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年輕總理倒台:奧地利版極右、通俄與美人計

最後更新日期:

歐洲議會選舉剛過,年僅32歲、上任不足兩年的奧地利人民黨(OVP)總理庫爾茨(Sebastian Kurz),在周一(27日)遭國民議會通過不信任動議,推倒下台,成為二戰以來首位被罷免的奧地利總理。

作為全球最年輕國家領袖的庫爾茨,才剛在歐盟選戰中,領導人民黨以超過三分之一得票取勝,大幅拋離國內其他政黨。何以突然會遭人罷免?

▼想看庫爾茨當年的上位之路,請點擊片段▼

「右轉搶地盤」的戰略成就

故事要說回2017年奧地利大選之時。當時歐洲極右反移民或民粹反建制勢力興起,在德國有另類選擇黨(AfD),在法國有國民陣線(FN)、在意大利則有五星運動(M5S)等等。

奧地利當然亦無例外。高舉反移民的自由黨(FPO)聲勢大盛,對老派基督教民主保守右翼政黨人民黨,造成嚴重威脅。當年尚未足31歲的人民黨外長庫爾茨臨危受命,領導人民黨進入大選,馬上右轉,希望搶奪自由黨的支持。

上周日(26日),庫爾茨與女友攜手參加歐洲議會選舉投票。(路透社)

當時,庫爾茨提倡幼稚園學生,如果德語能力不達標準,將要強制性留班;同時,他又主張要將所有非法入境者送回來源國,就算有面對生命安危的難民,也要送到第三方國家的保護中心。

此番右轉,總算成功,讓人民黨以超過三成得票成為第一大黨。不過右轉當然有其代價——那就是原本與人民黨共同執政的社會民主黨(SPO)拒絕與庫爾茨繼續合作組成大聯盟政府。

浮士德的魔鬼交易

庫爾茨在此做了一個驚人決定,正式與由施特拉赫(Heinz-Christian Strache)領導的極右自由黨合組政府,震撼整個歐洲政壇,被視為與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基民盟—基社盟」(CSU-CDU)與另類選擇黨合組政府的先聲——當時德國也正身陷籌組政府的困局之中。

這種「傳統右翼」與「極右」爭地盤的操作,評價好壞參半。一般的看法是庫爾茨將極右變成建制一部份之後,使後者變得「溫馴」了一些。可是,上周的《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就引用民調數據,指奧地利自由黨民意支持不減 ,並以「浮士德」式的魔鬼交易去形容此等做法。

「扮演浮士德」的庫爾茨,與自由黨副總理施特拉赫上月同台出席一場記者會。(路透社)

不過,周一出爐的歐洲議會選舉結果,似乎證實了庫爾茨其實沒有做錯:他領導的人民黨獲得接近35%選票,反而自由黨得票則跌至17%左右,比其在2017年大選的26%得票,下降近10%。

而這一次庫爾茨被「不信任動議」迫下台,其實早在他掌握之內。

通俄美人計 自由黨自投羅網

事緣本年五月中,德國媒體突然爆出自由黨副總理施特拉赫的「通俄影片」。這一段攝於2017年的影片中,可見施特拉赫隨同黨友,與一位自稱是俄國巨富繼承者的金髮女子相談「合作」。

影片中,煙不離手、酒不離口的施特拉赫,除了形容片中俄女十分「火熱」之外,更欣然接受女子購買一家奧地利媒體,將之轉為親自由黨喉舌的提議,並聲言很想學習匈牙利總理奧爾班(Viktor Orban),去建立自己的媒體組織。

施特拉赫更說,如果計劃真有助自由黨成功,她應該成立一家建築公司,讓施特拉赫可以各種政府工程合約作回報。同時,施特拉赫更暗示,如果富商要捐錢給自由黨,其實可以捐給一家看似與黨無關的慈善團體。

隨後,一位伊朗裔奧地利律師就向媒體承認這是他有份策劃的美人計,是一場「民間社會主導,以調查性報道為宗的計劃」,不過卻沒有透露詳情。

施特拉赫「通俄影片」截圖(YouTube)

影片爆出後,施特拉赫無可奈何,只能承認自己「愚蠢」,指責影片的背後陰謀,並在5月18日自行辭職下台。

庫爾茨主動提前大選「降魔」

面對此等變局,庫爾茨迅速反應,在施特拉赫辭職同日宣示「真的夠了!」(Enough is enough!),即時宣布解散與自由黨的聯盟政府、提前大選,似乎有計劃要與自由黨全面決裂。

20日,庫爾茨再下一城,將自由黨內政部長踢走,促成自由黨所有閣員的全數請辭。此時此刻,庫爾茨似乎尚在打算以其「過渡期」總理的優勢,去為人民黨打下一場選戰。

不過,在野社會民主黨則另有盤算。他們希望借機將庫爾茨打成「與魔鬼擁抱、自討苦吃」的浮士德,指出雖然施特赫德不是人民黨人,不過庫爾茨「賭輸了一局,作為總理,不得不為此負上全部責任」。於是,社會民主黨在周一(27日)提出不信任動議。

在兩周之間盡失所有閣員、又遇上歐洲議會的不利選情,自由黨當然對庫爾茨懷恨在心,於是也配合社會民主黨,一舉推翻庫爾茨的人民黨過渡政府。

誤中美人計的施特拉赫,下台之後,在歐洲議會選舉再次遭遇重挫。(路透社)

浮士德劇情能否改寫

不過,庫爾茨就指責兩黨「在大選前幾個月推翻政府的行為,實在難以理解」。而且,才剛在歐盟選戰大勝而歸的庫爾茨更嚴詞挑戰兩黨:「國會今天是下了決定。不過,說到底,這還是要等到9月由人民以民主方式決定。」他再補充:「我很期待這次選舉。」

觀乎奧地利當下的民氣,難怪庫爾茨對自己如此有信心。不過,到底他是傳統劇本中的浮士德,還是能夠改寫劇本、殺滅魔鬼的「新浮士德」,真的還要看預計在9月舉行的大選結果才有分曉。

如果庫爾茨成功「降魔」,歐盟各國面對極右崛起的政客,大概要向這位再度成位全球最年輕國家領袖的「新浮士德」好好學習。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