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關係如何從劍拔弩張走到親善和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印度總理莫迪的「非正式會晤」即將在10月展開,目前兩國之間的大使、外長等高官已經頻密來往於新德里與北京之間,為此做準備。

中、印兩國間的政要已反覆強調本次首腦「非正式會晤」是年內雙邊關係的重中之重,「必將引領中印關係邁上新台階」。這種親睦的環境較之兩年前的劍拔弩張無疑是令分析人士感慨的。

必須承認,中、印之間的周邊局勢自2017年6月至8月間的洞朗對峙之後正在出現一個明顯的轉折趨勢:在洞朗對峙之前,邊境爭端局勢會影響兩國之間的溝通和政治、經濟局面;洞朗對峙之後,中印之間不時出現的邊境摩擦已對兩國間政經大局無礙。

在中印貿易額逐級擴大,在2019年有望達到1,000億美元之巨時,中印關係也因此在經濟等領域有了更多的參考項。當兩國關係呈現某種根本性的變化時,北京的得分之處也顯然不僅僅在洞朗前沿的躍進和突擊,新德里方面提升眼界的行動是值得注意的。

從區域大國到世界第三

2017年6月9日,印度在哈薩克斯坦阿斯塔納成為上海合作組織的正式成員國。這對於莫迪(Narendra Modi)當局來説,可能不僅僅加入了一個國際組織,這也意味着他似乎終於從此前南亞中心的視角中解放了出來。

雖然從2017年到2019年,印度國內客觀政治環境使莫迪難以輕易迅速掉頭,但是對新德里來説,曾經四面出擊的印度到了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改變思路,重新出發的時候了。很多情報也顯示,中印洞朗對峙後,莫迪政府就一直在調整對華策略,以求雙邊關係新突破。

不可否認,新德里在邊境問題上尚未完全與中國握手言和。不過這種矛盾已不是新德里面前中印問題的主流了。尤其當莫迪在2019年度的大選中以壓倒優勢取勝,進而確認了人民黨從中央到基層的實際控制力時,新德里的轉寰有了空間,畢竟,光靠在周邊維持對抗姿態是沒法「2030年以前成為全球第三大經濟體」的。

在2018年時,從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與印度外長斯瓦拉吉(Sushma Swaraj)等人的會晤到莫迪與習近平的武漢非正式會面,新德里已基本確定了「在21世紀,印中要攜手為和平、穩定與繁榮的亞洲和世界作出更大貢獻」的總路線。進而「為未來15年的印中雙邊關係打造全新框架」。只不過莫迪當局在2018年為大選的最後衝刺期間有必要在國際問題上稍稍降低一些音量。

當莫迪在2019年大選取勝,徹底擊敗反對力量後,就終於可以大張旗鼓地在北京面前坦明心跡,進而做點事情。很快,莫迪就在2019年6月上合組織峯會期間專門強調「印方願同中方密切高層交往,加強戰略溝通,在廣泛領域推進雙邊關係,拓展兩國合作新領域,妥善處理好兩國間分歧」。

對印度民眾來説,貿易戰的壓力已經高過了領土爭端等內容,2018年後,更多人開始因為印度的最惠國待遇被美國取消而大怒不已。(Getty)

在隨後的二十國集團(G20)峯會期間,他又再一次確認了「印度應該展現應有的國際擔當」的大方針,這種態度和他在2019年4月大選前發表的「印中關係雖存在一些分歧,但雙方的目標是避免將分歧上升到爭端」等務實立場也形成了印證。在習近平已經強調「中方願同印方共同努力,打造穩定、發展、繁榮的21世紀亞洲,推動國際秩序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之際,莫迪為自己贏得的外交空間就隨之變得廣闊起來。

北京與新德里之間的真實需求

而今,在中國四處巡訪的印度駐華大使米斯理(Vikram Misri,也稱「唐勇勝」)也不止一次強調「印中在南亞地區不存在對抗」。加之米斯理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專門稱「印度領導人一直認為,世界有足夠的空間,可讓印、中共同發展並實現各自的目標」。這就意味着印度即便因為巴基斯坦的客觀原因未能加入「一帶一路」,但新德里在發展經濟等問題上的客觀要求仍是真實的。

事實上,對以莫迪為首的新德里當局來説,中印之間的主要問題與次要問題在當前全球貿易戰、全球經濟增速放緩的大環境下已經十分明顯。

新德里固然對中印貿易中的對華逆差有些不滿:到2019年上半年,印度的對華貿易逆差達530億美元之多,但相對於兩國間有望升至1,000億美元的貿易額,印度的損失仍有望在對美等國的貿易中取得均衡,更不用説印方仍希望從中國資本處取得就業、技術乃至知識產權。但這種深入接觸就需要政治基礎。

資料顯示,中國資本對印度的投資與深入近年來一直在增長,資本的流向與兩國間的邊境糾紛關係終究有限。2016年時,中國對印度投資高達10.63億美元,是2015年的6倍多。截至2016年底,中國對印度直接投資額累計超過48億美元,而在2014年前,這一存量僅為24億美元左右。

説到底,阻礙中國企業向印度興業的關鍵可能仍不是中印矛盾等細節,這與印度的基礎設施水平過於低下,其經濟環境也缺乏全球競爭力等因素有客觀聯繫。印度國內經濟放緩,資金成本高,風險資本也相當匱乏。這與新德里未能從「以印度為中心」的出發點跳出來,仍致力於「季風計劃」、「香料之路」等小範圍區域經濟方案有很大關係。

當下,印度創造的幾乎所有就業大都是低端服務業崗位,向國際產業鏈上游移動的機會頗為有限,當今的中印經濟態勢就難免會讓以莫迪為首的印度當局有些着急。由於莫迪第一任期提出的「印度製造」(Make In India)計劃收效甚微,在中國資本有望大舉進入之際,新德里就很希望北京能順勢在印度希望的領域有所建樹;在新德里改善眼界之後,其招商環境也將由此呈現質變。

就目前局面來説,中國資本似乎也感受了中印之間改善的大環境。資料顯示,2018年時,中國向印度的初創公司投資近25億美元,到2019年上半年,中國資本已向印度投資近10億美元。投資交易數量也從2013年的1筆猛增至去年的27筆。加之中國資本已經「更加關注印度農村地區」,其投資業務大多聚焦於農村領域。這種中國資本深入特定領域的局面較之以往是不尋常的。

此外,美印之間的貿易糾紛也讓新德里再一次看到了中國的價值,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已經以印度採取保護主義政策為由、取消了授予印度的「最惠國」地位。在北京已經拿出「中印雙方要共同維護自由貿易和多邊主義,維護髮展中國家正當發展權利」的主張之後,中國周邊外交就在國際大環境的客觀影響下呈現了明顯的進展。

由於中國現為印度最大貿易伙伴,印度亦為中國在南亞最大貿易伙伴。這一現狀也會促使新德里在中印問題上繼續保持理智思考,繼續維持當前眼界,進而維持良好態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