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稅戰燒至墨西哥 特朗普單邊主義急待遏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四(30日)又再開動關稅「槍炮」,對準南方的墨西哥,以邊境非法移民危機為由,指責墨西哥長年未有遏制非法移民進入美國,將於6月10日向所有墨西哥進口商品開徵5%關稅,隨後若墨西哥沒有提出解決之法,更將逐月追加5%至總額達到25%為止。

對於近80%出口商品皆送往美國、約37%經濟活動依賴出口的墨西哥而言,這一炮的確是吃不消。

《美墨加協議》化為烏有?

年初經過史上最長政府停擺之後,特朗普就美墨邊境的非法移民問題,運用總統行政權力宣布緊急狀態令。雖然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和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雙雙通過撤銷緊急狀態的決議,不過卻被特朗普大筆一揮否決掉。

對墨西哥大加關稅,將嚴重打擊北美的整個汽車產業鏈。(路透社)

特朗普起初只因為爭取國會撥款興建邊境圍牆無果,才借緊急狀態令去動用其他聯邦政府的資金,轉作建牆之用。此等做法本來已有極大爭議——其繞過國會動用聯邦政府開支的做法,在上周就曾被地方聯邦法院即時禁止,指責特朗普違反「分權制衡」的根本憲政規範——豈料特朗普「有權必用盡」,將緊急狀態與總統對外增加關稅的權力二合為一,借貿易威脅墨西哥解決非法移民問題

特朗普的關稅槍火,更正好遇上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遠赴渥太華(Ottawa),與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共同推動《美墨加協議》(USMCA)的三國國會落實進程,以取代原有《北美自貿協議》(NAFTA)。

《美墨加協議》在去年簽訂後,一直未得落實,幾乎胎死腹中。如今其推進之望,全因美國在本月中終於決定撤銷對加拿大與墨西哥的鋼鋁關稅,才得以重燃。如今特朗普突然大加對墨關稅,三國自貿協議難得的進展,又轉眼成空,可見特朗普政府政策目標的混亂。

國會應收回總統「借來」的關稅權力

特朗普這次增加關稅,權力依據主要來自1977年通過的《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根據此法,總統有權宣布對美國「國防、外交政策或經濟」的「特殊威脅」存在,並以此為據「規限或禁止」多種對外交易。

美國最近才向墨西哥蕃茄開徵了新關稅。(路透社)

然而,美國憲法第1條第8款其實就已經寫明「國會有權力規定並徵收所得稅、間接稅、關稅與國產稅」,將關稅權置於國會之手,總統如今極其廣泛的關稅權力可說是從國會「借來」的。

自20世紀初以來,總統開徵關稅的權力不斷擴張。在1930年代的大蕭條期間,國會通過極高的保護主義關稅,釀成全球貿易戰下的經濟低迷,讓總統從國會奪取關稅權力的操作,來得更理直氣壯。

這次特朗普所依賴的《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正是其中的「奪權成果」;另外,美國對華額外關稅所依賴的《1974年貿易法》(Trade Act of 1974)又是另一例子。

不過,既然由總統決定關稅的權力重新分配,是出於大蕭條時代國會亂加關稅的教訓,今日特朗普的保護主義式關稅和關稅威脅外國的政策,反過來就正是重新審視總統應否保有此權力的契機

雖然目前美國國會政界,似乎已有「對華貿易戰既已開打,不如繼續打出成果來」的共識,可是此等一時之便,絕對蓋不過總統加關稅易如反掌所帶來的禍害——如果墨西哥進口貨的關稅大加25%,將會是對北美經濟的一大重擊,拖垮建立了30多年的經濟融合。

美國國會權力被行政機關磨損,愈來愈有「無牙老虎」之感。(視覺中國)

沒有國家能夠「獨善其身」

在國際政治層面,特朗普的各種關稅戰更急須遏止。特朗普原有的鋼鋁關稅、對華關稅、對歐盟日本的汽車關稅威脅等,理論上只是貿易談判策略,以美國市場之力去增加美方在談判中的籌碼,至少還是「貿易事情貿易了」。

可是,這次對墨西哥加徵關稅,則是以貿易作籌碼去威脅別國「義助」美國解決其國內問題,性質與其他額外關稅的政策大有不同。如果此法可行,難保特朗普(或者以後的總統)不會將「特例」變成「慣例」,借關稅威脅達成各種國際政治,甚至國內政治的目標。

對於特朗普自去年以來的種種關稅戰火,世界各國明顯的對策暫時只得兩招:一是「你加我也加」的報復性關稅;二是「出口術」指責美國關稅政策無理、影響全球經濟,甚至向世界貿易組織(WTO)尋求裁決。

這些招數並非沒有效果,不過其背後的預設是特朗普的關稅戰只是美國與特定國家的糾紛,而非對全球公義的挑戰。這種預設,正是特朗普最希望看見的——美國右翼一直主張脫離多邊主義全球秩序的原因,就是美國可以借其單向的實力,對一個個國家分別施壓,以達成最大成果。這些個別國家分散式的應對措施,可謂正中美國下懷。

2018年全年,有近50萬移民人口被美國政府拘押,數字創6年新高。(視覺中國)

其實,針對特朗普單邊主義操作的對策,就是要去除「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傾向,即使關稅不是加在自己頭上,也要與遭受無理對待的國家站在一起,共商聯合應對行動。

上月底,歐盟、加拿大、中國、墨西哥、土耳其、澳洲等世貿組織成員國,就曾在美國反對之下,一致同意接受世貿組織對「國家安全」貿易規範豁免的首次明確定義,將使美國以國安為由增加的關稅失去法理基礎。

雖然這只是各國聯合應對的一小步,卻無論如何是正確的方向——沒有國家能夠獨善其身。而慣於對外高呼「美國會恢復正常」的民主黨政客,也應該坐言起行,啟動各種收回總統關稅權力的修法,將世界秩序重新推回多邊主義的框架之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