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有話說】文在寅的使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2月底河內美朝峰會無功而散以來,朝鮮軍事動作頻頻,半島核問題解決路途陷入僵持狀態。作為促成朝韓美三方關係解凍的推手,韓國總統文在寅還有何招數可使?對此,世宗研究所研究企劃本部長鄭成長向《香港01》投稿,為讀者作解構。

譯者:孫素青

原標題:文在寅政府和平繁榮政策實施2年來的評價與未來課題:在構建朝韓、美朝信任中實現無核化與輿論統一

兩載朝核問題的事件回顧

在2017年之前,朝鮮固守強硬立場,堅決不願把核問題以及彈道導彈問題放到談判桌上來討論,並進行了三次洲際彈道導彈(ICBM)試驗發射以及氫彈核子試驗。在嚴峻的安保危機下,文在寅總統與特朗普總統通過積極的美韓合作,對朝鮮的軍事威脅予以果斷應對。在朝鮮半島決不能發生戰爭的明確立場下,為了防止軍事緊張演變為戰爭,文在寅政府對美國進行了積極說服。

全面拒絕與韓國、美國展開對話的朝鮮,於2017年11月進行了第三次洲際彈道導彈試驗發射後遭到了國際社會超高強度的制裁,朝鮮感受到了嚴重的危機意識。之後文在寅政府堅持說服朝鮮,說服朝鮮於2018年2月派高級代表團訪問韓國並參加平昌冬季奧運會,然後再推進金正恩委員長與特朗普總統的首腦會談。美朝首腦會談能夠成功舉行,離不開特朗普總統與金正恩委員長有意談判的意識、韓國政府不遺餘力地對朝勸說,以及金委員長的決斷。

促進史上首次美朝首腦會談舉行並達成協議的文在寅總統於2018年4月與金正恩委員長在板門店舉行了朝韓首腦會談。雙方就改善朝韓關係、緩解朝韓軍事緊張、構建半島和平體制以及半島完全無核化方面達成一致。2018年9月,文在寅總統訪問朝鮮,朝韓首腦在消除戰爭危險、解除敵對關係的軍事領域方面達成了一致。

朝鮮5月9日再次發射不明「飛行物」,懷疑是兩枚短程導彈。圖為上周朝鮮媒體發布領導人金正恩親臨指導的照片。(路透社)

2018年6月美朝首腦會談中,特朗普總統與金正恩委員長就改善美朝關係、構建半島和平體制與無核化、送還美軍遺骸上達成一致。但直到2019年河內美朝首腦會談舉行前,朝鮮與美國的立場差異並沒有縮小,在無核化以及相應措施的路線圖、時間表上並沒有達成一致。

文在寅打開大門 美朝差異仍未解

即便如此,也不能說三次朝韓首腦會談與兩次美朝首腦會談沒有取得有意義的成果。通過對話,朝韓領導人、美朝領導人之間建立了一定程度的信任,並讓半島形勢趨於安穩,這都將成為未來無核化談判的積極動力。

文在寅政府對2017年的半島危機現況進行了有效管理,並打開了2018年朝韓首腦會談以及美朝首腦會談的大門。未來要想讓朝鮮無核化以及解除冷戰格局上取得實質性進展,文在寅政府不能僅僅依靠文在寅總統一個人的無核化和平意志,而是要通過朝野政來組成一個半島無核化和平T/F(工作小組)「半島和平繁榮委員會」(暫定名),集全社會之力,摸索統一的社會輿論。

悲觀的現實情況是,朝鮮與美國不能縮小立場差異,在無核化與相應措施上也不知何時能達成概括性路線圖協定。為了尋找突破口,韓國政府應該在制訂美朝無核化草案上發揮主導作用,並向美國、朝鮮提出該草案。但這種解決辦法,僅僅依靠青瓦台與外交部的有限力量是有局限性的。因此文在寅政府應該成立一個下設於青瓦台或者外交部,由韓國外交與安保、朝鮮與美國專家、核科學家與核技術人員大量參與的「半島無核化和平T/F」。

在河內美朝峰會期間,金正恩與特朗普並行對話。看特朗普面色,似乎已有不歡而散之兆。(路透社)

朝鮮前線換將 韓方該把握機會

最近朝鮮的無核化協商陣營交替,對韓國政府說服朝鮮有一定積極作用。2018年年初開始,負責朝鮮無核化協商、軍隊出身的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金英哲沒有陪同金正恩於4月24日至26日訪問俄羅斯。金委員長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晤時的朝方陪同人員是朝鮮外務相李勇浩以及外務省第一副相崔善姬,預計李勇浩與崔善姬將取代金英哲,引領未來的無核化談判。如此一來,朝鮮無核化談判的負責人就由一度消極對待無核化、代表軍隊利益的金英哲變成了李勇浩、崔善姬等外交部陣營,朝鮮的對美協商態度也會相對變得柔和。

但李勇浩、崔善姬都是對美強硬的人物,雖不至於像金英哲那樣要代表朝鮮軍隊的利益,但他們也很難向金委員長提出違背朝鮮軍隊利益的無核化談判方案。因此韓國政府需要制定出無核化與相應措施的概括性時間表,並在與美國進行一輪協商後派特使向金委員長轉達舉行第六次朝韓首腦會談(第四次文金會)的意向。積極說服朝鮮,讓朝鮮意識到,在特朗普現有任期內美朝兩國達成「無核化相應措施」 的路線圖與日程表才是符合朝鮮利益的。美朝或者美朝韓就無核化與相應措施的具體時間日程表進行協商,快速就協定內容達成一致的同時,履行並行、階段性協議的話,即便2021年美國進行政權交替,無核化與美朝關係改善也能取得平穩進展。

韓國政府希望看到在特朗普任期內,朝鮮無核化能取得相當進展,實現美朝建交。但直至2019年年末,雖然金委員長在等待美國的決斷(政策轉變),也因為很難獲得像上次(河內美朝首腦會談)一樣的好機會,因此對外闡明了強硬立場。因此,比起通過「無核化和平T/F」,韓國政府有必要快速制定出推進朝鮮無核化的方案。

去年4月27日,金正恩與文在寅在板門店朝韓邊境舉行歷史性的首次「文金會」。(路透社)

文在寅總統與金正恩委員長在2018年4月27日舉行的首腦會談上,就「通過長期會談與直通電話隨時討論民族大事」達成一致。文在寅政府應該在這個基礎之上,早日在板門店舉行第六次朝韓首腦會談或者與朝鮮進行通話,來認真討論無核化與相應措施的問題。

韓國須聯合朝野 推動統一對朝政策

為了促使朝鮮無核化取得進展,需要保留已有的自上而下的方式,但為了能最大化發揮這種方式的作用,朝韓首腦之間的隨時通話與強化溝通也是很重要的。正如5月26日的朝韓首腦會談一樣,雖然文總統與金委員長在板門店通過非正式會晤進行協商是一種不錯選擇,但雙方也需要通過隨時的電話溝通,對無核化水準與方法論進行緊密溝通。

不同於朴槿惠政府時期的統一準備委員會,文在寅政府有必要積極討論群組建朝野政協商組織「半島和平繁榮委員會」,讓這一組織能夠在達成實質性對朝政策、社會輿論統一與制定超黨派對朝政策上做出貢獻。為了避免因政權交替,陷入對朝政策發生180度大轉變的惡迴圈,現在正是文在寅政府在組建超黨派對朝政策機構上做出真誠努力的時候。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