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階段的新手段 北京要將貿易戰進行到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特朗普看來,加稅仍是讓習近平在G20談判桌上讓步的有效手段。

與此同時,北京對全面加稅也已做好了準備,且試圖放手一搏。

在特朗普看來加稅仍是讓習近平在G20回歸談判桌的有效手段,殊不知北京對全面加稅做好了準備並試圖放手一搏。這是美國對北京釋放的危險信號的誤判。

中美貿易戰打到今天,各方普遍關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同美國總統特朗普是否會在6月底的日本大阪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峰會見面。

不投降

與美國方面不斷說兩國領導人會見面不同,中國方面沒有明確說要見。「目前我沒有可以提供的情況」,「如果有這方面的具體消息,我們會及時發佈」,這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近來在回應類似問題時的調門。

且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官方媒體近來接連發佈表達強硬立場的言論。中共黨報《人民日報》發表題為《摒棄「恐美崇美」心態》的評論文章,中國官方通訊社新華社發表題為《不吐不快•讓「投降論」成為過街老鼠》的評論文章。中共中央機關報之一的《光明日報》談中美貿易摩擦用的調門是《丟掉幻想 準備鬥爭》。

這與前一階段中國官方媒體痛批美國背信棄義不同,已經轉向批評中國國內的投降派。對美國絕不讓步是這一波輿論的整體觀感。

過去很長時間北京採取了貿易戰輿論禁令,中國從來不多說什麼,也不透露中美具體談成了什麼,而今中國官方輿論火力全開,對任何長美國氣焰、滅中國威風的言行進行全面否定,這種轉變十分不同尋常。

有能力應對

中國官方也釋放了諸多對美國反擊以及完全有能力應對的聲音。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中國完全有條件、有能力、有信心應對各種風險挑戰。

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5月25日在一份長達7,000字的書面演講中說,「美國加徵關稅目標是要減少美中貿易逆差,但是由於中國的反制,它的直接結果很不確定,加上其他因素很可能效果甚微,甚至適得其反。」「貿易戰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損人不利己且危害全世界。從中國來看,美國固然可以把關稅加到極限水平,但是這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將非常有限」。

特朗普對於能和習近平見面非常自信(視覺中國)

5月27日接受媒體採訪時,郭樹清再次提到關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有限。郭樹清稱,「經貿摩擦的影響完全可控,我們有能力、有信心做好應對」。他從中國國內消費、市場多元化、美國無法完全限制中國產品對美出口、中國產業結構正在加速調整升級、對金融市場衝擊有限等多個方面進一步闡述了上述觀點。

對於記者提問在美方升級中美經貿摩擦的背景下,中國金融體系能否扛得住外部環境變化。郭樹清稱,擔心是沒必要的。近年來,中國持續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完善公司治理結構,優化機構體系,規範市場秩序,防範化解重點領域金融風險,金融亂象治理效果明顯,行業運行平穩,風險總體可控。

中國證監會主席易會滿6月初在中國官方電視台表示,中美經貿摩擦對資本市場影響是客觀存在的,但程度是可控的。「我國資本市場的韌性在增強,抗風險能力在提高。從一段時期市場運行情況看,資本市場已經逐步消化和反映了中美經貿摩擦的影響」。

打到底

更為重要的是,北京這次明確提出取消全部加徵關稅、貿易採購數字要符合實際以及改善文本的平衡性。和以往要求美國有誠意、要互相尊重和平等不同,這些具體事項幾乎沒有迴旋的空間,頗帶有最後通牒的意味。

和上次阿根廷G20會談之前中美雙方官員有接觸為兩國元首鋪路不同,此次中美之間沒有技術官員的磋商。甚至特朗普(Donald Trump)也不確定會不會見到習近平。就連白宮代理辦公廳主任馬爾瓦尼(Mick Mulvaney)6月11日也表示,他預計特朗普和習近平本月底將在日本大阪舉行的G20峰會上會面,但兩位領導人不會達成最終協議。「到目前為止,在大阪會議前還沒有舉行任何技術會議的計劃,如果沒有做好準備,領導人將無法自己敲定協議。」

