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繼續對美強硬的本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大阪習特會對中美貿易戰按下了暫停鍵。雖然中美公佈的習特共識各有側重,但總體而言中美都承認的共識是美國不再加徵新的關税。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當時就説中美將展開談判。一段時間以來美國方面的官員不斷披露貿易談判具體的進展。

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7月3日稱,中美代表在未來一週將通話,並且將安排面對面的會晤。與此同時,路透社4日引述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一位官員的話説,兩國將在下週舉行一場部長級別的通話。庫德洛7月5日表示,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美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一直在同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通話,還計劃舉行更多的對話。面對面的對話也有可能在近期發生。 特朗普7月7日向記者談到中美貿易問題。 有記者問:「萊特希澤大使和姆努欽財長本週會會晤中國官員嗎?」 對此,特朗普迴應説:「我們和中國談得非常好。對的,他們將會晤。」

從美國方面的言論可以看出,中美談判代表不僅僅會通話,甚至有可能舉行會晤。 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方面在7月9日之前僅僅説中美保持溝通,並未披露任何中美即將談判的信息。直到7月9日中美雙方公開的官方消息都顯示萊特希澤、姆努欽當天與中國副總理劉鶴、商務部長鐘山通了電話。美方稱探討了正式會晤談判的可能,對話「進展良好」、「很有建設意義」 ,而中方通稿僅僅説進行了通話,並未有關於通話內容和進展的過多表述。

萊特希澤(左)、姆努欽(右)被指將訪華(圖源:VCG)

北京的三個條件

同時北京近來的強硬姿態非常明顯。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7月8日在第八屆世界和平論壇迴應中美貿易戰説,中國決不會接受一個限制自身發展、阻擋中華民族復興的屈辱協議。 中國商務部發言人在7月4日的記者會上説,「美國對中國輸美商品單方面加徵關税是中美經貿摩擦的起點,如果雙方能夠達成協議,加徵的關税必須全部取消」。「如果達成協議,應該是雙向平衡、平等互利的,中方的核心關切必須得到妥善解決」。「農產品貿易是雙方需要討論的重要問題。希望雙方從兩國人民的根本利益出發,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今年5月中美談判破裂劉鶴當時在華盛頓提出,要達成協議必須滿足三個條件:第一,必須取消關税;第二,採購數字符合實際;第三,任何國家都有自己的尊嚴,協議文本必須平衡。 中國商務部近日的表態本身是重申中國的核心立場。那就是取消關税、平衡協議必須實現。雖然習特會後特朗普説中國承諾購買美國農產品,但無論是中國商務部還是中國外交部對於採購一事閉口不談。中國商務部發言人提出可以討論農產品採購意味着中國並不承認做出了終極的承諾。

可以看出北京的訴求和要求從習特會至今沒有任何的變化。而事實上此前6月24日中國官方舉行G20媒體吹風會時,參與貿易談判的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稱中國和美國均應做出讓步。

從G20之前的中美都應該讓步到G20之後的北京寸步不讓,這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該如何看待北京現在的對美強硬?

習近平同特朗普的會晤並沒有改變中美的激烈對弈狀況(圖源:AFP)

醖釀第二階段開戰

美國方面的態度絕非簡單的不再加徵對華新關税以及放過華為這麼軟。

特朗普7月1日在白宮對記者表示,很多年來,中國在貿易上擁有對美國的很大優勢。因此,兩國不能達成一份五五開的協議,這份協議必須對美國有利。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也均表示不接受所謂的一份「平衡的協議」,原因是中美貿易現狀很不平衡。 這等於是拒絕了中方提出的協議必須平衡的要求。

此前6月30日庫德洛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説,對華為的「解禁」表態並不意味着「大赦」,華為仍在「實體清單」上。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7月2日在接受美國CNBC採訪時説:「基本上,我們所做的就是允許向華為出售芯片,而且都是些低技術含量的產品,不會對國家安全造成任何影響。」他談到,向華為出售的芯片每年不到10億美元,「短期內是很小的計劃」。

白宮官員的表態意在不斷淡化對華讓步概念。 雖然中美達成了不加徵新關税的共識,但美國方面的對華訴求本身並未改變。美國在瞭解北京的訴求之後並不認為有妥協的空間。對歐洲徵税,對印度和日本敲打,習特會之後對台軍售,種種行為表明美國並不認為不能施壓中國讓步。

以往美國或許是過於輕敵,或許是過於樂觀。現在,美國的對華政策一方面是維持暫停徵税,另一方面是在準備更多的籌碼。美國開始正視對華貿易戰。美國期待未來在深度的較量中實現自己的目標。

中美進入了休兵期,同時也進入醖釀第二階段開戰的潛默期。中美都在仔細謀劃下一個階段的行動。中美都對貿易談判不樂觀,同時也不悲觀。這是貿易戰進入相持階段的結果。貿易戰不會短期內結束,中美反覆拉鋸將會是常態。

戰略認識深化後 戰略定力增強

北京強硬,説明已經做好了下一個階段較量的準備。北京的強硬也是在戰略認識深化之後,戰略定力也得到鞏固的表現。

通過打貿易戰北京對於特朗普的認識在改觀。特朗普本人沒有那麼強烈的意識形態色彩。但特朗普的幕僚情況複雜,有的人意識形態色彩濃厚,有的人利慾薰心,北京認為特朗普政府人員的變化會讓貿易談判出現一個新的局面。

特朗普已經進入了競選期。為了保留政績,他已經挑起伊朗問題,並試圖在朝鮮問題上獲得進展。中美之間的問題如果成為延燒特朗普政績或選情的事態,必然會影響特朗普的決定。過去這麼多次美國股市的起伏説明中美貿易戰對美國經濟的影響並不是簡單增加關税那麼簡單。中國做什麼足以影響美國的經濟信心。

北京強硬,在於通過打貿易戰,北京掌握了可以影響特朗普做出決定的籌碼。以往北京希望避免貿易戰對本國經濟產生消極影響,現在貿易戰對特朗普的影響正成為北京可以利用的一個方面。

而國際社會對貿易戰的態度正在發生變化。歐日印這些經濟體一開始希望同美國和解,現在都不肯對美國低頭。這讓北京的對美強硬有了國際呼應。北京同美國的鬥爭絕對不是孤立的,北京開始有同行者。

也就是説,貿易戰打到今天,戰況發生了變化,北京可以有的選擇更多了。北京有繼續強硬的空間,北京捍衞自身立場的定力進一步增強了。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