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爾頓訪問英國是趁火打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國家安全助理博爾頓8月11日抵達英國倫敦,開始對英國為期兩天的訪問。這是英國首相約翰遜上台以來,美國最高級別官員訪問英國。

博爾頓(John Bolton)此次訪問行程安排得很滿:12日,他與英國內閣秘書塞德維爾(Mark Sedwill)共進午餐,之後與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首席戰略顧問利斯特爵士(Sir Edward Lister)會面。當天晚些時候,博爾頓會見英國財政大臣賈偉德(Sajid Javid)。13日,博爾頓與英國國際貿易大臣卓慧思(Liz Truss)以及新國防大臣華萊士(Ben Wallace)等官員會面。

根據媒體披露的消息,博爾頓此次訪問將敦促英國新政府對伊朗和華為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博爾頓(右)和蓬佩奧(中)在特朗普政府內扮演的角色並不友好。(AP)

對於英國來說,目前的要務是如何脱歐。再者,在美國與伊朗對峙氛圍愈發白熱化的今天,各方都儘量避免站隊一方,英國也有過親身經歷:伊朗扣押英國的油輪。再到華為問題上,美國的不少盟友都走的是模糊路線,儘量避免得罪中國,文翠珊政府也採取了拖延的方式。

如今,博爾頓強行將伊朗和華為問題塞進此次訪英行程並要求英國表態,明顯是有着自己的私心的,甚至可以說是趁火打劫。

美國看到了約翰遜政府的被動。約翰遜是「脱歐派」領袖,多次強調英國必須按期實現脱歐,即使代價是無協議脱歐。在勝選後的演講中,他更是信誓旦旦地保證,英國會在10月31日的最後期限前脱歐。

英國脱歐勢在必行,但英國必然要面對的一個問題是:脱歐之後該怎麼辦?與英國有着「特殊關係」的美國必然是約翰遜的選擇,英國只會進一步捆綁與美國的關係。

從經濟層面來看,儘管美國方面依舊很強硬,要求英國重新考慮對美國科技公司的徵税條款,但約翰遜急於與美國達成自貿協議。約翰遜上台以後與特朗普多次通話,就在上週,兩人通話兩次,白宮的聲明稱兩人討論了「貿易、5G和全球安全」問題。在8月23日至24日的法國G7峰會期間,兩人還將舉行會晤。

英國外交大臣藍韜文(Dominic Raab)與國際貿易大臣卓慧思8月6日至7日訪問華府,獲得了美國總統特朗普以及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的接見。7日,藍韜文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與博爾頓會面。卓慧思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會面。蓬佩奧還提到,美國準備好在英國完全脱歐後馬上和英國簽署貿易協議,「站在門口台階上,手裏握着筆。」

約翰遜尋求脱歐,但脱歐後英國該何去何從,也是他要考慮的問題。(Getty)

作為英國最大的貿易伙伴,美國對英國的重要意義自不必多說。而脱歐之後如何維持自己的貿易強國地位,英國仍需要藉助美國的力量。這種依賴關係使得美國有了可以和英國要價的籌碼。正如美國前財長薩默斯(Lawrence Henry Summers)所說的那樣:「當你的合作伙伴已經到了絕望的地步,就是你拋出最苛刻要價的時候。」

而從軍事安全層面來看,英國也面臨尷尬或者要提前做好準備的局面。在伊朗扣押英國油輪之後,英國尋求建立以歐洲為中心的海上安全力量,對此,法國和德國並不買賬。之後,8月5日,英國宣布加入美國牽頭的霍爾木茲海峽護航任務,而美國的大多數盟友,法國、德國、日本、澳洲等都拒絕了美國的「護航」建議。英國力挺美國的姿態其實也說明了它對美國的依賴程度。

至於華為問題,蓬佩奧此前已經多次明確表示,歐洲和其他地區的國家需要了解使用華為電信設備的風險,並威脅美國不會與那些和華為合作的國家進行情報分享。這種威脅也讓英國考慮與美國唱反調的後果。

特朗普政府一直宣稱「美國優先」,不讓他國佔美國便宜。但美國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以佔別國便宜的機會,即便這個「別國」是自己的盟友。從博爾頓7月底訪問日韓重點不在於調停矛盾,而是重在要求日本加入中東護航聯盟、提高韓國的安保費用,再到今天他施壓焦頭爛額的約翰遜政府站隊,都已經是證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