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遜拜相:脱來脱去仍脱不了的英國脱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對唐寧街10號垂涎數十載的疑歐派領袖約翰遜,週四(7月24日)終將昂首步入首相府的大門。然而,人們所關注的是,他會否成為英國脱歐的第三名被害者。

10月31日的脱歐大限,無疑是奪得保守黨66%黨員支持、大敗外相侯俊偉(Jeremy Hunt的)約翰遜(Boris Johnson)上任首臨的第一難關。

而且,難關過不了,並沒有重來機會——觸發2016年脱歐公投的卡梅倫(David Cameron),與三次脱歐表決大敗的文翠珊(Theresa May)就是首相命喪脱歐刀下的先行者。約翰遜與他們的不同只在一點:他是首位不折不扣支持脱歐的英國首相。

不過,選舉結果公佈後,約翰遜在其演説中,似乎也想尋求一條較為中間的路線:「今日,在此歷史轉捩點上,我們要調和兩組本能反應,兩組高貴的本能反應。先是對英國與歐洲盟友之間的友誼、自由貿易、國安互助的深切渴求。同時,我們也同樣深切的渴求在這個國家的民主自治。」話雖如此,不過這個矛盾也正是文翠珊在任近三年也未有寸進的困境。

保守黨岌岌可危的國會多數

理論上,英國脱歐應該沒有任何難度:根據《里斯本條約》的第50條,以及歐盟就押後脱歐的決定,英國如果甚麼都不做,英國人在11月1日一覺醒來,將自動身處歐盟之外。問題在於:國會既不支持現有脱歐協議,也不支持無協議脱歐,因此如果約翰遜堅持10月31日「不脱便死」的話,他自己很大可能會出師未捷身先死的被國會不信任投票先趕下台而「死」。

7月20日留歐派示威中的約翰遜吹氣人象造型。(路透社)

週一(22日)才剛辭職的前外交部國務大臣鄧克勤(Alan Duncan),在約翰遜上任前,已提出在他就任後馬上在下議院展開不信任投票,挑戰約翰遜政府能否取得議會多數支持。目前保守黨聯盟政府在下議院只餘兩席之差的多數(8月1日之後更極有可能跌至一席),在文翠珊政府財相夏文達(Philip Hammond)不惜放棄內閣要職、當回普通保守黨議員,也不願容忍無協議脱歐作為可能出路的情況下,剛上任的約翰遜可能就會馬上被逼下台。幸而,下議院議長白高漢(John Bercow)拒絕其不信任投票的要求,才暫時穩住英國政局。

「出動英女王」殺着遭禁

面對國會反對,約翰遜原本還有「中止國會會期」(Prorogation)的招數——如果他趕在脱歐限期來臨之前中止國會數周,那就有機會將無協議脱歐變成既定事實。雖然此舉要出動英女王以「皇家特權」強壓國會主權至上的傳統,將造成憲政危機,不過這「核武級數的絕招」至少可以成為約翰遜手中可作談判籌碼的一張牌。

親身經歷「日不落帝國」解體的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也許沒有想到英國脱歐會將她的角色放到政治風眼之中。(路透社)

然而,在上下議院的貴族與各黨議員通力合作之下,國會在一個與脱歐毫不相關的法案表決中成功通過修正案,迫使政府要每隔兩個星期向國會報告北愛爾蘭的行政機關組成進展,並於國會進行討論——即使其時會期已經結束,國會也要舉行特別會議進行有關討論。

此等奇招,變相使國會無論如何也能在脱歐大限將臨之前有機會開會,更可在會上再次投票反對無協議脱歐、提出不信任投票,甚至以國會投票請求英女王行使其國家元首的權力,在政府不願作為的情況下,主動向歐盟提出押後脱歐的要求。

由於新任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等領袖,都對繼續押後脱歐限期持開放態度,約翰遜無論如何堅持脱歐,也要經一場提前大選的洗禮——變相押後脱歐——才能繼續其脱歐大業。

