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向拜登開火 要當「反建制」總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美國總統特朗普5月5日在社交媒體Twitter上宣布加徵對華關稅之後,其網上的片言隻語愈加成為全球關注焦點。特朗普除了把矛頭指向中國外,亦多次借機攻擊上月25日剛宣布參選民主黨總統初選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如指「中國一直發夢,想『眼瞓鬼拜登』(Sleepy Joe Biden)或其他人勝出2020年選舉,因為中國想佔我們便宜」,又指摘早前曾稱「中國自身問題多多,並非美國競爭對手」的拜登是「軟弱的民主黨人」。

雖然特朗普對外與多國有貿易爭議,更有伊朗、委內瑞拉等地緣政治形勢困擾,但萬事以國內政治為先的他,在民主黨初選廿多人混戰還未正式開始時已展開攻勢,先發制人。

從政近五十年、現年76歲的拜登,如今確實是民主黨總統初選的大熱門。根據民調網站RealClearPolitics的綜合統計,自上月底拜登宣布參選以來,其支持率上升約10個百分點,達到近40%,遠遠拋離支持度平均少於20%的民主黨「老左」、2016年與希拉里二分天下的獨立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在艾奧瓦州等多個民主黨初選先行州份,拜登的民望也遙遙領先。

特朗普將彈藥集中在拜登身上,其實並非要壓倒他的氣勢,反而是想「加持」拜登為其對手。畢竟特朗普是「這個世界上沒有壞宣傳(There’s no such thing as bad publicity)」的忠實信徒,他對拜登的種種攻擊只會為後者打造「特朗普首要敵人」的形象,同時增加其曝光率。根據《華盛頓郵報》一項調查,目前有更多民主黨進步派認為,「擊敗特朗普」比「政策主張」更重要,此舉實有助拜登勝出民主黨初選。

謀戰「建制中的建制派」

拜登見特朗普如此作為,恐怕也樂在其中。與其他種族、性向背景各異的民主黨候選人不同,作為白人老政客的拜登,沒有任何明顯政策特點,其參選視像宣言只是從2017年維珍尼亞州夏洛茨維爾(Charlottesville)的白人至上主義集會衝突說起,集中批判特朗普「兩邊都是好人」的言論,聲言「我們正在一場靈魂的戰爭之中」。在18日的正式參選演說上,他繼續集中火力炮轟特朗普,指後者「灌輸恐懼、播種分裂、鼓勵種族區分」;然而,對於多位民主黨候選人的批評,他卻一概不理,自言將會站於「不說其他民主黨人壞話」的道德高地。顯而易見,拜登已戴好手套,準備好一場針對特朗普個人的選戰,現在特朗普主動向他開火,可謂正中下懷。

據民調網站RealClearPolitics的綜合統計,自上月底拜登宣布參選以來,其支持率上升約10個百分點,達到近40%。(路透社)

不少分析認為,特朗普如果面對一個類似麻省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之類的左翼進步派,勝選機會定必更高,不過,特朗普卻另有盤算。他在2016年正是以「反建制」政治素人形象勝出——「抽乾死水」(Drain the swamp)是他當年為表要清洗華盛頓傳統政治階層的首要選舉口號。如今其支持者反建制情感不減,他卻已成華盛頓最有權力的人,到底要如何繼續反建制?答案就在拜登身上。

自2017年初上任以來,特朗普已將「建制」的角色構建在一大堆比華盛頓政客更為抽象的概念之上,諸如「假新聞媒體」、「深層政府」(Deep State)等。這種抽象的建制時有現實呈現,例如《紐約時報》不時引述匿名消息人士對特朗普的負面報道,或者近月才剛完結的「通俄門」調查等,讓他時刻可以借題發揮,營造自己被建制圍攻的印象。在2020年的選戰之中,特朗普若能對上一個「建制中的建制派」,對他反建制的選戰可謂「百利無害」。

要反建制 先要創造建制

早在三十一年前已曾參選總統的拜登,正是最佳人選。如果曾任參議員長達三十六年的拜登能勝出民主黨初選,他將會是美國史上從政最久的主要政黨總統候選人。更重要的是,拜登自己也樂於自命建制派,大談兩百多年歷史的「美國理想」去比照「特朗普之亂」,高舉「重返政治常態」以吸引支持。

