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爾頓消失了 特朗普外交可更易「Make a Deal」?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朗普9月10日解僱了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博爾頓是美國政壇上著名的「超鷹派」人物,他的離去相信對美國外交政策有所影響。特朗普將可更容易施展他的「談判藝術」,達成更多協議,但同時可令美國外交更不可預測,難以觸摸。

6月委內瑞拉危機爆發,博爾頓筆記本寫着「派5000兵往哥倫比亞」成為焦點。(路透社)

特朗普自稱擁有一套談判藝術,就任總統以來創下多個壯舉,包括發動全球貿易戰、擴大中美磨擦、單方面退出中導條約、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等,衝擊國際。

但同時特朗普是首位與朝鮮領袖會面的在任總統,尋找與俄羅斯建立良好關係,在背後推動阿富汗總統與塔利班和談、在911前夕邀請塔利班秘密訪美等,特朗普的破天荒打破了美國常規外交方式,同樣令國際為之一驚。

博爾頓2015年曾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稱要解決伊朗問題,就是炸了伊朗,足見其好戰性格。(紐約時報)

博爾頓最好戰的強硬鷹派

事實上,有意見認為特朗普可以做得更多。前總統奧巴馬顧問、智庫國際危機組織(ICG)代表馬利(Robert Malley)表示,特朗普身邊有兩種聲音:一種是推薦外交,一種是推薦戰爭。「博爾頓離開了,相信可讓美國與伊朗、阿富汗、朝鮮及委內瑞拉等創造新的外交機遇。」

博爾頓是美國的強硬鷹派代表,他自小布殊年代以來,已盡顯其好戰性格。包括主張攻打伊拉克,推翻薩達姆政權;及主張以嚴厲方式,懲罰朝鮮等。在最近美伊關係緊張局勢中,博爾頓亦擔任了重要角色,包括鼓勵以戰爭方式回應伊朗擊落美軍無人機。

這與特朗普的處事方式有明顯分別,特朗普雖然同樣不按牌理出牌,但並非刻意把事態推向極端。更準確一點來說,特朗普愛以「下馬威」方式談判,再跟對手討價還價,達成協議。特朗普並非真的好戰。

國務卿蓬佩奧同樣是鷹派,但程度未有博爾頓極端。蓬佩奧在籌備與朝鮮歷史會面中,出了一分力。(路透社)

清除了最大障礙 更能隨心所欲

伊朗政府發言人拉比埃(Ali Rabiei)對開除博爾頓消息大為讚好,他在社交網站上貼文,稱博爾頓曾對他威脅指伊朗會在3個月內消失,但現在證明消失的是他。拉比埃稱少了一個好戰分子兼經濟恐怖主義者,相信白宮可以更清楚地看見伊朗今天的真實。

國務卿蓬佩奧在10日表示,特朗普已準備和伊朗總統魯哈尼會面。特朗普開除了博爾頓,等同清除了最大障礙。外界期待美伊關係將獲得改善,地中海局勢有望緩和。

不過同時,博爾頓的離去雖代表特朗普身邊少了一股最大的鷹派聲音,但同時代表失去了一名富有經驗、有智慧的頂級顧問。特朗普愈能隨心所欲地施展其談判策略,將令美國外交變得更不可預測,更為美國獨尊,但同時違反美國傳統保守主義的商人政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