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劾案有利沃倫 2020特朗普vs升級版希拉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正在發生的,不是彈劾,而是『政變』,(他們)決意要奪去人民的力量、人民的選票、人民的槍權、宗教、邊境圍牆,還有上帝給予他們作為美利堅合眾國公民的權利!」面對民主黨的彈劾緊箍咒,特朗普繼續在Twitter上打民粹牌。

這一張民粹牌,特朗普從2015年宣布參選對上當時民主黨大熱人選希拉里(Hillary Clinton)開始已然慣用。4年之後的今天,也許會讓人不禁生厭。

白宮的進退失據

面對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集中在「通烏門」一事上的彈劾調查,特朗普原本自作聰明,主動公開他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在7月25日的通話摘要,希望先發制人,營造自己清者自清的無辜形象,然後再大叫幾句「追獵女巫」(Witch Hunt),以為就此便能將事情打發了事。

特朗普也許料想不到「通烏門」會成為其總統連任路的最大挑戰。(路透社)

豈料民主黨窮追猛打之下,事情愈鬧愈大。司法部因為建議不依法馬上向國會情報委員會通報告密者投訴而蒙上污名;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無外交身份執行外交工作的事實公諸於世;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被揭親赴英國、意大利等地遊說他國配合其針對「通俄門」調查的「反調查」;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被揭曾疑似假裝對通話不知情,而且為求護主,他更不惜冒上藐視國會之險,指責國會正在「恐嚇、欺凌」國務院的官員,企圖阻礙相關官員到國會作證。

在支持彈劾特朗普的民意突然反超反對者之際,白宮卻完全沒有統一回應口徑。有特朗普的政治盟友更向路透社「訴苦」:「告訴我(白宮準備要如何辯護),我會幫(他們)大肆宣傳。他們(指白宮)卻沒有回覆。」

共和黨毫無應變策略,更讓部份重量級政客當眾出醜。例如眾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在「60分鐘時事雜誌」上聲色俱備地聲稱:「當我讀到(特朗普與澤倫斯基的通話摘要)時,我聽見的是,兩個國家領袖對對方充滿敬意,一絲恐嚇都沒有。」

於是,主持人引述摘要原文,指澤倫斯基向特朗普說完「我們已準備好多買一些美國的標槍飛彈作防衛之用」(明顯是要藉軍購討好特朗普)之後,特朗普就馬上回應「不過,我想你幫我們一個忙」(「不過」一詞明顯顯出特朗普想澤倫斯基以另一種方法「報答」他)。主持人問麥卡錫如何理解此段對話。後者聞言卻馬上指責主持人自行添加「不過」一語到通話摘要之中,但主持人隨即面不改容地指出「不過」一語是摘要原文,讓麥卡錫無言以對。

「鷸蚌相爭,漁人得利」?

不過,這一連串彈劾與醜聞之中,最大的得益者卻是似乎置身事外的民主黨總統初選大熱人選、麻省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

沃倫本身的核心政治主張就是要打倒「被權貴操縱的制度」,而她眼中的這套制度更是全球性的,而非僅限於美國境內,因為政治權力與財權是一個全球化的階層。在全球多國擁有酒店的特朗普本身就屬於這個階層;這次所有捲入醜聞的人物亦是一樣。加上此事的外國因素,與背後明顯的黑箱作業,正是沃倫對抗的制度的完美展現。

雖然沃倫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還未肯正式啟動彈劾調查之前,曾批評「國會若不彈劾將成為特朗普共犯」,不過作為參議員的她卻無需親身參與調查,而且日後眾議院若通過彈劾,她將扮演陪審員的角色,因此也料將不會在此刻站在前線,而讓諸如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希夫(Adam Schiff)等人一力承受共和黨人的攻擊。這種相對中立的位置正好使沃倫能看似超然於兩黨政鬥的泥漿摔角之外。

這個中立位置也正好符合沃倫一直的競選說辭。民主黨人最大的共同目標就是要在2020年將特朗普踢走。現年70歲的沃倫,如果對上特朗普,在人們心中將是希拉里對特朗普「老女人對老男人」之爭的重演。鑒於希拉里之敗,民主黨人對此一直有所顧慮。不少人更認為這是温和派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與理念與沃倫相近的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之所以在民調一直領先的原因之一——因為民主黨選民寧願支持一個信念與自己不一樣的人而擊敗特朗普,也不只憑信念投票。

然而,沃倫的回應卻是:「我明白,人們都很害怕(特朗普會連任)。不過我們不能只因為害怕而支持一個信念與我們不一樣的候選人,更不能因此呼籲其他人將選票投給一個我們不相信的候選人。」她更嘗試把對信念的堅持與民主黨的身份緊扣在一起:「我認為最終會讓我們民主黨人得勝的,是我們不只求安穩、謹慎。」

「通烏門」除了讓特朗普派系與共和黨人的各種幕後操作公諸於世外,也使拜登及其子亨特(Hunter Biden)的似疑「以權謀私」浮上枱面——雖然烏方人員已表明沒有證據證明兩人有罪,不過沒有任何能源產業背景的亨特之所以能擔任烏克蘭最大天然氣公司Burisma的受薪董事,唯一可見的原因只在於他是拜登的兒子。這一點將愈加凸顯拜登的權貴建制身份,配合共和黨炒作事件,拜登的選情只會更走下坡。

沃倫已走出希拉里的影子

雖然不少人會因為沃倫的性別與年紀而將她視為希拉里的翻版,不過沃倫自參加初選以來已逐漸尋得自己的一條路。

首先,她的競選團隊一直發布詳細(因此甚少人會看)的政策提案。沃倫卻將林林總總的倡議,化作為一句說完的口號:「我已經計劃好」(I have a plan)。此口號幾乎成為了她對所有政策議題的首要回應,而民眾對此也甚為受落。

同時,沃倫也成功將一些原本人們甚為質疑的政策,以直接了當的邏輯向人宣傳,逐漸為人接受。例如她主張對資產超過5,000萬美元以上的人徵收財富税。而她的說法是:如果你有5,000萬美元,我們不管你;不過如果你多有1美元,我們就會對這1元徵收兩仙(2 cents)的税收,我們不要太多,只要兩仙。類似的宣傳手法,說服力甚強,更使「兩仙」一詞成為沃倫集會的一大口號,其氣勢與特朗普當年的「建牆」(Build the Wall)堪足比對。

更重要的是,沃倫每次集會後都會與參與者一個接一個的寒暄合照,直至所有想與她合照的人都得償所願為止,會後的合照時間動輒數個小時,比集會本身還要長。如此做法已成了她的個人標誌,而且此舉一方面讓民眾感到自己得到切身的重視,另一方面也為沃倫做了極多的免費宣傳(合照都會上傳到社交媒體上面)。

沃倫的努力,如今可算是漸見成果。根據RealClearPolitics的綜合民調,沃倫的支持度由4月1日的5.8%,至10月1日已上升至23%,超越了排名第三的桑德斯,僅以4.2%差距落後於一直領先的拜登。而且,沃倫的民望是眾多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之中唯一一個有長期上升趨勢的。這次「通烏門」料將使她聲望更盛。

此刻的沃倫,可算是一個升級版的希拉里。不知道如果特朗普敗於沃倫之手,這算不算得上是為希拉里一雪前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