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文翠珊時代】首相大熱選前失足 英國政治走進絕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下屆英國首相大熱、前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周三(29日)被傳召到法庭出席預審,或將面臨三項「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罪,最高刑罰可被判囚終生。

興訟人指約翰遜在2016年脫歐公投為「脫歐」拉票期間,故意向民眾散播不實消息,指英國每周要向歐盟上交3.5億英鎊。

雖然約翰遜最後會否被起訴,還要看英國皇家檢控署(Crown Prosecution Service)的決定,不過保守黨中從疑歐到親歐派,已有5位藐藐首相之位的候選人突然宣誓要搞「乾淨的拉票活動」,似乎勢要借機將約翰遜拉下馬。

保守黨救亡的唯一希望?

保守黨在歐洲議會選舉以8.8%得票淪為「英國第五大黨」,遠遠落後脫歐公投大推手法拉奇(Nigel Farage)「脫歐黨」(Brexit Party)的30.5%,成為「保守黨存亡繫於一線」的警號。無論是疑歐派、溫和派,還是親歐派,幾乎都難以否認一個事實:曾為保守黨打開工黨地盤倫敦缺口的前倫敦市長、善於與選民打交道的疑歐派代表約翰遜,是重振保守黨的唯一希望。

脫歐黨成為英國在歐洲議會的最大黨。喜上眉頭的黨魁法拉奇(Nigel Farage)聲言要參與英國脫歐進程,不過在歐盟神憎鬼厭的他,似乎只會「有破壞冇建設」。(路透社)

雖然約翰遜向與歐盟關係極差,而且實幹能力甚弱,不過為救保守黨於覆滅邊緣,並從脫歐黨手中奪回疑歐選民支持,獲得接近四成原有保守黨選民支持的約翰遜,似乎是不二之選。

保守黨的黨魁選舉,會先由黨內國會議員選出兩位候選人,然後再交送12萬保守黨員投票選出。由於黨魁料將繼任首相,將會是英國史上首次的「小圈子選舉」(此前兩次的類似機會都在沒有競爭者的情況下讓唯一候選人自動勝選)。

這種小圈子制度,給予議員重大權力:如果保守黨議員執意要阻止約翰遜勝選,在目前預計至少有14名黨魁角逐者的紛亂形勢中,他們絕對有能力故意投下「反約翰遜」票,讓他出線失敗。

約翰遜或能救黨 卻救不了脫歐

從保守黨黨內政治的層面來說,如果議員們真的炒作此次訴訟,將形勢大盛的約翰遜拉下馬,保守黨除非能在未來兩年奇蹟般解決脫歐問題、挽回民意,否則下次大選將選情堪虞。

周二(28日)文翠珊出席歐盟非正式領袖會議,給人「無官一身輕」之感。(路透社)

從脫歐困局來說,約翰遜或人氣遠低於前者的疑歐派前脫歐大臣藍韜文(Dominic Raab)上台,若堅持推動無協議脫歐,保守黨內難保不會有議員倒戈,促成不信任投票,結束保守黨管治;如果約翰遜,或者其他諸如外相侯俊偉(Jeremy Hunt)等溫和派上台,再推中間路線的「有協議脫歐」,則將會成為「文翠珊第二」,折騰數月而對局勢毫無助益。

在保守黨「自救不暇、遑論救國」之時,英國其他政黨也是不遑多讓。

工黨留歐派反撲 郝爾彬地位動搖

在野工黨黨魁郝爾彬(Jeremy Corbyn)向以左翼主張深得黨員民心,然而在他本年以來真正着手脫歐議題之後,工黨也漸失支持,雖然未至於如保守黨般得票連綠黨也不如,卻也只以13.6%得票,落後在人們心中早已亡黨的自由民主黨。

歐盟選戰後,黨員紛紛歸咎於自70年代已是疑歐派的郝爾彬,未有回應工黨支持者超過八成主張二次公投的民意。

雖然工黨之困未如保守黨之烈,不過無論是郝爾彬的多年左翼戰友、影子財相麥克唐奈(John McDonnell),還是影子脫歐大臣施紀賢(Keir Starmer)等重量級人馬都表明要支持二次公投,希望將工黨建造成「留歐派政黨」,以奪回民心。

保守黨陷入政治危機,郝爾彬領導的工黨,卻也佔不了任何便宜。(路透社)

郝爾彬至今的表態,卻依然是模稜兩可:「面對無協議脫歐與沒有民意授權的首相,我們要讓人民決定英國未來,無論是提前大選,還是對任何國會支持的脫歐協議進行公投。」

由於國會已多次表明沒有多數支持任何脫歐協議,因此郝爾彬的表態只是「語言偽術」,其實也是在走他一直無改的「提前大選」奪權路線。

同時,曾是前工黨首相貝理雅(Tony Blair)的政治化妝師、如今卻只是普通工黨黨員的坎貝爾(Alastair Campbell),日前卻因公開表示自己在歐盟選舉中改投了自由民主黨,而被馬上開除黨籍。

事件惹起工黨人神共憤:除了在社交媒體上「#也開除我吧」(#expelmetoo)的熱話標籤爆紅之外,工黨副黨魁華德信(Tom Watson)更直斥郝爾彬此舉是「惡毒」行為——華德信自己也是二次公投派,此事或將掀起留歐派對郝爾彬的全面反彈。

脫歐困局惡化 英國議會政治「走不下去」

郝爾彬,與約翰遜一般,在文翠珊領導脫歐期間,長時間是隔岸觀火、只顧批評卻無建樹的政客,如今文翠珊一去,似乎脫歐罪孽就失去了可以聚焦的禍首,而逐漸蔓延至英國整個政壇。

兩大黨以外的其他政客又如何?

跟循祖宗家法慣例行事的英國政治,似乎遇上了一個慣例無法解決的大難題。(路透社)

在脫歐一方,法拉奇固然最具代表性,其脫歐黨在下屆大選的民調中,也時有接近20%支持。不過,這個個人政治倫理成疑、滿口民粹口號式脫歐政見的政治演員,只能說是「望之不似人君」。

在留歐一方,更是一盤散沙。工黨自陷內鬥;自由民主黨只得留歐主張,毫無政治前景;兩黨部份議員脫黨自立組成的「改變英國」(Change UK),更是連正式的黨領袖人選也選不出來。

先放開脫歐前路不談,有論者認為英國政治的出路是「重新洗牌」,打破傳統工黨、保守黨的左右格局。然而,照目前這種情況看來,洗牌之後,英國政治失去兩黨歸屬的格局,只會愈加碎片化,讓國會愈加不能運作,甚至連組成政府也有困難。

文翠珊的時代,英國政治最大的困境是脫歐無路,如今卻似是連英國議會政治傳統要如何正常運作下去,也成為疑問。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