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期待特朗普連任的三個理由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因「通烏門」而被彈劾的事態,持續於美國國內發酵。遍覽民主黨的做法,彈劾本身絕非其目的,旋於民主黨元老、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心中的真正目標,或許是通過維持數月的彈劾案,向特朗普和共和黨發起攻勢,鞏固眾議院席位優勢,並從共和黨手中奪下參議院多數席位。

不過無論是美國社會,抑或是國際觀眾,在這場彈劾案中,最關注的顯然還是其對2020總統大選的影響。對特朗普本人而言,就更是如此。

為了贏得輿論優勢,作為「公關達人」的特朗普頻頻發聲,一面痛批民主黨發起彈劾是政治攻擊,一面以「愛國者」等措辭鞏固自身的選民基礎,與此同時他也不忘一再借外交「成就」誇讚自己,而在外交事務中繞不過去的無疑是美中關係——針對2020總統美國大選,特朗普不止一次表示「中國希望民主黨候選人贏得2020大選」,以證明自己發起關税攻勢和貿易談判的正確性。

2017年11月,由對沖基金經紀人斯蒂爾(Tom Steyer)贊助的「彈劾特朗普」的廣告在紐約時代廣場展示。而今隨着佩洛西的決定,彈劾徵詢也正式開始。(Getty)

↓↓↓想知有哪些人深陷「通烏門」風波,請點擊放大觀看相片:

+4
+3
+2

然而這一直是特朗普的自導自演,明眼人都清楚,北京方面期待着特朗普於2020年11月連任美國總統,這是基於三個理性而客觀的理由。

其一:美國自毀長城的主推手

除了民主黨和中國以外,美國聯儲局(Feds)可謂是特朗普最常在Twitter上針對的對象。8月23日,特朗普甚至在發文抱怨聯儲局無所作為、降息力度不夠之後,質問「我只想知道誰才是我們更大的敵人,鮑威爾(聯儲局主席)還是習近平?」

特朗普與聯儲局的分歧眾所周知,其原因在於特朗普長期主張量化寬鬆和負利率政策,認為這能為經濟增長提供更大的空間。然而縱使降息可促進貨幣流通,也會令經濟泡沫進一步膨脹,加大貧富差距和社會矛盾。對過去十年經濟持續增長的美國而言,這些趨勢已然可見。

除去這些弊端以外,量化寬鬆作為一種極端情況下的刺激手段,絕不可一再濫用。當前美國經濟並未處於危機狀態,經濟增長和就業率還處在歷史高位,尤其是降息起點已接近0,這種情況下為了取得更好的經濟數字而動用量化寬鬆政策,美國經濟所承擔的風險遠大於收益。更何況,低利率和貨幣貶值的情況,會在危機真正降臨時,讓本來具有彈性的財政和貨幣政策難以發揮作用。

究其根本,無論是美國經濟停滯、製造業空心化的問題,抑或是其他發展中國家產業升級、生產效率低的問題,都不可能只靠量化寬鬆來解決,而這些問題才是經濟良性發展的根本阻礙。金融危機爆發的深層次原因也是如此,可是10年過去,美國政府不僅沒有通過結構性改革解決這些根本問題,反而是一再推出財政、貨幣等量化寬鬆政策。

當然,這也容易理解——內部改革需要長期而艱難的政策推動,通過印鈔票為經濟輸血卻容易得多。特朗普一面說美國經濟「從未如此繁榮」,一面抱怨利率太高,經濟需要輸血,皆因他的訴求不是拯救危機,而是交付一份漂亮的任期內經濟增長數字。

特朗普的經濟政策正令美國嚴峻的經濟情況進一步積重難返,這是美國之不幸,也不值得北京高興,反倒是需要中國及其他國家對其抱以警醒。不過,美國這種飲鴆止渴的行為,本就在消磨美元美債信譽這美國最重要的王牌,而特朗普更為激進的行為,無疑加速推動美國這自毀長城的趨勢。

