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拿下克什米爾自治邦「全面管制權」 中印關係埋下隱刺?

最後更新日期:

位處中國、印度、巴基斯坦交界地帶的廣義克什米爾地區(Kashmir),多年來一直是三國紛爭的爆發點。

其西北部由巴基斯坦控制,東部的阿克賽欽(Aksai Chin)由中國控制,南部的查謨(Jammu)、克什米爾和東南部以佛教徒為主的拉達克(Ladakh),則一直由印度統一劃為查謨-克什米爾邦。

就在8月5日,印度方面取消了查謨-克什米爾邦的自治地位,並將之拆分為查謨-克什米爾邦和拉達克中央政府管轄區。

因三國在該地區存在邊境主權爭議,中巴兩國也自然發出了激烈抗議——而其抗議之激烈,可能超出印方原先的預估。

巴勒斯坦方面,如陸軍參謀長(即陸軍總司令)巴傑瓦(Qamar Javed Bajwa)將軍和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等實權人士皆表示巴國已「做好準備」、「全面政治迎擊莫迪(Narendera Modi)政策」。

中國方面,外交部8月6日亦表示,「印方將中印邊界西段的中方領土劃入印行政管轄範圍」,「這一做法不可接受,也不會產生任何效力」。

對此,印度外交部發言人當天回應,「印度並未對他國內政評頭論足,希望他國也不要幹預印度內政」。

印巴之間衝突久而有之,可是中印在過去一年間明明有關係好轉的跡象,且念及習近平將於今年10月回訪印度,與莫迪舉行非正式會晤,當下的局面無疑是個不容忽視的阻礙。

更何況,就在8月2日,中印兩軍在西部邊界一帶的地區主官還曾碰面,中印雙方甚至計劃要在拉達克地區開設繼乃堆拉、強拉山口之外的第三處邊境互市口岸。新德里這周的突然行動便無疑超出北京的預期:印方此舉究竟是出於何等目的?

繁雜的歷史遺留問題

此前,查謨-克什米爾自治邦是印度唯一以穆斯林為主體的地區,該邦在軍事、外交和聯絡通訊三領域外有巨大自治權力,包括該地區的官員皆需來自本地區等等。這也意味着該自治邦一直是印度中央政府無法直接管控的地區。再加之查謨-克什米爾邦緊鄰巴基斯坦,巴基斯坦各組織也在該自治邦有着一定的組織能力。這是印度中央政府方面無法接受的隱患。

如今,印度剝奪了該邦的自治權,並將之一分為二,以穆斯林為主的查謨和克什米爾地區依舊屬於查謨-克什米爾邦,而以佛教徒為主的拉達克地區則被獨立劃為「拉達克中央直轄區」。

目前,中國激烈抗議的原因,在於「拉達克中央直轄區」涵蓋印度與中國存在主權爭議的領土。而巴基斯坦的擔憂則更甚,畢竟該地區直接逼近巴國核心地帶。

1948年的聯合國38、39號決議以及印巴1972年《西姆拉協定》,確定了克什米爾地區一直維持着特殊地位。而今印度的作為卻是在將印控克什米爾強行轉化為新德里可以有效控制的領土。

印度行動有所節制

莫迪政府除了發出行政令,亦擺出了硬實力:為了確保巴基斯坦不「蠢蠢欲動」,印度已調集近八萬準軍事部隊、正規軍人員前往印控克什米爾地區。印度陸軍還在5日增派了第九軍團第26師的精鋭分遣隊,前往重點城市「維持法律和秩序」。與此同時,印方還在當地斷網、宵禁並且實施軍事管制。

對印度總理莫迪來說,克什米爾地區的特殊環境導致人民黨等政治勢力不能深入掌控,如能改變當地以穆斯林為主的民族結構,這或許能讓人民黨在2019年10月後的地方選舉中取得控制權。(美聯社)

對此,巴基斯坦方面雖然表示「克什米爾地位未定」,但能做的卻是有限。

好在,印軍的主要活動仍停留在該國境內,巴基斯坦雖然緊張,中方反應雖然激烈,時局卻還在可控範圍之內。加之中、印、巴三國皆屬上海合作組織(SCO,簡稱上合)架構之內,這給三方未來的調停對話構建了一定的操作空間。

新德里要奪回「全面管制權」

相比之下,中印關係興許值得擔心。應該說,印度此輪做法,並非針對中國,也非針對巴基斯坦,而是要拿下對印控克什米爾地區的「全面管制權」。為了達此目的,勢必會與巴基斯坦針鋒相對。只是在這麼做的過程中,涉及中國邊境的做法,可能就稍有不當,且可能再度引起中印摩擦。

中、印、巴三方在幾十年間的戰爭、談判之後,基本決定了當地爭議領土的歸屬。北京取得了喀喇崑崙走廊及阿克賽欽(Aksai Chin)等地,但中印之間仍有一處懸而未決的領地,即巴里加斯地區(Parigas)。在1962年到1963年的蠶食與反蠶食鬥爭中,中國雖然取得了這塊總面積約為1,900平方公里的領土的大部分領地,但該地區西南角約450平方公里的地區仍在印度控制之下。

對中印兩國來說,西部邊境地區較之藏南前沿雖然相對「風平浪靜」,但這並不代表兩國間不會因此發生齟齬。這其中最突出的莫過於雙方邊防人員於2013年在阿克塞欽實控線一帶的「帳篷對峙」。不過,這場長達20天的「對峙」最終還是以印度拆除前沿軍事設施,印方承諾嚴控牧民越境放牧,中方休兵告終。這一事件也為中印此後在西部邊境上的接觸確立了基礎。

事實上,北京與新德里在中印西部邊境上也基本採取了相對温和且穩健的「尊重實控線」的原則,進而把更多的問題留給雙方處理邊境談判的外交人員。根據中印在2018年11月第21次邊境談判的結果,北京與新德里已經「就進一步加強邊境地區信任措施建設、妥善管控爭議和邊界問題解決框架進行了深入溝通,達成重要共識」。

潛在的中印衝突?

應該說,印度方面是不願因此事而與北京鬧僵的。在印度外交部6日回應中國外交部的發言時,也明確談及了類似中印加強信任的內容,這似乎顯示出新德里的確並沒有忘記此前的「承諾」。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印度將拉達克與克什米爾的穆斯林聚居區分割析置,在邊境問題上以不同姿態應對中、巴兩國的態度,也已明晰。中印邊境暫時平穩的狀態,讓中印間也有了「妥善處理好兩國間分歧」的行動餘地。

因此,在中印首腦將於新德里展開非正式會晤前,莫迪政府想必也不會讓邊境摩擦輕易干擾兩國間的政、經大局。但新德里這場「劍走偏鋒」的奇招,或許還是為中印關係埋下了一根隱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