今年3月,拜登在德國舉行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向歐洲盟國領袖宣示「這一切都會過去」、「美國將會回來」,為自己掛起美國傳統政治代表的招牌。對遭特朗普民意擺佈的傳統共和黨人,拜登就說如果他能將特朗普趕出白宮,他們就能免於特朗普的壓迫,回到跨黨合作的時代。對於進步派不斷崛起的民主黨,在藍領白人州份特拉華州出身的拜登,更自以為是手握王牌:要擊敗特朗普,民主黨不得不靠他這個老建制,重奪歷史上一直支持民主黨的工人階層。

對遭特朗普民意擺佈的傳統共和黨人,拜登就說如果他能將特朗普趕出白宮,他們就能免於特朗普的壓迫,回到跨黨合作的時代。(路透社)

而且,雖然拜登並未得到前總統奧巴馬的正式支持,但他在集會期間談及奧巴馬時,都會加上「我的朋友」、「我的老友」等語,明顯是想繼承後者的政治能量。

雖然連特朗普2016年勝選的幕後功臣、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也認為,特朗普目前過度助長拜登氣勢,指他應該將拜登推回民主黨的初選中,讓他與激進左翼來個泥漿摔角,不過,特朗普如此「追捧」拜登也不失為一個明智之舉:畢竟拜登是見證民主黨政治變遷的「化石」,過去支持過不少今日的民主黨人連想也不敢想的政治主張(包括反對部分強制改變學校種族隔離的政策等),他朝兩人對壘,這些往績也能打擊民主黨人的投票熱度。

主動樹敵 建四面受敵印象

為建立「反建制」總統四面受敵的氛圍,有一個拜登這樣的建制對手還不足夠。在今日這個「後通俄門」時代,特朗普正主動出擊,製造新的「強敵」。繼2月才上任的新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在「通俄門」調查報告的解讀上,主動證明特朗普清白之後,特朗普在上周轉過頭來,委任以調查聯邦情報部門聞名的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檢察官杜咸(Jack Durham),主持對「通俄門調查起因」的審查。

巴爾早前於國會聽證中,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聲稱聯邦調查局(FBI)曾對特朗普競選團隊從事「諜報活動」。此等言詞,加上「通俄門調查起因」審查的新聞推進,將會在美國政壇埋下「奧巴馬聯同『深層政府』打壓特朗普」的陰謀論述,進一步鞏固自命是「奧巴馬老友」拜登的建制敵人形象。

新任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在「通俄門」調查報告的解讀上主動證明特朗普的清白。(路透社)

除此之外,面對由民主黨在眾議院對自己展開的調查,特朗普把握形勢,順水推舟,借民主黨欲找自己罪證的熱切心情,將其打成對特朗普窮追猛打的既有政治勢力。

特朗普的招數極其簡單:全面對抗民主黨的所有調查,盡力迫使民主黨用上彈劾總統等「核彈級招數」。除了引用「行政特權」拒絕國會對「通俄門」調查報告、證據及涉事人員的傳召要求外,特朗普更以法律手段申請禁止如德意志銀行等企業遵從國會傳召,甚至限制眾議院的傳票權。後者更不排除會將「國會調查權」與「行政特權」的高下對比交諸以保守派大法官佔多數的美國最高法院審理。

特朗普的代表律師入稟時就直指「民主黨藉新得來的眾議院控制權,對特朗普全面開打政治戰,而國會傳票正是他們所選擇的武器」;在法官提問下,他更同意就算總統真有貪腐,國會也無權調查。此等言論,引來民主黨強烈反彈,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Jerrold Nadler)就直斥白宮的說法是「總統就是皇帝」。

在今日這個「後通俄門」時代,特朗普正主動出擊,製造新的「強敵」。(視覺中國)

由於眾議院彈劾案的調查權並無類似的法律爭議,特朗普此舉似乎迫得民主黨在情(黨內進步派的支持)、在理(以調查限制總統權力)也愈發趨近彈劾一途。民主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Adam Schiff)直指這是特朗普「分裂國民」的政治操作,不過,他對此似乎束手無策。

如果說特朗普有一個毫無爭議的強項,那就是建立公關形象、操弄媒體宣傳。他一方面落力助長「建制中的建制派」拜登在民主黨初選的氣勢,另一方面逐步鋪墊「深層政府」與民主黨等政治建制處處圍攻自己的情節發展。他朝拜登勝出初選,配上「通俄門」起因調查、國會彈劾的各種爭論,將能奠下「特朗普被建制四面圍攻」的印象。

 到時候,已經當了四年總統的特朗普,又可以打着「代表人民打倒建制」的旗號,重演一次四年前選戰的劇本。

上文節錄自第163期《香港01》周報(2019年5月20日)《向拜登開火 特朗普要當「反建制」總統》。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