其二:利益至上開啟的新可能

北京乃至眾多中國人之所以支持特朗普連任美國總統的另一個原因,在於他更在意短期收益、不以意識形態為主導的思維模式。

在很多中國關心的議題上,無論是美中貿易、台海問題、美朝問題、西太平洋軍事盟友體系、美伊關係等等,華府皆有其「政治正確」和傳統意識形態,譬如「支持盟友」、「對朝鮮強硬」等,都是華府的既有立場。近幾十年來,中美在很多議題上的合作有長足進展,但在不少領域則一直難有突破,這與華府這類既有立場有莫大關係。

然而,作為從美國政壇邊緣一步跨越到權力中心的特朗普,並未受過這類既有立場的「薰陶」。作為一個圈外人,他在面對一系列問題時非傳統的方式,令一些僵局迎來了解決的契機。譬如他面對金正恩和美朝問題的態度,令這個關乎中國國家安全和東北亞經濟發展的大問題迎來了一定解決的空間;也譬如他對待日本等盟友的方式,促發了安倍政府對日美關係的重新評估,加速了東京方面加緊經營日中關係的速度。這些都是中國喜而樂見的。

與此同時,即便是各界最關注的中美貿易戰,特朗普對選舉政治的重視和對短期賬目收益的追逐,也讓他成為相對靈活的談判對象,尤其是與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貿易與製造業政策辦公室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等人相比。

相對於萊特希澤(左)和納瓦羅等幕僚鷹派激進的貿易戰主張,特朗普反而是更容易變通的談判對象。(Getty)

其三:撕去偽裝,讓人看清美國

至於北京之所以支持特朗普連任的另一個原因,則一如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2018年7月美俄峰會後所說「我認為特朗普可能會成為結束時代、為舊時代撕去偽裝的人物之一。當然,特朗普未必是有意為之,也未必知道大破之後如何大立,恐怕這只是一場意外」——特朗普在撕去很多舊時代的偽裝。

自特朗普上任之後,美國政府對外的一系列「退群」決定,對內的一系列爭議性國內政治政策,不僅將美國社會的撕裂推向高潮,也讓傳統西方陣營的國家感到萬分彷徨。很多人都沒想到,美國總統竟然會將美國引以為傲的「軟實力資產」棄若敝屣。而當習近平、李克強等中國領導人在達沃斯等國際場合捍衛自由經濟秩序,率先向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抗爭時,這也讓人們感歎今非昔比。

不過這並不是北京支持特朗普連任的理由,中國愈發開放是由中國自身發展軌跡決定,不因誰人是美國總統而改變。令北京高興的,是特朗普的諸多做法正撕去「舊時代的偽裝」,令美國在很多領域的蠻橫作為更加真實地展現出來。

無論是在愈發頻繁的美債違約危機之下,自私自利的量化寬鬆政策,還是面對沙特等盟國時以利益為導向,蔑視傳統自由民主價值的做法,都讓愈來愈多的人看清國際政治以利益而非價值觀為基準的現實。而伴隨着特朗普興起的極右翼和極端保守主義聲浪,也讓美國社會中相對不包容、民粹、閉塞,且無知的一面呈現給世界。這對原本就了解美國社會多樣性的人而言,並沒有什麼奇怪之處,但對於諸多對美國了解有限,且存有很多不切實際的美好幻想的人而言,卻如同幻滅——而中國原本恰好有很多這樣的人。

特朗普時代下的美國,讓很多中國人愈發明白,國家發展只能靠自己,寄望於任何其他國家的幫助,都是與虎謀皮;而民主、自由這些價值觀,也應該是通過發展經濟、國防、科技、工業、政制等多領域之後,所最終逐步臻至的目標,這都不是美國又或是任何一個國家能夠給予的。北京顯然一直是明白這一點的,而特朗普的出現,也正讓愈來愈多人明白這層道理。

01深度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