可見,這次中美爭端絕對不是一般意義上談判過程中的立場分歧。

特朗普密集發聲談論貿易戰(美聯社)

不能妥協、可以應對、有王牌、打到底,這是中國近來釋放的信息。

一開始,為平息爭端非常積極談判,甚至同意購買美國農產品投特朗普政府所好的北京,為什麼暗示可以不談?不願讓貿易戰陰影擴大到中美關係全面惡化局面的北京為什麼開始放手一搏?

打的是尊嚴主權

首先,美國一直在渲染中國讓步。一直在談判問題上低調的中國必須在捍衞主權、捍衞尊嚴這件事上做出大動靜,這是北京的政治正確。即便是要簽署協議,也不會是這麼順利達成協議。經過多次拉鋸爭吵和鬥爭之後的協議或許才是北京想要的協議。

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談判談了15年。特朗普認為中美可以在一年多的時間內,經過一兩次談判波折就達成重磅協議,這本身就是政治幼稚,是特朗普對於美國實力狀況產生的錯覺。

不能妥協、可以應對、有王牌、打到底,這是中國近來釋放的信息。

打到了新階段

其次,通過一年多的談判,中國對於美國的訴求基本上有了全面了解。

從策略上來說,中國之前一直維持談判就是為了試探出美國到底有多少要談、美國有多少訴求,是引蛇出洞。

以往大多是美國在要價,現在輪到北京來要價,是談判進入另外一個新階段的標誌。

特朗普6月11日在白宮南草坪接受採訪說,中國必須回到本以達成共識的四五個「要點」,否則他對繼續談判不感興趣。

此前6月10日他說,「中國會同美國達成協議,因為中國正徹底被美國的關稅摧毀,很多公司離開中國,前往其他國家,包括美國。中國不想要支付關稅。中國會同美國達成協議,因為他們必須這麼做。」「如果中美沒有達成協議,美國將提升徵稅比例」,「還可以對另外3,000多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稅」。

在特朗普的認識里加稅仍然是有效的手段,這是美國的誤判,是美國對於北京方面釋放的危險信號的忽視。鬥爭的形勢已然不同,如果美國認為以前的加稅手段管用,那才是真正的短視。

習近平必須在捍衞主權、捍衞尊嚴這件事上高調行事,這是北京的政治正確(GettyImages)

打出新形勢

第三,中美之間更重要的是博弈大趨勢。中國的立足點和出發點是全球大局。一開始中美貿易戰影響各國對中美關係的判斷,北京必須穩定局面,而現在美國的打壓只會讓中國更加迅速贏得支持。

正如習近平前不久訪俄所說,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崛起速度之快前所未有,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帶來的新陳代謝和激烈競爭前所未有,全球治理體系與國際形勢變化的不適應、不對稱前所未有。

形勢發生了變化。當大多數國家都捲入了貿易戰,貿易戰對全球經濟的負面影響開始顯現,反對特朗普加徵關稅的聲音效果就會逐步放大。

中國現在的強硬只是一個開頭,未來其他各國的聲勢可能會更大。

前不久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接待特朗普到訪時拒絕在農產品和汽車關稅上妥協的原因就在於此,在現實國家利益層面,誰也不願意為美國的貿易戰埋單。

貿易戰本來就是特朗普無緣無故挑起的。這場貿易戰若以各國都同美國簽署了協議而告終,只會助長特朗普的氣焰。貿易戰打打談談,一定程度的損失是必須承受的,但是這些損失必然要帶來更多的戰略利益。

對中國來說,要麼達成一個可以拿出來的響噹噹的協議,要麼不達成協議。

這個協議要成為各國參考和效仿的榜樣,成為中國推動國際格局轉圜的里程碑事件。因此北京不會為了短期的利益同美國迅速簽訂協議,必然將貿易戰進行到底。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