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2024年聯日登月 政治幌子?軍事野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朗普訪問日本期間宣布和日本合作實現登陸月球和火星的計劃。其中,登月時間表被提前至2024年。特朗普更是首次承認,自己主要是從軍事角度看問題。

美國總統特朗普5月28日結束了對日本為期三天的訪問,除了通過登上日本自衛隊艦船、強調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私人關係彰顯美日同盟關係外,特朗普還在日本公開宣稱,要和日本一同完成登月和探索火星的使命。

特朗普(Donald Trump)5月27日在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談後的聯合記者會上表示,美日將登上月球,兩國將把宇航員送上月球和火星的太空任務方面展開合作。特朗普還承認,從軍事角度看,現在沒有什麼比太空安全更重要的了。這也是美國總統首次公開將太空同軍事安全聯繫起來,距離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宣布將重返月球的時間點由2028年提前至2024年剛剛2個月的時間。

自1969年阿波羅號飛船首次登月之後,美國再沒有踏足月球,其使命在1972年結束。奧巴馬(Barack Obama)執政後,美國的太空飛船計劃於2011年停止。特朗普上台後,重新提出了登月計劃。從重組美國國家空間委員會、任命共和黨親信執掌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到計劃成立「太空軍」,再到將登月計劃提前,特朗普政府似乎在太空領域想要有所作為。

鑒於中國在探月和探測火星領域取得的重大進展,美國右翼勢力不希望在太空競賽中落後於中國,所以博弈的方向不會局限於科技領域。看來,除了在陸海空、網絡、貿易、科技領域加大同中國的博弈外,特朗普背後的右翼也想加大在太空領域同中國的競賽。彭斯也明確表示,要確保太空探索的規則和價值都由美國領導,在太空方面未來世世代代都要由美國人來主導。

作為太空項目的負責人,彭斯已經把美國的太空計劃定位為軍事任務(視覺中國)

彭斯今年3月在美國國家航天委員會會議上演講時,曾明確提到中國今年1月成功登陸月背,認為美國2024年實現登月的目標絕對不可失敗。他認為,和20世紀50年代一樣,美國正處於「競賽」當中,但如今「挑戰更大」。 根據彭斯的說法,美國先登月,通過在月球建立常設點,然後再準備登陸火星的計劃。

當然,登月計劃獲得美國右翼的支持,大多數人顯得非常亢奮,認為這畢竟是一項有關太空領導權的國家工程。特朗普支持者金里奇(Newt Gingrich)那樣的保守派人士,之前在奧巴馬執政時期,不但主張美國掌握月球領導力,而且希望美國在2020年「殖民月球」。但金里奇當年的指望似乎已經落空了。

特朗普這兩年宣布的登月計劃,引發了國內有關預算問題的擔憂。彭斯此前曾呼籲國會撥款80億美元提升美軍太空安全系統。今年5月22日,美國參議院武裝部隊委員會通過7,500億美元的2020財年國防預算,其中包括向國防部撥款7,240萬美元用於「太空軍」的組建。有關登月相關的預算細節,尚不清楚。當年阿波羅計劃佔據預算的5%左右。

美國每年都會面臨預算問題,國內政治糾葛導致關鍵預算案難獲通過。此前有美國國會議員怒斥特朗普政府,「中國都已經登上月球背面了,而美國還在為修牆問題爭吵」。

另外,阿波羅計劃是美國好幾屆政府持續投資的大項目,特朗普通過重組太空委員會並勒令NASA將時間表提前,都有些操之過急的嫌疑。從彭斯提到啟用商用火箭,再到現在特朗普宣布和日本搞國際合作,美國國內的疑慮一點也不會少。《華盛頓郵報》曾評論特朗普的新太空計劃「雄心有餘,細節不足」。

從目前來看,特朗普2024年時間點的設置,主要目的還是為自己的連任競選服務,更多是一個政治幌子。一方面可以展現同中俄競爭的態勢,另一方面也可以在國內樹立領導形象。至於是不是軍備競賽,美國現在已經攤牌,明確表示要將太空軍事化。

在和中國的科技戰中,特朗普加大力度封殺中國企業華為,並將其定位為「軍事上非常危險」,是為了向選民展現對華強硬。現在,對於太空軍備競賽,特朗普明確從軍事角度看問題,也是為了向國內展現自己的領導力,至少能讓他的選民在2020年大選之際繼續對他抱有希望或幻想。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