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輕軌在河內受阻一年 北京困境揭開越南投資陷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到2019年8月中旬,由中國承建的河內城市輕軌2A線(又稱吉靈-河東線)仍未能正常營業。這種懸而未決的狀態所有參與其間的政府官員、工人和企業負責人員都心力交瘁。考慮到該項目在2018年8月1日完成「列車與接觸軌之間運作測試」(即「熱滑測試」)後即具備運行條件。該輕軌線路受阻一年至今的現狀就讓外界百思不得其解:河內方面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事實上,越南各界人士已經不止一次追問過這個問題。在2019年更是如此:輕軌的工程進度的確只剩「1%」,可正是這最後一點竟能將其徹底堵死。在公眾與輿論的壓力越來越大時,越南交通運輸部終於在8月11日拿出了河內輕軌2A線至今未能運營的「12條原因」,這些原因大多指向承擔了絕大多數建設工作的中國總承包商。

與此同時,越南交通部還專門指出了河內市政府的工作不力,還特別向越南總理阮春福、越共中央辦公廳、越南外交部以及中國大使呈報工作情況,期待借越共最高領導層及中越外交管道特事特辦。至此,越南政府機構也終於將該國中央與地方的尖鋭矛盾公諸於眾。這點不僅是中國輕軌項目受阻的重要原因,它可能也是越南革新開放三十多年,大力尋求招商引資卻收效甚微的關鍵。

從中國輕軌看到越南內部矛盾

從2019年4月以來,河內各界人士面對已經完成項目建設,還經歷過多次試運行的輕軌2A線一直感情複雜。

一方面,中方在技術設計、供應物資、建設安裝、人員培訓和工藝轉交等細節上對越方關照有加。此舉也基本滿足了河內方面對於「技術轉讓」的需求。越方專家已經嘗試要在輕軌2A線的駕駛、調度、機械修理的近800名員工基礎上建立越南自己的動車乃至高鐵人員儲備。這一現狀無疑讓越方對此讚許有加。

但另一方面,整個項目至今仍未能正常運營的現狀也令人不滿。除合同遺留問題、扶梯、雨棚等細節之外,越南法律法規問題的交接困難也使整個項目從2019年4月至今被卡在「1%」動彈不得。加之越方的「驗收移交」等工作也存在進度問題。這使得很多河內民眾望見2A線的輕軌站台與軌道總會顯得有些不耐煩。

面對民間的不滿,身為投資方的越南交通運輸部便屢遭盤詰。到2019年8月11日,越方終於投書媒體,拿出了「12條原因」,這其中與中國相關的就佔了9條。分別是中方「原始設計粗糙」、「越方需等待中國貸款方批准合同」、「提供貸款的中國進出口銀行未在越南設辦事處」、「中越在項目貸款問題上存在爭議」等初期因素,直指中方總承包商的「中方缺少項目經驗」、「總承包商項目管理能力不足」還有「總承包商合同不明朗」。甚至連中國「海洋石油981」在2014年的活動也成了制約該項目運作的關鍵要素。

越方的這一辯解讓不少媒體找到突破口,轉而以《輕軌推遲錯大多在中方》等題目吸引讀者。不少越南民眾對此報以嘲笑,認為當局不應該把問題都推到中方身上去,要找找自己的責任。

而就這點來說,越南交通部也以前所未有的態度把掣肘的另一個合作方,即河內市政府推了出來。越方明確指出,河內市清理市中心建設工地的進程「非常緩慢和複雜」,而這一問題正是河內市當局負責的。考慮到該項目正是因為河內市當局的配合不力才導致前期徵地竟拖延了三年時間,至此,此前一直被越方有意隱瞞的中央與地方矛盾終於在河內輕軌問題上冒出了苗頭,並得以被外界所探知。

面對充滿機遇的越南市場,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各國商家卻也在光怪陸離的越南法令中看到了陷阱。(視覺中國)

越南為什麼無法吸引大企業

越南中央與地方政策的不確定性從2017年開始就已逐漸成為包括中國在內各國企業前往越南興業的阻礙。前往越南的投資者既要依據越南中央規定的《外國投資法》和具體的實施細則,又要考慮各地不同的規避政策。一旦中央對地方進行約束,政府違約的風險就大大增加,損失最大的仍是投資企業。

資料顯示,中國並不是唯一一個在越南碰壁的國家。河內方面自「革新開放」以來,一直在努力招攬「世界五百強」企業前往越南辦廠。河內方面前不久制定的《2030年第四次工業革命國家戰略草案》也希望吸引世界先進企業入駐該國,為其帶來先進技術。但到2019年時,越方的理想和現實就存在了較大的差距。

越南近期相關法律規定與政策的頻繁修訂和調整可能已經成為外國投資商對其敬而遠之的關鍵。越南美國商會認為,每次越南新規定出台,外國投資商就要被迫要停止已獲簽發許可證的經營活動。越南的税務體制監管也讓不少外資企業感覺「監督過度」,但遺憾的是,這一制度的修訂與變化卻不像外界期待的那樣及時。

此外,越南地方當局在區域規劃上的欠考慮也讓不少外企望而卻步。越南韓國商會等機構還在接受越南媒體採訪時專門談及了韓企愛斯得(Estec)電子公司的遭遇:該公司原計劃在越南北部的富壽省工業園區建廠,但富壽省突然在2019年6月修改區域規劃,廢止了從2015年以來劃定好的加工出口企業園區,愛斯得公司不得不放棄建廠計劃。這種缺乏持續性的政策安排也讓包括中國在內的各國企業對投資越南心懷不安。

事實上,中國企業可能也已經成為越南在外資等領域為數不多的選擇,歐美、日韓等國企業面對該國相對惡劣的營商環境,基本只將低附加值的加工企業安置在此。很多中國基建、電子等企業甚至還是在越南國家級領導人親自前往招商後才勉強前往的。在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已於6月下旬稱「越南在貿易上比中國更惡劣」,威脅對越南展開貿易戰前,留給河內的時間可能也不多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