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吉爾外孫被逐出保守黨 約翰遜脱歐大計或鬧劇收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周二(9月3日),英國首相約翰遜在下議院遭遇大挫,有包括多名前內閣要員在內的21位保守黨黨員倒戈相向,讓國會成功「奪權」,從政府手上搶來議程決定權,將於周三(9月4日)提出「逼使約翰遜押後脱歐」的動議。約翰遜失敗後,表示要尋求提前大選,並將包括邱吉爾外孫在內的倒戈者踢出保守黨。

國會給約翰遜的「下馬威」

9月3日是國會暑假後復會的第一天。由於約翰遜早前出動皇室特權、迫使國會在9月9日至9月12日之間的某一天開始啟動長達近5周的休會期,直至10月14日,變相阻礙國會制止他的「無協議如期脱歐」威脅,各派議員都磨拳擦掌,要對約翰遜來個「下馬威」。

先有曾指責約翰遜犯下「憲政暴行」的下議院議長白高漢(John Bercow)准許議會進行緊急辯論,然後再有議員藉辯論之機通過「奪取9月4日議程決定權」的動議。此舉其實違反國會慣例,不過白高漢的宗旨是:如果只跟從慣例,什麼都不會改變,但是事情是會改變的。

下議院議長白高漢宣讀投票結果。(路透社)

會前本已有至少14名保守黨温和派表明將會倒戈。事前曾取消與他們會面的約翰遜,先以「收回黨鞭」(形同踢出保守黨)威脅、後來更發放「若國會奪權成功便提前大選」的消息,逼使這群温和派在「工黨可能上台」與「默許無協議脱歐」二惡之間選其一。不過,這些強硬手法卻使温和派更加堅定決心,使得約翰遜不得不在9月3日急忙與他們會面,希望能說服後者無協議脱歐只是他的「談判策略」,而他正積極與歐盟磋商。

不過,約翰遜的親身遊說,未能說服這群保守黨温和派。他在國會發言期間,先有一名保守黨議員橫越國會中央坐到自由民主黨的位置上,使保守黨喪失其一席國會多數。其後,更有21名保守黨議員倒戈,以328票讚成對301票反對,正式奪得議程決定權,將於9月4日提出「逼令約翰遜押後脱歐」的動議。

「下議院之父」祁淦禮(Ken Clarke)也當上了「叛徒」,臨老被踢出保守黨。(路透社)

保守黨大亂 元老被踢走

約翰遜的強硬脱歐路線造成的黨內大亂,可從當中的倒戈人物得見。這群被稱為「叛軍聯盟」(Rebel Alliance)的温和派,為首的包括前財政大臣夏文達(Philip Hammond)、前司法大臣郭達瑋(David Gauke)等——他們進入議會以來,此前從來沒有倒戈投票反對黨領導立場,這次卻獻出了他們的「第一次」;同時,連「下議院之父」(在任年期最長的議員)祁淦禮(Ken Clarke)也當上了「叛徒」,臨老被踢出保守黨。

更有趣的是,邱吉爾的外孫索姆斯(Nicholas Soames)也在「叛徒」之列,行將被踢出保守黨。他倒戈後就承認他祖父也許沒有料想到自己的孫子會被踢出保守黨,他更語帶感性地說:「首席黨鞭已經跟我說——他是我朋友,我一直很喜歡他——他有責任明天通知我,要收回我的黨鞭。今年是我作為保守黨下議院議員的第37個年頭。這是戰爭的代價。我很清楚自己做了什麼。」

約翰遜曾於2014年出版了一本他為邱吉爾寫的傳記。他在導言中說:「在我成長期間,毫無疑問,邱吉爾是英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政治家。」不知道剛成了為將邱吉爾血脈踢出保守黨的約翰遜,如今心中有何思想。

約翰遜自困兩難局面

不過,眼見9月4日國會爭戰再起,約翰遜對其「邱吉爾情意結」其實也難有多想。雖然約翰遜料將根據2011年的《定期國會法》提出解散國會、提前在10月中進行大選,有關投票須三分之二議員通過,不過向來只想藉大選奪得相位的工黨黨魁郝爾彬(Jeremy Corbyn)3日與在野各黨會面後,已決定先通過押後脱歐的動議,然後才會支持提前大選。

郝爾彬領導的工黨2017年曾在民調上反追近20%差距,最終讓保守黨失去下議院多數。(路透社)

雖然約翰遜表明如果押後脱歐的動議獲得通過,他的政府將會遵從,不過有關動議即使通過了下議院,還須送交上議院審議。如果約翰遜堅持其寸步不讓的路線,難保他不會「拜託」上議院的疑歐派貴族進行議會拉布,拖延至下週的休會期,使法案無疾而終。

此刻的約翰遜已陷入兩難局面。如果他堅持阻礙押後脱歐的法案,工黨將不會支持提前大選的動議,打斷約翰遜藉民情反攻國會的盤算,甚或會與各黨聯手組成發動不信任投票,將約翰遜趕出唐寧街10號首相府,組成過渡政府「撥亂反正」,先向歐盟提出押後脱歐,再從容決定是否要提前大選、舉行二次公投,還是接受包括愛爾蘭邊境「補底方案」(Backstop)的脱歐協議。

然若約翰遜默許押後脱歐法案通過,雖能換得提前大選之機,可是他「如期脱歐,不脱便死,沒有如果,沒有但是」的承諾將轉眼落空,加上脱歐黨(Brexit Party)似乎要以「只求無協議脱歐」的極端立場去抗衡約翰遜,而且保守黨又盡失温和選民和親歐選民支持,10月中的保守黨選情,客氣的說,實在是「難以樂觀」。

兩難之下,如果沒有奇蹟出現,而約翰遜手上亦無其他驚人妙計,他也許會月內被迫離任,背負「破壞英國憲政」、「分裂保守黨」等罪名,而成為史上任期最短的英國首相。約翰遜的政治手段,戲劇性有餘,卻走到鬧劇收場的邊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