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英國首次小圈子選舉 保守黨存亡所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英國首相文翠珊上周五(6月7日)正式辭任保守黨黨魁,並將留任首相至下任黨魁選出為止。新黨魁之所以會自動成為下屆首相,全因民意落後的保守黨不願交出相位、提前大選,在野工黨也無力通過國會不信任投票推倒政府。於是,下屆首相將由保守黨議員提名兩人競逐,讓12萬黨員投票選出,結果會在7月底公布,成為英國民主史上首次黨內「小圈子選舉」。

目前宣布參選保守黨黨魁的人數超過10位,無論根據黨內民調,還是全英國的民調,在2016年選前落馬的疑歐派前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都是下任首相大熱,以數倍的民意支持率遙遙領先其他候選人。跟隨其後的有力圖走中間路線的現任外相侯俊偉(Jeremy Hunt),以及屬於溫和疑歐派、曾經橫阻約翰遜封相之路的環境大臣高文浩(Michael Gove)等。

侯俊偉和高文浩雖然在民調上遠遠落後,但根據《衛報》報道,兩人皆獲約30位黨內議員支持,緊隨約翰遜的約40位,仍然有望出線,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訪英期間因而分別與他們單獨會面。其他參選人或抱「政治一天也嫌多」的希望,或是借機作政治宣傳,或是爭取未來內閣席位,因此明知幾乎必敗,也願意參選。

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6月7日下台辭任黨魁,在保守黨選出新黨魁期間擔任看守首相。圖為她5月24日在倫敦唐寧街10號首相府前宣布卸任,她在發表演講後幾乎哭出來。(路透社)

這一場小圈子選舉,除了將決定未來英國由誰領導脫歐之外,更重要的是下任黨魁誰屬或將決定保守黨之存亡。

脫歐黨的擠壓

《觀察家報》5月底進行的一項英國下屆大選民調,震動全英政壇:在今年1月才成立、由前英國獨立黨(UKIP)黨魁法拉奇(Nigel Farage)領導的脫歐黨(Brexit Party)以26%民意支持率,領先工黨的22%和保守黨的17%,成為全英第一大黨。由於英國國會選舉採取單議席單票簡單多數制,如果民調結果反映在選舉之上,脫歐黨料將獲得306席,只欠約20席就能奪得國會多數,而保守黨會由現時的313席大跌至26席,可算是瀕臨亡黨邊緣。

脫歐黨在5月底的歐洲議會選舉獲30.5%選票成為英國最大黨,不過,歐盟選戰過去只是選民投「抗議票」的場合—例如英國獨立黨在2014年的歐洲議會選舉雖得票最多,在翌年的英國國會選舉中卻只得一席,連法拉奇自己也落選。因此,這次脫歐黨在國會選舉的民調竟名列首位,確實使人震驚。

高浩文承認他近20年前擔任記者之時曾吸食海洛英;不過此事似乎不會對他的選情造成重大影響。(路透社)

無獨有偶,上周四(6月6日)舉行的彼得伯勒(Peterborough)國會議席補選,脫歐黨候選人以不足700票微敗於擁有選區原有席位的工黨,取代保守黨地位,打破該區兩大黨盤踞的傳統,象徵着脫歐黨走進英國主流政治。

在亡黨危局之中,以疑歐派繼任黨魁幾乎已是保守黨共識。除了黨內溫和派的代表人物、就業及退休保障大臣盧綺婷(Amber Rudd)放棄角逐黨魁,又曾聲言或能支持約翰遜之外,另一中間派參選人侯俊偉也向疑歐派靠攏,表示他願意「懷着沉重的心情」接受無協議脫歐。

約翰遜成「救命草」

約翰遜「根正苗紅」,不必向黨員證明自己的脫歐意志,其選舉能力更是毋庸置疑。他經常被拍到穿着西裝騎單車出行,在2008年至2016年期間,兩度在較為左傾的倫敦擊敗工黨對手,成為市長;雖然他自2016年脫歐公投以來已是脫歐大推手,卻安然度過隨後三年脫歐進程的爭議,沒有因為過度參與脫歐細節而聲望受挫。

侯俊偉或有望進入保守黨普通黨員投票,與幾乎必定出線的約翰遜一決雌雄。(路透社)

與法拉奇一樣得到特朗普盛讚加持的約翰遜,更是代表保守黨奪回脫歐黨支持的唯一手牌。在上周一場有近百名保守黨議員在場的溫和派閉門「參選人面試」中,約翰遜就明言他是能夠擊敗工黨郝爾彬(Jeremy Corbyn)、將法拉奇「送回老家」、讓民眾對保守黨價值「重燃激情」的不二人選。即使這是拉票口號,也似乎沒有人敢否定他所言不虛。

英國首相的工作當然絕非僅限於脫歐,但在受困近三年之後,這是新首相必先解決的工作,而約翰遜或許也是當下領導英國的「最不爛人選」。曾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就學和工作的約翰遜,雖然是堅定的疑歐派,或許也是打破脫歐困局的人選。

上文節錄自第166期《香港01》周報(2019年6月10日)《英國首次小圈子選舉 保守黨存亡所繫》。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