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戰爭18年:退縮的特朗普 無能的美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朗普(Donald Trump)在阿富汗問題上的表態和動作讓人看不懂:美國國防部宣布中旬將向巴基斯坦派出高級代表團,阿富汗局面是必談話題。而9月9日,特朗普公開宣稱與塔利班的談判「已死」(dead),在「9·11」恐襲18周年紀念儀式上,他公開宣示要繼續與塔利班作戰。

9月1日,美國與塔利班舉行第九輪談判,並接近達成和平協議。特朗普(Donald Trump)9月7日突然叫停與塔利班的和平談判,並取消於8日在戴維營與塔利班代表和阿富汗總統的秘密會晤。至於原因,他給出的解釋是塔利班5日在喀布爾製造了一起導致美國士兵死亡的爆炸案。

塔利班製造的爆炸案年年都在上演,傷亡更是屢見不鮮。因一名美國士兵死亡便叫停談判,恐怕只會招致更大、更大的報復,塔利班已經發出威脅:美國人將比其他任何人遭受更多損失。

2018年7月,特朗普政府尋求與塔利班的直接談判,到2019年9月1日為止,雙方進行了9輪談判。按照美國政府阿富汗和解事務特別代表哈利勒扎德(Zalmay Khalilzad)的說法,美國與塔利班已經原則上達成了協議。媒體透露出的協議細節是,美國將於135天內撤出約5,000人,塔利班則承諾美軍撤離後阿富汗不會成為極端組織的棲息地。

臨門一腳叫停與塔利班的談判,同時,又不甘心徹底結束談判。美國在阿富汗問題上的糾結說明它仍沒有一個解決方案。

只知增兵和撤軍的三任三軍統帥

特朗普原本計劃在戴維營與阿富汗總統和塔利班代表會晤,招致包括美國前國安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和國會議員的激烈反對,他只能作罷。一時興起作出決定、一經挫折便讓事情迴歸原點,拿不出實質性的解決方案,特朗普是這樣,以往的美國總統小布什(George Walker Bush)和奧巴馬(Barack Obama)亦是如此。

2001年「9·11」恐襲爆發。時任美國總統小布什將「反恐」作為外交重點,當年10月便發動了對阿富汗的軍事進攻,在短時間內推翻了塔利班政權,重創了「基地」組織。當時,以美國強勢的進攻能力和戰爭之初取得的成果,美國以為自己可以速戰速決。

9·11恐襲,讓美國內政外交都急速轉向。(VCG)

但事與願違,受到重創的塔利班打起游擊戰,並在之後抓住美國挑起伊拉克戰爭的契機,在阿富汗東部和南部迅速重整力量並反撲。2008年小布什卸任,美國已向阿富汗派出了5萬名士兵。反恐戰線不斷拉長,阿富汗國內的安全局勢並未改善,美國支持的阿富汗政府也難以對全境進行有效的管轄。

小布什留下了一個爛攤子給繼任者——奧巴馬。為踐行「結束兩場戰爭」的政治承諾,奧巴馬在就任總統兩個月後,提出了「美國對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新戰略」,並向阿富汗大量增兵,2010年駐阿美軍已經達到10萬。

2011年5月,「基地」組織頭目本·拉登(Osama bin Laden)被擊斃,奧巴馬將其看做阿富汗里程碑式的勝利,戰爭進入收尾階段。2014年年底,奧巴馬宣布正式結束阿富汗戰爭,計劃於2016年底撤出所有駐阿美軍。但美國撤軍伊拉克導致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迅速壯大,阿富汗反恐形勢愈發嚴峻,奧巴馬撤軍阿富汗的計劃只得一次次放緩,直至其卸任,駐阿美軍維持在約8,400人。

特朗普上台,他本人對阿富汗戰爭一直持否定態度,也多次表示要撤回駐阿美軍。2017年8月,他公布了「阿富汗新戰略」,沒有撤軍,反而增兵3,500人。如今,特朗普又在是否撤軍、是否與塔利班達成協議問題上糾結。

特朗普對奧巴馬的外交政策多次指責,但在阿富汗問題上,特朗普能否邁出更大的一步仍需要時間的檢驗。(Getty)

18年前,小布什開啟了阿富汗戰爭,18年後,美國仍沒有為戰爭畫下休止符。奧巴馬和特朗普在阿富汗問題上雖提出了種種戰略,但他們的着重點要麼是增兵要麼是撤軍,以為這樣便可一勞永逸,並未真正為後阿富汗時代制定長期、有效的策略。如此一來,問題非但沒有解決,局面反倒更加混亂。幾任總統的策略都已經失靈,而美國還要為此繼續買單。

美國低估了戰爭的複雜性

美國深陷阿富汗戰爭泥潭已有18年之久,美國卻絕非第一個在阿富汗栽跟頭的國家。阿富汗被稱之為「帝國墳場」。近代以來,英國三次遠征阿富汗,最終還是在1919年承認阿富汗獨立。蘇聯更是前車之鑑,歷經10年戰鬥而不生,最終黯然離場。美國與阿富汗苦苦纏鬥18年仍沒有一個結果,說明它並沒有吸取教訓。

從地理環境來看,阿富汗的條件非常惡劣,山高路險、難以通行,乾旱的氣候、貧瘠的土地不利於人類生存。而在戰爭時期,這些不利條件也會變成有利條件,比如塔利班藉助山洞採取的遊擊模式,美國雖有高精尖的戰機飛臨阿富汗上空進行轟炸,但仍難以掌握塔利班的行蹤。

阿富汗糟糕的地理環境並不見得完全是一件壞事。(VCG)

美國低估了戰爭的複雜性,與以往的英國和蘇聯一樣,以為自己有強大的軍事實力便可無往不勝。這種對軍事霸權的自信與迷戀,讓美國在阿富汗問題上進退兩難。

再者,阿富汗是一個民族、宗教關係錯綜交織的國家。美國一直將自己的「民主」「自由」等加到阿富汗身上,以為這才是阿富汗的解藥。殊不知,阿富汗會水土不服,美國所推行的模式並不會奏效。

阿富汗戰爭持續18年,已經成為美國有史以來捲入的最長的戰爭。美國在朝鮮戰爭、越南戰爭中都是鎩羽而歸,阿富汗戰爭同樣也是如此。吃一塹長一智,美國沒有打贏這些戰爭,這些戰爭也沒有打醒美國,美國還在戰爭泥潭中苦苦掙扎。一個超級大國在阿富汗的這番狼狽令人唏噓。美國該是時候反思自己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