中國對美國大豆徵收25%關稅,美國農民在貿易戰中首當其衝。根據美國農業部的數據,其大豆庫存在一年內提高了接近三成。(路透社)

此外,在Twitter發布對中國加徵關稅的的帖文前後,特朗普都在糾結於他眼中虛假的通俄門及虛偽的米勒(Robert Mueller)調查,以及被那「可恥的民主黨」偷走的兩年總統任期。這就是特朗普眼中的「不公平」。

怎麼解決這種不公平呢?特朗普應該且必須連任,所有才有了上周三(5月8日)佛羅里達州政治集會上的那句「中國在等2020年民主黨總統上台」。這正好又套入了「自己是中國可敬畏的談判對手」的邏輯,並強調中國更願意和軟弱的民主黨政府談判。

這就是特朗普的「一箭三鵰」:一是批評民主黨軟弱無能,並顯示其他總統參選人都不是「習主席」的對手;二是可以編造出「中國反悔」這個看似合理的理由;三是可以借機將問題歸咎中國,順便樹立自己強大的形象。

習近平讓人猜不透

特朗普以加關稅的方式展現強硬一面,在美國國內很有市場。面對如此狂躁不安、內心分裂的特朗普,習近平一直保持定力。特朗普的言行讓中國摸不着他的心思,但習近平政府的淡定也讓美國難以捉摸。

原為溫和派的美國財長姆努欽,在上月中美談判出現裂痕之後,似有強硬轉向。(路透社)

很多美國輿論擔心,特朗普威脅加稅,中國談判牽頭人、副總理劉鶴可能會取消訪美,但習近平政府並沒有這樣做。倘若取消訪美,只會坐實特朗普政府威脅加稅的「指控」,而這些指控簡而言之就是中國「全面反悔了」、「背叛了」。

被貼上這種標籤,中國自然要反擊。首先是商務部在上周四(5月9日)明確表示,中國沒有背叛,也沒有反悔;其次是劉鶴照樣訪美,以此延續中國以對話解決問題的初衷和善意。不過,劉鶴隨行人員和逗留時間都相應有所縮減,頭銜也沒有了「主席特使」,這是向美國表明,劉鶴不會妥協,也無權妥協。最重要的是,習近平讓劉鶴訪美,可以從行動上彰顯中國對「談判」的重視,再次否定美國一味訴諸關稅懲罰的單邊行為。

對於特朗普出於國內政治考慮,利用中國威脅,極力在國內塑造強大、強硬形象,習近平政府自然心知肚明。

在習近平眼中,特朗普是商人,注重所謂的談判藝術,少不了做出妥協。之所以有這麼多輪談判,也是因為雙方都有妥協,如果只有中國妥協,談判不可能進行到如今的第十一輪。

特朗普1987年為自己打造「做Deal專家」形象而出版的《交易的藝術》(The Art of the Deal)(Amazon.com)

而且,在習近平政府看來,美國經濟並非如特朗普所說的那樣強大。這一點從特朗普減稅以來擔心美聯儲加息的言論就可以看出。特朗普甚至考慮通過政治手段干預美聯儲政策,足見他的危機感。美國左派也有很多對美國經濟增長擔憂的聲音,敦促特朗普達成協議。

習近平更不會忘記,特朗普在去年中期選舉前指摘北京干涉美國選舉。現在雖然風聲已過,但明年大選給特朗普帶來的連任挑戰,也讓習近平政府多了幾分警惕。特朗普早晚會為了爭取連任而打出「中國牌」。如果達成協議,特朗普會將其誇大為自己的執政成果和領導力的象徵,但免不了會提到中國作出了很大讓步;如果達不成協議,特朗普不缺理由把責任歸咎中國。中方對此是有所預估的。

還有一種中美雙方領導人及團隊均繞不開的心理效應:無論特朗普如何通過關稅「勒索」中國,無論其鷹派幕僚是否「平等」看待中國,比起特朗普忙於部署連任,習近平早就為長期執政做好鋪墊。當特朗普想到習近平能夠長期執政,而自己為了連任即使絞盡腦汁亦充滿不確定性,心理上自然會有一些不平衡。那句「只有我和習主席才能解決中美間所有問題」,其實就印證了特朗普心目中對習近平權威的認可與羨慕。

第2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4月25日至27日在北京舉行,共有37個國家的元首、政府首腦以及聯合國秘書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聚首北京。今次較出席第一屆論壇的國家領導人名單為多。(路透社)

無論西方如何宣傳中國經濟困境或習近平面臨的執政、改革難題;無論特朗普如何吹噓美國經濟增長強過中國,中國的穩定權力架構本身就是特朗普政府不可比擬的。至少在特朗普眼中,習近平毋須過多考慮國內的壓力。

特朗普的幕僚將中國視為真正的威脅,希望通過關稅施壓,在與中國的談判上「虎口拔牙」。但要做到這一點,很多要求都超出特朗普的政治生命周期,特朗普肯定等不起,故特朗普能否達成一個他心目中的完美協議,是一個未知數。

談判是雙方認識彼此、摸清對方底線的過程。中美過往任何時期的談判都充滿各種偏見和誤解,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談判也是如此。無論雙方領導人如何鬥智鬥勇,雙方團隊如何開展心理戰術,或者特朗普如何單方面強調和習近平的私人關係,短期的折騰都是很難避免的,更遑論從根本上彌補彼此間缺少的信任,達成彼此都能接受的共識。

相關文章:
【中美貿易戰】矛盾熄而復燃? 歐日美紛爭更難纏
【貿易戰】美方極限施壓 中方極度克制 關稅威脅不改談判趨勢

上文節錄自第162期《香港01》周報(2019年5月14日)《美方極限施壓 中方極度克制 關稅威脅不改談判趨勢》。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