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埃塞俄比亞政變 「非洲版中國」步入改革深水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地時間6月25日前後,一場發生在東非大國埃塞俄比亞的未遂政變仍在吸引外界觀察人士的目光。埃塞自進入21世紀以來,一直以中國模式為模版,積極發展基礎建設和製造業。其經濟增長率在非洲長期領先,因此被西方媒體和觀察家稱作「非洲版中國」。這場未遂政變就因其「非洲版中國」的屬性而引發了特別的關注。

在6月22日,埃塞陸軍參謀長(即總司令)梅科嫩(Seare Mekonnen)將軍前往民變頻發的阿姆哈拉州,試圖阻止當地的風波。但參謀長的行動失敗了,在剛獲釋的前安全機構負責人齊蓋(Asamnew Tsige)將軍策動下,包括梅科嫩將軍及該州州長在內的數名高官中槍身亡。幸而在數小時槍戰後,政變最終被平息。到25日,埃塞各界已為遇害的幾位高官舉行隆重的葬禮。

埃塞自20世紀建立共和國之後就小規模政變頻發。該國三大民族奧羅莫族、阿姆哈拉族和提格雷族之間對軍政要職的爭奪,更多次引發示威。譬如齊蓋在本次「政變」爆發前,就曾在社交網絡上發佈視頻,鼓動阿姆哈拉族人士「奪回自己權利」。但本次政變終究還是因其無人問津的結局顯出了較之以往的明顯不同。

埃塞當局從2017年開始就已經「通過改造思想,深化在埃塞轟轟烈烈展開的反腐敗和反權力尋租行動」。埃塞執政黨和政府還在進一步深化反腐行動,杜絕腐敗、貪污和受賄等行為。這使得更多觀察家已經對本次風波另眼相看:它或許也已成為埃塞俄比亞的改革進入深水區的標誌。

政變為何不了了之

駐紮在埃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各國新聞機構一度興奮不已,他們在6月22日後遭遇了3月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空難後的另一場風波。包括法新社、路透社在內的多家主流媒體先後得悉了該國「政變」的確鑿消息,一向「消息靈通」的美國大使館還在事發當天發佈了「安全警報」。隨着該國總理阿比發表講話,宣布「政變已被平息」。對普通人,風頭似乎就這麼過去了。但對媒體和政治觀察家,埃塞的政變仍有其特殊意義。

一些西方觀察家仍認為埃塞的「政變」可能是其傳統政治環境的延續。但在更多了解埃塞政治、經濟走向的分析師眼中,該國以中國模式為模版的另一關鍵要素也同樣不容忽視。該國政府在實踐「中國模式」時確立的自上而下的路線,似乎也成了埃塞當局控制地方異動的殺手鐧。

情報顯示,從農業到醫療健康以及其他各個領域,埃塞都呈現出顯着的「自上而下」特徵,即完全由政府帶動。不少領域甚至完全禁止除了政府部門之外的角色介入。很多西方企業、非政府機構如不能得到埃塞當局的許可與合作,就無法前往相關地區投資建廠。

在埃塞各界多年來一直號召其「發展主義國家」(developmental state)精神之際,該國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因內戰、種族、宗教等問題引發的離心傾向也在逐漸被經濟利益所引導並趨於彌合。其政府管制能力也逐漸從中央拓展到基層。

目前,以阿比為首的埃塞政府還在2018年開始全力推動該國三大民族之間的和解進程,且埃塞政府也因其經濟成果取得了足夠的聲望,這就讓齊蓋將軍看似已「擒賊先擒王」的政變以失敗告終。

非洲盟主的中國道路

目前,作為非洲第二大的人口大國,約有1億人口、國內政治形勢長期相對平穩的埃塞,正成為非洲少數真正能利用起人口紅利,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的國家之一。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數據顯示,埃塞自2016年開始,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總額超過肯雅,成為東非第一大經濟體。埃塞還因坐擁非洲聯盟總部而成為「非洲盟主」,該國的很多國內矛盾都能因此被暫時化解。

由於發展經濟的實際需求正在成為埃塞全國上下競逐的焦點,這就使得該國此前的「民族矛盾」逐漸讓位於「賺錢」的需要。譬如本次未遂「政變」涉及的阿姆哈拉地區就是埃塞重要的紡織工業產區,自2017年後還建有多個中國企業投資的「工業園」。

事實上,西方觀察家雖仍矚目於埃塞傳統的部族糾紛,該國可能已把矛頭對準了其他領域。埃塞政府方面已經從2017年開始發表公告,稱「將通過改造思想,深化近日在埃塞轟轟烈烈展開的反腐敗和反權力尋租行動」。

對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左)為首的政要來說,中國可能已成了他們的精神故鄉。(路透社)

儘管這一系列行動成效一度相對有限,譬如埃塞當局在2017年最初的行動中只逮捕了42名企業高管和政府高官。但到2018年後,隨着埃塞當局開始借鑒「中共的大力反腐」,其政府治理水平也逐漸呈現提升。以至於在經濟觀察家眼中,周邊的贊比亞、肯雅等國還需要大力反腐,該國卻有望在2025年前後進入中等發達國家之列。

埃塞方面可能正逐漸在其發展經濟的過程中顯出其「非洲版中國」的特徵。雖然該國的工業人口可能暫時還不能比肩中國製造業,但亞的斯亞貝巴的政要們還是發現中國與埃塞在減貧、反腐等方面有共同目標,而中國在這些方面經驗豐富,值得自身長期借鑒並學習。

埃塞總理阿比已在2019年4月訪華稱「來到中國就是到了第二故鄉」,這種基於學習而產生的親密態度就足以說明不少問題。這意味着中國的經濟發展和政治管理模式在非洲有其適用性,也讓非洲國家感覺到可以向中國學習。而學習中國的埃塞也由此逐漸進入了改革的深水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