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抗命對陣強力軍槍:蘇丹革命會否成為另一朵茉莉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4月,北非國家蘇丹(Sudan)民眾在接近5個月的連續示威抗議行動後,軍方成功政變奪權,推翻獨裁者巴希爾(Omar al-Bashir),結束近30年的專權統治。不過,奪權後的過渡軍事委員會(Transitional Military Council)遲遲不肯放權,僅揚言在9個月內舉行大選。

這引起反對派及民眾的不滿。他們持續示威抗議,結果引致軍方自6月3日起的血腥鎮壓。反對派今周起號召全國公民抗命,呼籲民眾罷工罷市,癱瘓首都,企圖迫使軍方談判放權,儘快舉行民主選舉。這一波未完的北非風暴,難免讓人想起8年前在突尼西亞(Tunisia)燃起的茉莉花之火。

強人倒下 人民仍未當家

蘇丹臨時軍政府自從4月奪權以來,被控以鐵腕鎮壓示威者。首都喀土穆(Khartoum)至今已有118名平民死亡。軍方過渡委員會(TMC)和麾下的「快速支援部隊」(RSF)的血腥鎮壓,引來國際社會批評。更有報道指出,各地不斷傳出軍人沿街道無差別開火,並出現集體強暴、搶掠、活埋平民等殘酷事件。號召反抗行動的蘇丹醫生公會指出,喀土穆本周起碼出現超過70宗強暴案。

軍方奪權後,一直未承諾民眾在短期內進行民主選舉,繼續把持政權。(Getty Images)

國際社會紛紛對蘇丹臨時軍政府作出制裁及譴責行動。例如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宣布暫停蘇丹的會員國資格,並考慮採取進一步制裁。

然而,在軍方的強力鎮壓下,仍有過百萬民眾響應反對派號召,紛紛罷市、罷工。街上的商店、銀行、機場紛紛關閉。醫師、律師、機師等各界專業人士,均參與反對派的和平抗命行動,企圖癱瘓首都運作。鑑於參與者眾,過渡軍事委員的立場已稍為軟化,發言人卡巴希(Shams El Din Kabbashi)日前表示,當局願意聆聽反對派的訴求,重啟談判。

另外,美國國務院周一宣布,將會派遣外交官納吉(Tibor Nagy)親赴喀土穆進行調停工作,希望儘快終結國內的血腥場面。

本周起,反對派號召公民抗命,過百萬民眾響應,紛紛罷市、罷工。(Getty Images)

生長中的新茉莉花

蘇丹政變及其餘波之重要性,在於它會否有能力成為2011年中東革命浪潮的「翻版」。

蘇丹的民眾革命始於去年12月政府推出的一連串緊縮措施。措施希望藉貨幣貶值,遏止經濟崩潰危機。不過,這卻引致國內嚴重的通貨膨脹問題,影響民眾生計。加上政府取消麵包、燃油等補貼,更加激起基層民眾怨憤,觸發後來持續數月的示威行動。這些情況,好像似曾相識。

從民主革命演變成代理人戰爭

消息顯示,沙特等國在背後援助軍政府,而卡塔爾和土耳其則與蘇丹國內的伊斯蘭武裝連成一線。《紐約時報》分析指,各大陣營對壘,不但加劇蘇丹政治碎片化,讓民眾在前數個月的抗爭成果毀於一旦,更可能隨時演變成代理人戰爭,如同隔紅海而望的也門(Yemen)一樣,深陷泥沼。

經過幾年,阿拉伯地區的國內政治局勢的革命氣焰已慢慢褪卻。近年來,雖然也門、利比亞等國內戰仍然持續,但這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遺留下來的未逝餘燼。要說這幾年,半島及北非普遍地區的民眾運動近乎休止。

也門內戰至今持續四年,已淪為區域大國間的代理人戰爭。(Getty Images)

不過,這局面只是說明革命之火已沒有2011年般那麼熾熱,並不代表社會、經濟問題已經解決。民眾埋藏心底的怨氣也未完全消逝。只需要有一個引爆點,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蘇丹革命最終成功與否,隨時影響到鄰近阿拉伯國家的公民運動。若最後軍方被迫放權,蘇丹得以順利過渡至文人民選政府,將會成為阿拉伯地區公民革命的最新典範。

繼8年後,若這朵茉莉花再次出現,有機會重新觸發起北非及中東的革命之火(或至少大規模示威)──這絕對不是痴人說夢。

這亦可解釋,沙特等國為何在背後力撐軍政府,不惜讓蘇丹的強人統治持續。其用心,已是昭然易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