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奮身一博? 文翠珊「海明威式」的政治破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寫文翠珊(Theresa May)脫歐新聞的最大困難是,諸如「困境」、「死局」、「四面楚歌」、「八面圍攻」、「窮途末路」之類的用詞早已用過無數次。可是,新消息一出,文翠珊處境比以前更差,下筆的人苦思良久也難逃詞窮之困。

周二(21日),在兩黨脫歐談判失敗告終後,文翠珊發表「進取且嶄新」的脫歐計劃,希望將脫歐法案在6月首周送上國會表決。

問題是:文翠珊的計劃既不進取,亦無新意。同時,無論是保守黨,還是工黨,甚至是歐盟,都大潑冷水。大家都準備好迎接「後文翠珊」時代的變局。

文翠珊的「新方案」可分為三大部分:一是北愛爾蘭問題;二是英歐未來關係問題;三是爭取工黨或留歐派支持的退讓。

針對最大爭議「愛爾蘭邊境問題」,文翠珊主張「立法」規定在2020年底前尋得「替代方案」。

同時,為爭取北愛爾蘭關鍵執政盟友民主統一黨(DUP)的支持,她承諾就算「替代方案」遍尋不獲,也不會容許英國本土(即大不列顫島)與北愛爾蘭變成「一國兩制」的分裂狀況,並將以「立法」方式,規定有關北愛爾蘭的任何改變,一定要先得到北愛爾蘭分離和統一兩派同意。

不過,民主統一黨下議院領袖多茲(Nigel Dodds)就指新方案仍有「致命性缺憾」。

法拉奇(Nigel Farage)的脫歐黨(Brexit Party)在23日歐洲議會選舉民調中遙遙領先,保守黨卻有機會變成「第四大黨」。(路透社)

英歐未來關係之上,文翠珊則完全是老調重彈,承諾「立法」爭取歐盟修改現有脫歐協議中的「政治宣言」部份,以追求商品的自由貿易之餘,又不加入單一市場、不接受人口自由流動——這跟她去年7月提出、早被歐盟否定的「契克斯(Chequers)方案」同出一轍。

為此,她又承諾會不斷更新與歐盟一致的商品及農產品規管。此等提法,一早已被英國的脫歐派、疑歐派批為「假脫歐」。

文翠珊相對較為進取的提議,在於她對工黨及留歐派的退讓之上。除了「立法」保障脫歐後的勞工、環保標準之外,她為求國會通過其脫歐法案,承諾以「立法」手段,要求未來的英歐關係協議必須得到國會通過,並將英歐之間的「關稅關係」安排交由國會決定。

最重要的是,雖然文翠珊再次強調她不支持「二次公投」,不過如果國會通過其脫歐法案,她承諾會由國會投票決定最終是否要透過「二次公投」決定要接受脫歐協議還是留歐。這可算是她至今對工黨或留歐派的最大讓步。

英國工黨黨魁郝爾彬,一直心懷疑歐傾向,如今在工黨黨員相迫之下,只得心不甘情不願的要將「二次公投」留在考慮之列。(路透社)

其實,以上種種提案,包括將脫歐主導權交到國會手中的做法,過去一年,已經過不同形式的討論,無論是文翠珊政府,還是歐盟,也曾對其中部份項目作出多次承諾。如今,文翠珊以此作為其脫歐路途最後的「奮身一博」,也可知其困窘。

文翠珊時日無多 路人皆知

工黨黨魁郝爾彬(Jeremy Corbyn)聞訊後馬上指責文翠珊只是老調重彈,聲明工黨不會支持。

保守黨內超過20位在3月底曾經支持文翠珊方案的議員,如今都表明反對。由反對轉向支持的,卻是一個也沒有。

《衛報》(The Guardian)就引述歐盟消息指出:「問題的核心在於保守黨的下任黨魁。歐盟所關心的是誰會當選、會支持哪一種政策路線。其他東西——包括文翠珊的聲明——只是噪音。」

不帶任何政府職務的「1922委員會」主席布雷迪(Graham Brady)。(視覺中國)

誠然,文翠珊早前雖已承諾會在6月初的脫歐法案投票後,無論其結果如何,也會確定其下台時間表,然而英國政壇傳言,負責黨魁去留的保守黨「1922委員會」(1922 Committee),周三(22日)將再次開會,決定是否要迫令文翠珊下台。

自知時日無多的文翠珊,為確保她的最後一博有一線生機,於是在種種提案上都以「立法」方式進行,而非單憑其政府的承諾——因為大家都擔心下任保守黨首相將會是疑歐派大老、前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而他上台之後大概會把文翠珊的所有承諾一筆勾銷。

這些立法操作,在英國政壇被戲稱為「約翰遜鎖」(Boris-Lock)。不過,由於英國國會至上的憲政傳統,其實前屆國會也難有權力阻止下屆國會的決定;如果約翰遜(或者其他人)能得國會多數支持,這個「約翰遜鎖」片刻可破。

「生還者」文翠珊的突然破產

回顧過去半年的脫歐路途,呼籲文翠珊下台的聲音雖然時有響起,然而文翠珊卻是一直以「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堅毅,將反對勢力一一壓下。

約翰遜已表明有意角逐黨魁之位。(路透社)

文翠珊在去年12月中在押後脫歐投票之後,遇上黨內不信任投票,卻低空飛過,換來了12個月的豁免期。

在1月中首次脫歐協議公投迎來百年國會大敗之後,她又遇上工黨發動的不信任投票,也在黨友支持下,輕鬆過關。

及後的兩次脫歐協議投票,文翠珊更是愈戰愈勇,反對的人以倍數下降,到最後如果她能在國會639張有效票中,多爭取30票,英國就能在3月29日如期脫歐。

如期脫歐不成,英國面臨無協議脫歐之險,文翠珊在危局中,又分別兩次爭取到歐盟押後脫歐,最後將脫歐延期至10月31日,讓長期開會至半夜的國會議員,可在4月度過一個暫時忘憂的復活節假期。同時,工黨更開展了與保守黨的脫歐談判,其時甚至有人提出大聯盟政府的想法。

在復活節以前,大家都以為事情會一直拖下去,反正換上任何人當首相,脫歐困局也是無解。然後,復活節後英國政壇卻不約而同的達成共識:文翠珊已然政治破產,不得不去。因此,除了文翠珊對保守黨人盡失控制之外,連工黨也表示自己像跟一家快要陷入破產管理的公司談判——談成也沒用。

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與丈夫美爾(Philip May)是牛津大學同學,梅爾比文翠珊少一歲。兩人於1980年9月結婚,至今已滿38年,人前人後表現恩愛。據說文翠珊在國會發言時,美爾都會到場靜聽支持。(路透社)

文翠珊此刻的政治末路,讓人想起美國大文豪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在《太陽照常升起》(The Sun Also Rises)所寫的一句對白:

「你是如何破產的?」(How did you go bankrupt?)

「分兩個階段:逐漸的,然後是突如其來的。」(Two ways. Gradually, then suddenly.)

只是,在第一階段的政客,很少能看清自己的處境。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