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爾頓的離開是世界之幸 也是白宮之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9月10日發佈推特(Twitter)宣布讓博爾頓(John Bolton)辭去國家安全顧問職務。隨後雖然博爾頓在推特上說自己是主動辭職,但很明顯博爾頓是被開除的。這位號稱超級鷹派的國安顧問上任不到兩年就被踢出了白宮。

他的思想極右,主張在委內瑞拉政變,拒絕從敘利亞撤軍,反對同塔利班和談,積極遊說英國等美國盟友封殺華為5G。2018年2月,他曾在媒體發表題為《先發制人攻打朝鮮的法律支持》的文章。2018年10月他訪問俄羅斯後美國就宣布退出《中導條約》。2019年1月他出席記者會時筆記本上赫然寫着「派兵委內瑞拉5,000人」。2019年5月媒體曾爆料博爾頓要求政府官員和國防部擬定向中東派遣12萬美軍的計劃,特朗普不得不緊急闢謠。

2019年6月博爾頓強調,戰爭是為美國謀取利益的劍,美國是錘,其他國家都是釘子。特朗普為了要不要開戰和博爾頓激烈爭吵。特朗普6月21日說,「博爾頓完全就是個鷹派,如果是他說了算,他會跟整個世界開戰。」美國前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曾稱博爾頓還「活在19世紀」。

「我和政府的其他人都反對他的一些建議」,這是特朗普公布的博爾頓被開除的原因。事實也確實如此。

從國際影響看,博爾頓這樣的極右翼政客被踢出白宮決策圈,對世界局勢的緩和,對各種地緣政治矛盾的解決是有幫助的,有助於特朗普推進的各種外交活動取得進展,比如朝核問題、阿富汗問題、伊朗問題。至少美國不會輕易做出博爾頓式的霸權主義決策,美國政府一些因時而變的主張不會遭到激烈的反對。

博爾頓稱自己是主動辭職。(AP)

但從美國內政的視角看,博爾頓被開除實際上代表了白宮政治正在走向另一個極端。特朗普上台後進行過多輪人事調整。與以往總統換人不同,特朗普人事調整的頻率非常高,被特朗普羞辱式開除的人遠多於和平離開的人。特朗普在頻繁強勢換人的過程中逐步展現了自己的用人思路,即喜歡聽話的好用的人。

一開始特朗普上台後各方對他是什麼樣的總統並不清楚,一些傳統建制派的人比如麥克馬斯特(H. R. McMaster)、馬蒂斯(James Mattis)等希望在白宮效力。但隨着磨合的加深,特朗普決策的隨意性讓這些傳統建制派摸不着頭腦,要麼紛紛離開,要麼被開除。

白宮畢竟是一個名利場,有人走自然就有人來,博爾頓、蓬佩奧(Mike Pompeo)這些人曾為了加入白宮一開始對特朗普極盡諂媚。但博爾頓和蓬佩奧不同的是,蓬佩奧一直以討特朗普歡心為第一準則。博爾頓上任後則開始借特朗普施展自己的右翼主張。如果說第一波人中有真正想做事的,第二波人中有要通過特朗普做事的,那麼隨着博爾頓的離開白宮基本上形成了以特朗普為核心的人員配置。

蓬佩奧和博爾頓的激烈鬥爭在白宮已經是公開的秘密。(Getty)

幾輪人事震盪後,幾乎所有人都明白,白宮必須以特朗普為核心。堅持己見的人將會大大減少。也可以說,現在的白宮已經沒有敢於提出不同於特朗普見解的人了。剩下的所謂鷹派已經不復鷹派最初的樣子,成色已大大降低。白宮逐步淪為一批迎合特朗普的畏首畏尾、亦步亦趨的幕僚聚集之地。白宮政治生態已經走到了一個極端。這樣缺乏制衡的決策氛圍將非常危險。

尤其是在軍事上,前國安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是三星將軍,2017年2月被特朗普開除。前國安顧問麥克馬斯特曾是白宮內的「理性派」,被譽為美軍軍中戰略大師和軍史專家,因在「通俄門」上對特朗普的支持有所保留,於2018年3月被開除。博爾頓雖然是一個極右分子,但也是敢於提出自己見解的人。美國前國防部長馬蒂斯因為和特朗普政見不合2018年底離任。

這些人的紛紛離開表明,特朗普不喜歡傳統建制派軍人,更不喜歡不忠於自己的人,在軍事戰略上他傾向於一個人說了算。美國的軍事主張將隨着特朗普這個門外漢的強有力介入而更具有不確定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