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之外 約翰遜出任英國首相或許是時代的必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7月23日,英國保守黨黨魁選舉結果揭曉,保守黨作為執政黨,新黨魁也自動成為英國首相。

為該職務準備多年的約翰遜(Boris Johnson)終於如願以償,以主人身份邁入了唐寧街10號。顯然,他的上任是英國脫歐亂局的產物。但其意義,似乎又不止於此。

首先,約翰遜的上任無疑是英國脫歐亂局的產物。

精明的投機者

卡梅倫(David Cameron)時代,作為倫敦市長的約翰遜藉機炒作,為自己奪得了「脫歐派代表」的政治資本;文翠珊(Theresa May)時代,他擔任外相期間,與其和首相共同推動一個可落實的脫歐方案,反倒擺出一副「隔岸觀火」的樣子,並時而說些不切實際、於文翠珊脫歐工作不利的風涼話。很顯然,他是在蟄伏,在伺機而動,而當2018年文翠珊對保守黨和內閣失去掌控,他也就迎來了發力的時候。

作為一名自幼接受最優秀教育、享有最豐富政治資源、且在政壇摸爬數十年的精英,約翰遜不僅熟知政治的運作,更是一名有着敏銳嗅覺的投機者。他如今的登台,在一些人看來或許是「沐猴而冠」,但是畢竟「歐還是要脫」,工黨如今不知所謂,如果保守黨都做不到脫歐,就沒人能做到了。既然如今無路可退,既然溫和與理性的作風不管用, 又何不選一位「粗暴的人」上來試試?

當然了,這只是一場由13餘萬名保守黨黨員決定的選舉。按照民調機構YouGov於7月23日對1730名成年英國公民做的民意調查,對約翰遜上任感到高興和欣慰的只有28%,感到失望和不滿的則有47%,另有25%的人則認為無所謂又或沒有答案。也是因為這樣,才有人會認為約翰遜在該位置未必能做的長久。

+2

可是,真的是這樣嗎?

脫歐或許只是一環

或許,即使英國議會能在近幾個月內重新舉行大選,又或是舉行一個「你是否認為約翰遜應該繼續擔任首相」的全民公投,約翰遜所能獲得的支持,也能超乎時政觀察人士的想象。這種可能是有的。即使當下這一瞬間只有28%的人對他的上任感到「高興」或「欣慰」,但民意向來很易搖擺,今天人們不支持他,過幾個月又未必。

如今不少人以諷刺的態度將約翰遜比作「邱吉爾第二」,說他有着和邱吉爾一樣的傲慢與自負。不過,他有沒有可能成為真的「邱吉爾第二」?或許是有的。這不是說他或許能像邱吉爾一樣「偉大」,而是說像邱吉爾一樣,為英國政壇留下濃墨重筆的一篇。從這個維度看,約翰遜也確實有點「英國特朗普」的意思。

毫無疑問,推動約翰遜上台的,是脫歐亂局,但或許又不全是基於這個原因。甚至,有沒有可能脫歐亂局只是一環,至於真正的原因,還需我們看看世界。看看這個包括英國在內的世界——或許,英國的首相之變,英歐的脫歐之變,都既是全球變局的助推力,也只是世界大變局之下的結果。

約翰遜未必能像邱吉爾一樣「偉大」,但或許真能如邱吉爾一般,為英國政壇留下濃墨重筆的一篇。

無人可置身事外的全方面變革

放眼寰宇,各個領域都在經歷大變。

地緣層面,歐洲整合進程遇阻,甚至面臨分裂風險,英歐矛盾日益激化,歐美關係也頻頻出現裂痕;非洲在經歷了近百年的殖民之殤、獨立抗爭和專制統治後,正在艱難卻穩健地完善自身政制,且已經展現出令人無法忽視的經濟增速和活力;亞洲的經濟發展狀況就更是不消多提,且過去數十年人們習以為常的地緣現況都在發生關鍵性調整。

科技層面,信息化時代的開啟,令獲得資訊和生產資訊的成本空前低廉,致使「假新聞」等全新問題的出現;5G時代臨近,意味着各行各業所熟知的慣例皆會面臨巨變;區塊鏈技術的誕生,預示着一輪全新的去中心化政經革命;而人類興趣索然了數十年的航空航天領域,仿佛也慢慢重回社會視野。

而當我們以人類文明發展的視野審視時局,便會發現基於西伐利亞(Westphalia)體系的民族國家概念,以及由其所構成的世界秩序,在終於落實到全球的同時,也開始遭遇愈來愈多的問題,「霸權更迭」的歷史軌跡,也在面臨與日俱增的責問;過去百年來,自由主義逐步成為世界主流政經社會信念,近年反而也面臨質疑;

至於對世界現況和歷史的認知,主導了過去近百年的「西方中心論」也開始出現變化,以西方文明為載體的認知體系,愈發不能解釋諸如中國政經發展軌跡等世界趨勢。而當中國崛起為非洲提供迅速發展的資金、技術和市場,為印度提供「中國能行,我們也能行」的信念,待得他日東盟、印度乃至非洲各國國力迸發,又會是新一輪的變遷……

很明顯,這是全世界共同引發、共同背負,且多年未遇的大轉折。

時代在呼喚強人?

在這樣的情況下,世界也正湧現一批諸如普京、習近平、莫迪(Narendra Modi)等強人。而即便是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安倍、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等因個人情況或外部條件所迫,從而受到掣肘的領袖,也在其有限的範圍內施展臂膀。反觀那些瞻前顧後、諾諾吞吞的傳統建制人士,則在被時代所篩剔,大浪淘沙。

這些全部都是變局。而當這諸多「小變化」由點及面地匯聚成「大變局」,便將造就顛覆過去百年慣例的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且這一切變化都是正在進行時,都是「變局」而非「定局」。在這未知之中,無人能斷定之後會發生什麼事,但又能清晰地感覺到「變之將臨」。

或許,這些觀察都只是一家之言,只是一種很抽象的主觀感受,但在這樣的背景下,各國人民也確實在尋找最能帶來方向感的領袖。

或許,在脫歐亂局之外,約翰遜的上台也有着這樣一層含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