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有話說】朝鮮修憲卸金正恩代議員職責有何用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朝鮮4月11日召開了最高人民會議第十四屆第一次會議,對憲法進行了修訂;8月29日再次召開最高人民會議,再次修訂憲法。規定國務委員會委員長不再擔任代議員。韓國世宗研究所研究企劃部本部長鄭成長為讀者解讀事件。 (作者:鄭成長 譯者:賈超男)

朝鮮中央通訊社報道稱,8月29日召開的最高人民會議第十四屆第二次會議明確了朝鮮共和國國務委員會委員長的法定地位及職能,「國務委員會委員長由最高人民會議根據全體朝鮮人民的意願選舉產生,不能擔任最高人民會議代議員一職。」

3月10日的朝鮮最高人民會議代議員選舉,朝鮮國務委員長金正恩與其祖父金日成、父親金正日不同,沒有被推舉為代議員。在朝鮮政權建立以來,這是第一次最高領導者不擔任最高人民會議代議員一職。

當時有聲音分析稱,金正恩在擔任勞動黨委員長、國務委員會委員長、人民軍最高司令官等黨政軍的核心職位的情況下,沒必要再擔任最高人民會議代議員這類名譽性質強無實權的職位。所以,朝鮮這次修憲內容將金正恩未擔任最高人民會議代議員包含其中,是在事後將其正當化合法處理的一種手段。

關於國務委員會委員長的職務權力,朝鮮中央通訊社作了全新的補充,國務委員會委員長「負責頒佈最高人民會議法令、國務委員會重要政令和決議,任命或召回駐外使節」。賦予國務委員會委員長「負責頒佈最高人民會議法令、國務委員會重要政令和決議」的職務權力與1972年憲法賦予朝鮮共和國主席 「負責頒佈最高人民會議法令、中央人民委員會政令、最高人民會議常設會議的決議」的職務、權力幾乎是相同的。所以可以說這次憲法修訂讓「國務委員會委員長」的職務權力更加接近金日成時代「共和國主席」的職務權力。

朝鮮已故領袖金日成。(網上圖片)

但是,新設「共和國主席」一職的1972年憲法中「任命或召回駐外使節」不屬於共和國主席的權力,而是中央人民委員會負責的領域。在4月修訂的憲法中「任命或召回駐外使節」的權力還是屬於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朝鮮通過這次修憲,將1972年憲法不曾賦予給共和國主席的「任命或召回駐外使節」權力,賦予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這意味着金正恩以後將直接管理朝鮮的駐外使節,這體現了金正恩有意直接介入外交領域,今後金正恩的公開活動在外交領域會不斷增多。

金日成死後的1998年憲法修訂以後到今年4月的憲法修訂之前,在朝鮮對外的「國家代表」一直是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而4月朝鮮修訂憲法,將國務委員會委員長規定為「代表國家的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最高領導者」。這這樣,國務委員會委員長與擔任「代表國家、負責受理別國大使遞交的國書」職務的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共同成為了「國家代表」。

當然在與美國、中國、韓國、俄羅斯等核心國家的首腦會晤時由國務委員會委員長代表「國家」來出席會面,相對不那麼重要的國家領導者會晤時由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代表「國家」來出席會面,因此兩個職位的權力發生衝突的可能性很小。在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對外代表「國家」是模仿蘇聯的「最高蘇維埃常任委員會委員長」一職位設定下來的。

1972年朝鮮憲法賦予共和國主席「接受別國大使的國書」的權力。但是從朝鮮這次公開的修憲內容來看,沒有提及「接受別國大使的國書」的內容,所以這項職務應該還由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繼續負責。

金正恩在平壤會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朝中社)

關於最高人民會議第十四屆第二次會議規定的國務委員會的職務權力,朝鮮中央通訊社報道稱,「國務委員會負責督察國務委員會委員長命令、國務委員會政令決定指示的執行及制定對策」。4月修訂的憲法規定,國務委員會「督察國務委員會委員長命令、國務委員會決定指示的執行及制定對策」,這次修憲新加入「督察國務委員會政令的執行」一權力。

2016年6月修訂的憲法和2019年4月修訂的憲法只賦予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具有法律效力的「政令」發佈權力。通過這次修訂憲法,國務委員會也擁有了金日成時代中央人民委員會發布「政令」的權力。因此,朝鮮通過8月29日修訂憲法,再次強化「只聽從最高領導者領導的中樞機構——國務委員會的法律地位」,金正恩對國家事業的唯一領導權得到更穩固的保障。

朝鮮繼4月之後再次修憲,進一步強化「國務委員會委員長」、「國務委員會」的地位及權力,這意味着金正恩將更加重視外交、經濟、國防、教育等國家事務。但是金正恩執政以後,到現在為止開過很多次中央委員會政治局會議、黨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卻沒開過一次國務委員會會議,從這點來看,國務委員今後是否會成為一個實質性決策機構,還有待觀察。金正恩今後是否會積極進行無核化協商,也很難做出預測。

為了將最高人民會議第十四屆第二次會議上體現出的朝鮮新選擇與我們希望的朝鮮半島和平與冷戰體系解體、發展朝韓關係等緊密連接起來,今後韓美、韓中、韓日雙邊戰略合作非常重要。朝美雙邊會晤慢慢不斷擴大成韓朝美中四方會晤、韓朝美中日俄六方會晤,朝鮮的無核化進展、朝鮮半島和平體系的構築、朝美關係正常化、朝日關係正常化、解除對朝制裁等都應該同時推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