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戴高樂主義 馬克龍好高鶩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談起歐盟的領袖,往日站在台前的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已經悄然讓位予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後者雄心壯志,誓要復興歐洲這個老舊大陸,但觀乎法國的國勢,這似乎有點好高鶩遠。

雖然馬克龍主張的「歐盟軍隊」、「歐元區預算」等宏圖都離現實甚遠,不過他已明顯成為歐盟各國領袖中最有權力的一位。從歐盟新管治班子的角度來看,其核心領袖皆是馬克龍的親信:下任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Charles Michel)向來是馬克龍所屬「復興歐洲」(Renew Europe)的比利時同黨盟友;下任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全靠馬克龍提名才能「黑馬跑出」;下屆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也是法國人。

德國總統默克爾已決定要在餘下任期完滿後退出政壇。(路透社)

內外動作頻繁 成敗參半

自以為掌握好權力的馬克龍,也開始在國際舞台上大展鴻圖。在法國G7峰會和聯合國大會上,他努力扮演中間人角色,試圖拉攏伊朗和美國回到談判桌上;而法國也通過國內數碼稅(Digital Tax),以製造壓力讓全球各國重新審視如何向善如避稅的跨國企業徵稅。

而且,當國內黃背心運動的風潮未如往日強烈之際,馬克龍也推展歷任法國領袖都未能徹底施行的退休制度改革,試圖將全國42個不同的退休金計劃統合為一,同時讓法國人整體延後實際的退休年齡。

這些一外一內的大手操作,目前結果成敗參半。在國際層面上,美國依然繼續維持對伊朗的極限施壓策略,未見談判之機;在國內而言,其退休制度改革也遇上強大的工會勢力反對,從歌劇人員、鐵路僱員,到警察、律師,都有強烈反彈,各類罷工抗議一觸即發——而馬克龍的對策就是舉辦歷時數月的全國大諮詢,希望能拖散反對者的動力。

不過,在全球徵稅的問題上,馬克龍卻似有小成。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周三(10月9日)就提出全球重新計算跨國企業徵稅的做法,例如向一定份額的全球營利徵稅,以阻止今日跨國企業透過將盈利轉往設於低稅收國家的避稅操作。有人就形容,如果有關提議得全球主要國家同意,那將是國際徵稅體系100年來未見的大變。

雖然馬克龍這一連串的大動作讓他看起來是個革新者,不過說穿了他只是「戴高樂主義」的復興者而已。所謂「戴高樂主義」,即高舉法蘭西共和國的偉大,要有獨立的防務與外交,主張歐盟主要國家全力合作並一體化,不再成為美國的附庸。

馬克龍的國內改革,正是要重建法國的經濟動力;他上任後不斷強調「法語國家」的概念,也正是想擴展法國的獨立外交能力;更不用說其歐洲統一軍事實力、獨立研發軍事科技的計劃。而他對於英國的強硬態度,也繼承了戴高樂將軍認為英國是美國「特洛伊木馬」的想法。

思想上的進侵 難以對抗

在意見繁雜、政治關係縱橫交錯的歐盟體制中,如此高調的馬克龍當然會惹來不少反彈。法國的歐盟工業政策專員候選人、現任法蘭西銀行副行長古拉爾(Sylvie Goulard),周四(10月10日)就在默克爾所屬的歐洲人民黨(EPP)帶頭反對之下落選。及後,馬克龍更怒斥這是歐洲議會的「政治遊戲」。

從此等形勢看來,馬克龍的戴高樂主義復興夢仍然是前途難料、險途處處。不過,馬克龍的思想卻似乎逐漸成為歐盟體制內的主流:下屆歐盟外交事務專員博雷利(Josep Borrell)毫不諱言地高舉歐盟「擔當世界格局主要參與者的志向」;多次針對美國巨企的歐盟競爭事務專員維斯特加(Margrethe Vestager)未來更將同時掌管數碼政策,如今更以反競爭的名義預先向美國晶片公司博通(Broadcom)開刀,對特朗普指她「仇恨美國」的批評視若無睹;而正將離任的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亦高調主張歐元區應該有統一的財政政策,與馬克龍的提案不謀而合。

正如法國文豪雨果(Victor Hugo)所言:「軍隊的進侵是可以站起來對抗的,可是思想上的進侵卻不能。」馬克龍的戴高樂主義,至少在歐盟整合、自成獨立勢力的這一個層面而言,似乎已成為了一種對於整個歐盟的「思想上的進侵」。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