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克什米爾避免北京誤會 解析莫迪第二任期的中印攻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北京時間8月13日前後,印度外長蘇傑生抵達北京。這次訪問是早有計劃的。蘇傑生此行的公開目的在於參加「中印高級別人文交流機制第二次會議」,進而與包括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內的北京政要會面。

但對分析人士來說,印度近期在印控克什米爾地區的激烈行動還是讓蘇傑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此行有了不容忽視的特別意義。巴基斯坦外交部長庫雷希(Shah Mahmood Qureshi)此前剛剛「緊急前往北京」。因此,蘇傑生的北京之行就起到了另一層含義,即代表新德里的莫迪(Narendra Modi)當局在第一時間解釋新德里在中印邊境問題上的態度。而蘇傑生在12日與中國外長王毅的專門對話,也基本上達到了這一目的。

新德里在區域安全問題上積極向北京澄清立場的場合是不多的。很多觀察家仍能回憶起印巴在2019年2月空戰後,庫雷希隨即在2月27日晚向北京打電話,時任印度外長且在訪華期間的的斯瓦拉吉(Sushma Swaraj)卻並沒有就此與王毅談及具體細節。這種差異也顯出了莫迪當局在兩個任期間對華問題的態度差異。莫迪在第二個任期內或許會進一步明確權衡中、印、巴各方的具體實力,進而採取更為務實的手段。

印度的交代接踵而至

對矚目於近期中印局勢的觀察人士們來說,在印控克什米爾地區大獲全勝的新德里還有最後一件事需要做,即如何在「西線無戰事」的局部環境上給北京一個說的過去的交代。

畢竟,新德里版圖中此前的「查漠-克什米爾邦」不僅僅包括印巴交火幾十年,維持全世界海拔最高戰線的原「克什米爾土邦」,它也包括中印西部邊境存在爭議領土的拉達克地區。當外界還在猜測新德里何時會知會北京時,印度外長蘇傑生已經在8月12日前往北京了。這個速度就超出了外界的預料。

蘇傑生的北京之行本另有目的。但面對中、印外長就克什米爾問題交換意見的發言,蘇傑生北京之行的原目的就顯得不那麼突出了。在8月12日的對話中,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已經明確指出,印方的舉措「挑戰了中方的主權權益,有違雙方關於維護兩國邊境地區和平安寧的協議」。

當王毅再次強調「印方的舉措對中方不產生任何效力,更不會改變中方對相關領土行使主權的事實和進行有效管轄的現狀」時,新德里就很有必要拿出北京希望看到的答覆,以免其行動使中印關係大局受到不必要的干擾。

幸而,蘇傑生的答覆也算滿足了北京的需求。他首先強調「印方修憲不產生新的主權聲索」,進而就印巴問題確認新德里「不改變印巴停火線」,至於北京最希望了解的中印邊境問題,他更確認了新德里「不改變印中邊界實際控制線」方針。事已至此,北京就已經在第一時間聽到了他希望得到的承諾。在中印首腦即將於10月會晤之際,中印關係的新隱患就暫時被解決了。

莫迪麾下的人民黨群眾雖然容易情緒激動。但他們對基層的把握,也讓莫迪當局有了遠超印度歷任政府的控制能力。(美聯社)

莫迪的真正想法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隨着印度將拉達克與克什米爾的穆斯林聚居區分割析置,莫迪當局嘗試在邊境問題上以不同姿態應對中、巴兩國的態度就已明晰。中印邊境暫時平穩的狀態,讓中印間也有了「妥善處理好兩國間分歧」的行動餘地。

但總的來說,由於中國在印、巴自1948年對峙至今的克什米爾地區存有部分爭議領土,且印度劃入直轄區的拉達克地區仍有450平方公里印佔中國領土,面對着「中國一點都不能少」的國內輿論環境,北京就很有必要在克什米爾問題上維持姿態。

但印度能否領會到北京的這一苦衷呢?分析人士望向新德里就難免聳肩。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在領土問題上,印度的堅決態度不亞於中國。可也有觀察家發現,隨着莫迪及其麾下人民黨在2019年進入第二個任期,此前在中印、印巴、地區局勢等問題上姿態較高的新德里一側也逐漸轉寰。

其實,王毅在2019年8月間已經是第二次和蘇傑生會面了。當地時間8月1日,王毅在泰國曼谷會見了蘇傑生,後者已強調「印方對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建設持積極態度」。這一立場固然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印度總理莫迪的「非正式會晤」即將在10月展開有關,但中印雙方營造的親睦環境還是讓外界感到了一定程度的反差。

中、印之間的周邊局勢自2017年6月至8月間的洞朗對峙之後正在出現一個明顯的轉折趨勢:在洞朗對峙之前,邊境爭端局勢會影響兩國之間的溝通和政治、經濟局面;洞朗對峙之後,中印之間不時出現的邊境摩擦已對兩國間政經大局無礙。這就讓新德里態度的轉寰具備了基礎。只不過印度2019年大選將近的環境,使莫迪當局不得不在印巴等問題上保持強橫姿態,並藉故助選。

很快,莫迪在2019年大選取勝,徹底擊敗反對力量後,他終於可以大張旗鼓地在北京面前坦明心迹,進而做點事情。到2019年6月,莫迪還在上合組織峰會期間專門強調「印方願同中方密切高層交往,加強戰略溝通,在廣泛領域推進雙邊關係,拓展兩國合作新領域,妥善處理好兩國間分歧」。

在中印貿易額逐級擴大,在2019年有望達到1,000億美元之巨時,中印關係也因此在經濟等領域有了更多的參考項。當兩國關係呈現某種根本性的變化時,北京的得分之處也顯然不僅僅在洞朗前沿的躍進和突擊,新德里方面提升眼界的行動是值得注意的。

事實上,印度可能已經以各種手段向北京展示自己在南亞問題上的志向。在中國四處巡訪的印度駐華大使米斯理(Vikram Misri)曾不止一次強調「印中在南亞地區不存在對抗」。這意味着印度即便因為巴基斯坦的客觀原因未能加入「一帶一路」,但新德里在發展經濟等問題上的客觀要求仍是真實的。而莫迪要在第二任期於中印問題上大做文章的態度也將決定他不會在南亞區域問題上刺激中國的注意力。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