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能夠阻擋土耳其嗎?

最後更新日期:

當地時間10月9日,土耳其對敘利亞東北部的庫爾德武裝發起行動代號為和平噴泉的行動,土耳其戰機已經襲擊了敘利亞東北部地區。不同於以往打擊伊斯蘭國(ISIS)的軍事行動,這是敘利亞戰場上勝利者的較量。

敘利亞境內的庫爾德武裝在過去幾年打擊ISIS的過程中戰果顯著,他們在美國支持下,從ISIS手中奪取了包括拉卡在內的敘北部重要城鎮,並在2016年3月宣布成立「北敘利亞民主聯邦」,其控制範圍包括西部阿夫林地區、中部幼發拉底地區和東部傑濟拉地區。目前,民主聯邦根據地面積至少5萬平方公里,佔敘全境的四分之一,尤其幼發拉底河東岸幾乎都是民主聯邦的天下。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9日宣布,土耳其对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和平喷泉”已经开始。(VCG)

土耳其在打擊ISIS的過程中同俄羅斯、伊朗組建俄土伊三方聯盟,已經是解決敘利亞局勢不可或缺的一方。

此次行動是近年來土耳其對敘利亞境內庫爾德武裝採取的第三軍事行動。在庫爾德武裝剛剛宣布建立「北敘利亞民主聯邦」的2016年,土耳其就在2016年8月至2017年3月,於敘北部發動代號為「幼發拉底盾牌」的軍事行動。通過出兵土耳其控制了巴卜地區,並切斷阿夫林與其他庫爾德武裝控制區的聯繫。2018年3月土耳其在敘利亞北部發動「橄欖枝」軍事行動,基本控制戰略重鎮阿夫林。此次土耳其的軍事行動意在幼發拉底河建議一條安全走廊,將敘利亞境內的庫爾德武裝同土耳其的庫爾德工人黨完全區隔開來。

土耳其將庫爾德人的發展壯大視為安全威脅,出兵有一定的現實考量,但其軍事行動是越境打擊,敘利亞政府一直認為美國和土耳其在敘北部的軍事存在是對敘主權的侵犯,並對此表示譴責。為什麼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敢於一而再再而三地宣布越境軍事行動?

美國白宮6日表示,美軍方對土耳其即將進入敘北部展開軍事行動「不支持、不參與」,美軍會撤出相關區域。俄羅斯外交部8日發表聲明,說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與土耳其外長恰武什奧盧(Sigmar Gabriel)通電話,「詳細討論」敘利亞局勢發展,「尤其關注敘利亞東北部局勢」。當地時間9日,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應約與埃爾多安舉行電話會談。雙方就敘利亞問題交換了意見。埃爾多安向普京通報了土耳其在敘利亞北部軍事行動的情況。對此,普京呼籲土耳其認真權衡當前局勢,以免損害有關各方解決敘利亞危機的整體努力。兩國領導人重申將遵守今年九月在安卡拉舉行的阿斯塔納和談擔保國領導人會議上達成的協議,並再次明確尊重敘利亞主權、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的重要性。

敘利亞政府對土耳其行動的反對聲音十分激烈,美國俄羅斯對土耳其的單邊行動也並不十分支持,但是為什麼美國、俄羅斯可以容忍土耳其?在反恐戰爭之後,土耳其肆意破壞地區和平的軍事行動就沒人能夠阻擋了嗎?到底發生了什麼可以讓埃爾多安肆無忌憚?

土耳其採取的軍事行動表面上是打擊庫爾德武裝,實際上土耳其的對手只有一個那就是美國。庫爾德人在中東的活動並不是今天才有。無論是遜尼派穆斯林、什葉派穆斯林,都不會為庫爾德人惡化同土耳其的關係。土耳其將敘利亞境內的庫爾德武裝視為安全威脅是在美國對敘利亞庫爾德武裝支持之後。

敘利亞北部的庫爾德武裝是美國在敘利亞反恐戰爭中站穩腳跟的代理人,美國出錢出槍武裝起來了庫爾德武裝。反恐之初,美國甚至向敘利亞庫爾德武裝保證,不會坐視土耳其對其發動進攻。土耳其對美國扶植庫爾德武裝非常不滿。土方希望敘利亞北部沿敘土邊界建立一條「安全區」,隔開敘利亞庫爾德人和土耳其庫爾德人,為此埃爾多安曾多次與美方磋商,希望獲得美方支持,但美方一直態度冷淡搖擺不定。所以從2016年開始土耳其就採取軍事行動進行打擊庫爾德,一方面是從實際上削弱庫爾德武裝,另一方面是告訴美國人土耳其眼裏不容沙子。

土耳其的軍事行動已經進展到美國必須選擇是與土耳其兵戎相見還是撤出的地步。

此次土耳其發動行動之前,埃爾多安已經同特朗普(Donald Trump)通了電話。通話後不久,特朗普對外宣布,為擺脱「荒謬的、無休止的戰爭」,將從敘利亞北部撤軍。隨後,土耳其軍隊即向敘利亞北部進發。特朗普在推特上說,「美國已經花費了8萬億美元在中東地區作戰、維持治安。我們有成千上萬偉大的士兵犧牲或受重傷,數百萬人的生命永遠留在了那裏。進入中東是美國有史以來最糟糕的決定……」

特朗普早就決定從敘利亞撤軍,不過,2018年12月特朗普宣布從敘利亞撤軍引發軒然大波,由於反對者眾多不得不臨時擱淺。此次特朗普從敘利亞撤軍一方面完成了特朗普的競選承諾,另一方面也是穩定美土在北約的軍事關係的做法。

敘利亞北部部分民眾開始逃離。(VCG)

這正中土耳其下懷。美國宣布撤離已經預示着這場土耳其攻擊庫爾德武裝的戰爭贏了一大半。美國撤離對土耳其來說是有重大意義的。這讓土耳其削弱庫爾德武裝的行動沒有了後顧之憂,同時也不再擔憂庫爾德武裝會發展壯大到不可控的地步。

雖然庫爾德武裝迅速決定向莫斯科和敘利亞政府靠攏。敘利亞副外長費薩爾·梅克達德歡迎庫爾德武裝方面與政府和解。但在俄土伊三方主導敘利亞政治和解進程的情況下,俄羅斯同土耳其的關係正處在蜜月期。

在對待庫爾德武裝上,莫斯科默認土耳其對敘利亞庫爾德武裝的削弱。佔據敘利亞四分之一土地的庫爾德武裝實力被削弱也符合敘利亞政府的利益,未來的聯合政府以及民主進程中,阿薩德政府會有更大的操作空間,俄羅斯主導的敘利亞政治和解進程會更加快速地向前推進。美國撤離之後的政治真空會被土耳其俄羅斯敘利亞政府三方瓜分。

因此,回顧過去幾年的軍事行動,以及結合敘利亞戰場上各方的訴求來看,土耳其不斷採取軍事行動除了讓美國被迫撤出,讓庫爾德武裝的實力得到削弱,其餘各方均樂見其成。

俄羅斯、敘利亞、土耳其都在這過程中獲得了實際的利益。這場後ISIS時代勝利者與勝利者的戰爭,本質上是俄土伊三方對美國的勝利,是土耳其的利益同敘利亞的利益以及庫爾德的利益的再調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