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保守黨六大首相人選 賣點不同 全屬虛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約翰遜跑去哪了?」在上周保守黨首輪議員投票出線、排名第二的英國外相侯俊偉(Jeremy Hunt)於周日(16日)的電視辯論中如此反問。

主辦辯論的英國電視台Channel 4還特意為不願出席辯論的首相大熱、前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留下了一個空的講台。

英國政治的淪落,於此盡現人前。

在上周的首輪投票中,約翰遜以114位黨內議員支持,大幅領先只得43票的侯俊偉,以及其他參選人。同時,其中一位出線者、親歐派現任衞生大臣夏國賢(Matt Hancock)也於周日宣布支持約翰遜,使後者拜相之路更加順暢。

形勢大好的約翰遜,恐怕被一眾對手在鏡頭前質問失言,於是繼續其低調路線,只會在本周二(18日)第二輪黨議員投票再篩走一些參選人後,才會出席同日的英國廣播公司(BBC)電視辯論。

約翰遜周日的缺席,就成為眾人圍攻對象。侯俊偉就直指:「如果他的團隊連讓他與五位友好的同黨黨友辯論也不願,他以後怎能夠面對歐盟27國?」旨在曾加人氣的陪跑者、國際發展大臣施達偉(Rory Stewart)亦說:「希望下屆首相是我們五人之一。」

侯俊偉或有望進入保守黨普通黨員投票,與幾乎必定出線的約翰遜一決雌雄。(路透社)

英國小圈子選舉的荒誕

在這場首相由保守黨16萬黨員(其中白人佔97%,男性佔71%)選出的「小圈子選舉」之中,各個參選人大談自己的經驗、背景,各種社會政策等等,與我們「熟悉的選舉」,實有似曾相識之感。如果我們從一個非保守黨員英國民眾的角度觀看此次辯論,這五位男性參選人口中說的政策都好像是要爭取我們的選票,可是我們手中卻一票也沒有——這就是這次英國民主史上首次小圈子選舉的荒誕。

不過,這些參選人口中的「正常大選議題」實在難以蓋過下屆首相的唯一任務:英國脫歐。

然而,在這個英國數十年來的最重大議題上,六位參選人的主張除了是老調重彈之外,更全然是建基於虛想之上

「重啟脫歐談判」的虛幻

首先,六位參選人皆以讓英國安然脫離歐盟為已任——在脫歐黨(Brexit Party)的壓迫下,留歐派在保守黨已無立錐之地。他們賣點的差別,幾乎只在於對「10月31日無協議脫歐」的立場之上。

脫歐黨成為英國在歐洲議會的最大黨。喜上眉頭的黨魁法拉奇(Nigel Farage)聲言要參與英國脫歐進程,不過在歐盟神憎鬼厭的他,似乎只會「有破壞冇建設」。(路透社)

大熱人選約翰遜主張無論如何也要在10月31日脫歐,將會以約390億英鎊的「分手費」——所謂「分手費」其實是英國原來早已承諾要支付的各種歐盟預算或計劃的支出——作威脅,要求歐盟重啟「脫歐協議」的談判。

疑歐立場比約翰遜更強硬的前脫歐事務大臣藍韜文(Dominic Raab),更拒絕否定最終或動用英女王出山中止國會會期,以避免國會議員阻止他推進無協議脫歐。

父母是巴基斯坦穆斯林移民的內政大臣賈偉德(Sajid Javid),則主張以「新的數碼化」手法,避免北愛爾蘭與愛爾蘭之間的邊境——雖然外界未知此法與早被證明「尚未存在」的「高科技解決」有何差別。

外相侯俊偉與現任環境大臣高文浩(Michael Gove)則主張重啟現有脫歐協議為解愛爾蘭邊境問題的「補底方案」(Backstop),不過歐盟早已連翻否決重啟談判的可能。對於無協議脫歐,侯俊偉指他可以忍痛接受;高文浩則說如果談判有成,他願意短期押後脫歐。

其實,路人皆見歐盟不會再重啟談判,因此以上五人任一當選首相,英國「如無意外」將走上無協議脫歐,與歐盟重回世貿組織規制之路——不過上周流出的一份機密內閣文件就指出,英國對「無協議脫歐」準備不足,如果在10月31日如期脫歐,連藥物庫存充足也未敢擔保。

前脫歐事務大臣藍韜文,在周日論壇也不願否定動用英女王的可能。(路透社)

「無協議」帶來「新協議」?

這些人心中的賭局卻是:即使英國無協議脫歐歐盟為了自己的利益也會很快與英國談妥新的自由貿易協議。

然而,此等局面純屬虛想。根據《里斯本條約》第50條,脫歐協議只須歐盟多數國家同意,並得歐洲議會通過;然而,脫歐之後的英國已成第三方國家,要再與歐盟達成協議,根據條約第218條,除了要得到歐盟全體國家同意之外,還要得到所有成員國的國家議會,甚至地方議會的通過。在體制上,要訂立新的貿易協議比現在困難得多。

在政治上,諸如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等對英強硬派,在上月歐洲議會選舉之後,未來勢將奪得在歐盟建制中更大的話說權;而且,如果英國以不繳「分手費」為籌碼,雙方關係更將陷入低谷。到時候,連開展新協議談判的機會也成疑問,更遑論迅速談成貿易協議之望。

參選人中的唯一文翠珊派——國際發展大臣施達偉。(路透社)

唯一面對現實的參選人

唯一一位坦誠接受「歐盟不會重啟談判」的參選人,就是國際發展大臣施達偉;而他也是唯一一位高舉自己獲得工黨、自由民主黨選民支持的保守黨首相人選。

施達偉的脫歐路線幾乎與文翠珊完全一致——他將再次將文翠珊的脫歐協議送交國會表決。而如果國會繼續否決協議,他將有「方案二」:公民大會

首先,5萬名選民將被隨機抽出,再由民調機構確認他們的代表性——無論在地域上、性別上,還是在脫歐立場上——然後再給他們3個星期時間去討論脫歐相關細節,最後向國會提交一份「民間脫歐方案」,由國會表決。

雖然施達偉曾指在宣傳理念方面,政客有向特朗普學習的地方,不過他所學的似乎是法國總統馬克龍早前的全國大辯論。公民大會的難處是:其一,脫歐各種法律細節之複雜,一般選民實難明白;其二,在英國目前民意分裂的情況下,一個有代表性的公民大會,只會成為兩派爭吵的新戰場而已;其三,在英國國會主權至上的傳統下,就算公民大會能生出共識,也要交送國會表決,而國會的分裂在過去半年各界已經有目共睹。

多數脫歐前路,也要先得到英國國會多數同意——包括提前大選,唯一例外是無協議脫歐。(路透社)

連施達偉這個最「踏實」的首相人選也將脫歐前途寄予子虛烏有的幻想,可見英國政界是如何泥足深陷、英國脫歐是如何前無退路而後有追兵。

文翠珊下台之後的這場保守黨小圈子選舉,只能是另一場可能甚為精彩的政治戲碼,卻對脫歐現實毫無助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