提前大選 豪賭勝負難料

提前大選,卻是一場豪賭。目前,英國由原來保守黨、工黨的兩派爭霸局面,分裂成保守黨、工黨、自由民主黨跟脱歐黨四方割據的新形勢。四個黨派在大選民調之中也在20%的支持度上下。由於英國大選採取單議席簡單多數制,候選人得票最多、不必過半也能勝選,如果民調結果不變,可謂勝負難料。

工黨黨魁郝爾彬(Jeremy Corbyn)也有可能要面對黨內不信任投票的挑戰。(路透社)

然而,豪賭並非不可一博。約翰遜2008年從工黨手上奪得倫敦市長一職、2016年押注脱歐公投出奇制勝等事跡,也是豪賭得勝的結果。加上英國政治片刻即變——2017年4月文翠珊決定提前大選之時,保守黨支持度比工黨高出超過20%,可是在不足兩個月後的選舉中,前者得票只以2.5%險勝後者——自以為是選舉能手的約翰遜,也並非沒有奮身一博的可能。

不過,除非約翰遜能再創奇蹟,否則大選後的國會只會比今日更加分裂,到時候的爭議只會無日無之,英國脱歐依舊是「脱來脱去也脱不了」。

新招解愛爾蘭問題 不成功便成仁

其實,英國脱歐的最大難關仍然是愛爾蘭邊境的問題。其難點在於:如果英國脱離歐盟單一市場與關税同盟,愛爾蘭共和國與北愛爾蘭之間必然要建立邊境關卡,有可能破壞當地的和平局面;然而,如果英國不脱離單一市場或關税同盟,這樣的脱歐跟沒脱差別甚微。

北愛爾蘭應否「回歸」愛爾蘭共和國仍是各方不願放下的爭議。(路透社)

約翰遜目前已一口拒絕接受將問題拖延不決的「補底方案」(Backstop),然而他對此似乎還有一招鮮為人知的招數。

一個由留歐派議員主持、多位疑歐派議員參與的政策研究組織「繁榮英國」(Prosperity UK)在6月24日公佈了一份極其詳細的愛爾蘭邊境問題「替代方案」,希望讓英國一方面能脱離單一市場與關税同盟,另一方面也能避免愛爾蘭島上的硬邊境。

報告的精神在於將硬邊境的必要性分拆為各個具體問題,再以不同的現有技術一一應對。其中主張極具複雜,包括「特別經濟區」、「多層制可信任貿易者計劃」、「衞生與植物檢疫系統」、「共同旅行區」、「貨運地理追蹤」、「WTO前線交通豁免」、「WTO國家安全豁免」、「已登記出口者平台」等等一系列的技術性倡議。

由於報告過於繁瑣,外界對之關注不多,可是卻不失為歐盟有可能接受、以取代「補底方案」的另一出路。此方案有兩大好處:其一,它不必重大修改現有脱歐協議,只須加入「須提出替方方案以避補底方案」等內容,並非要完全刪去原有「補底方案」的條文,更容易讓一直不願修改脱歐協議文本的歐盟接受;其二,方案之詳盡似乎真有可能説服疑歐派接受「協議雖有補底方案,卻不必實行」的説辭,以爭回他們的支持。

不過,這一招有一個致命弱點:大不列顫島與北愛爾蘭,在此等安排下仍要配合「歐盟能夠容忍」的各種關於商品標準等項目的規制。可是,在約翰遜向來支持脱歐的説辭中,「歐盟對貨車車窗高度的要求過於嚴格,使司機難看到路上自行車騎士」等例子卻比比皆是。

要如何來一個華麗轉身——不要忘記約翰遜自己也曾投票支持現有脱歐方案——一方面説服歐盟接受這套複雜提案,另一方面又不會讓脱歐派民眾以之為「假脱歐」,將是推銷這個方案的最大挑戰。

此等公關性質的挑戰,當然也是文翠珊三年推動脱歐失敗的根本原因。約翰遜若能成功,他也許會以「脱歐之父」之號名留青史,不過他若然失敗,甚至因怕挫敗而不敢為類似方案背書,除了英國脱歐無期之外,他自己也會變成第三個死在脱歐困途的政客,更將是史上任期最短的英國首相。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