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有話說】金正恩時代的朝鮮權力體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原標題:김정은 시대 북한의 권력체계와 파워 엘리트의 이해 (關於金正恩時代朝鮮的權力體系和權力精英的理解)作者:世宗研究所副所長、研究企劃本部長,鄭成長譯者:賈超男

2011年12月金正日死亡之前,韓國及國際社會的一部分聲音認為,如果絕對權力者——金正日突然死亡,朝鮮有可能出現「緊急狀態」,整個國家陷入無政府狀態。這種看法是站在非常狹隘的視角去看朝鮮及金正日政權的。在朝鮮,勞動黨(核心是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和中央軍事委員會)、國家的公安機關(國家保衛省和人民保安省)、軍隊負責統治精英和朝鮮人民,因此即使金正日突然死亡,朝鮮也沒有出現嚴重的混亂局面。

所以,想對朝鮮體制崩潰的可能性與穩定性、朝鮮半島統一的條件做出科學的評價,清楚地了解誰影響着管理主要權力機構的勞動黨及他們到底擔任怎樣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

金正恩在現在朝鮮權力體系中是擁有絕對權力的斯大林式「首領」。金正恩作為「首領」,擔任着黨的最高職務——「勞動黨委員長」、國家的最高職務——「國務委員會委員長」、軍隊的最高職務——共和國武力總司令官(又稱「最高司令官」)等職務。這三項職務對於金正恩的絕對權力的穩固都是非常必要的,但黨領導其他所有權力機構,因此黨的最高職務比國家和軍隊的最高職務更重要。所以,朝鮮在提及金正恩時,會優先提及「勞動黨委員長」這一職務。

鄭成長,韓國朝鮮問題權威學者

在金正恩時代,主要的五大權力機關有勞動黨中央委員會(黨中央委員會)、勞動黨中央軍事委員會(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國務委員會、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內閣。黨中央委員會是除軍事領域外所有領域的最高決策機關,黨中央軍事委員會是軍事領域的最高決策機關。朝鮮雖然開過很多次黨中央委員會和黨中央軍事委員會的重要會議來決定重要政策,但是到現在為止沒有公開過一次國務委員會。這體現了在黨領導國家的黨國體系中,國家機構——國務委員會並未擔任核心決策機構的角色。

金正恩像他的祖父金日成一樣,會通過集體性協商機構(黨代會、黨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會議、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常務委員會、黨中央軍事委員會會議、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和勞動黨人民軍委員會聯合會議的擴大會議、國家安全和對外部門協商會議)來決定或宣布重要政策。金正恩強調集體協商機構的作用,是因為他不想像金正日一樣只聽從少數身邊人的意見獨斷專行,而是想像金日成一樣將幹部們聚集到一起經過討論後進行決策。

金正恩強調集體協商機構的作用,今年黨中央委員會的核心決策機構和執行機構——政治局及政務局的成員與以往相比都有所增加。特別是,日常參加金正恩制定政策的黨中央委員會政務局官員從最初的10名增加到13名,增加的官員全部都是經濟領域的幹部。雖然國際社會對朝鮮採取的高強度制裁,朝鮮經濟暫時沒有發生嚴重危機,在這樣的背景下,金正恩2018年訪華改善中朝關係,這些都與金正恩重用經濟官員有很大的關聯。

金正恩體系成立以後,朝鮮勞動黨幹部與經濟、外交、教育、軍需領域的精英的地位都有所提高,傳統的軍部精英的地位相對有所下降。在2016年5月的第七屆黨代會召開之前,黨中央政治局只有兩名內閣精英,但現在已經發展到六個。從第七屆黨代會開始,內閣總理被納入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將內閣的影響力擴大到軍事政策領域。此外,在黨的第七次代表大會上,內閣外務相被納入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2016年6月被廢止的國防委員會被替代後新設國務委員會,黨和國家機構的外交精英大舉進入核心權力,外交精英的影響力得以擴大。

金正日死後,朝鮮領導層逐漸被金正恩的「親信」們佔據,在2019年4月黨中央委員會第七屆第四次全體會議和最高人民會議第十四屆第一次會議、8月最高人民會議第十四屆第二次會議上確定黨和國家領導層改組,完成朝鮮核心精英的世代交替。最高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由91歲的金永南改任69歲的崔龍海,年輕了22歲。兩名最高人民會議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中,現年94歲的楊刑燮2019年4月被罷免(免職),由66歲的前高等教育相泰亨哲接任該職務。同年8月,朝鮮社會民主黨中央委員會委員長——現年82歲的金永大被罷免最高人民會議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由53歲左右的新任社民黨中央委員會委員長接任最高人民會議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一職。最高人民會議議長也從89歲的崔泰福換成年僅64歲的黨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朴泰成,年輕了25歲。新任內閣總理金在龍的年紀比現年80歲的前內閣總理朴鳳珠也年輕很多。

金正恩執政之後,由5名組成的最高決策機構——勞動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常務委員會選出人民軍總政治局局長、總參謀長,在整個領導層軍部的地位一直很高。但是目前,軍部的一把手——人民軍總政治局長失去了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委員以上的地位。總參謀長和人民武力相的地位相當於黨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候補委員的地位等,軍部人士的地位相比過去明顯下降了。

另一方面,軍需工業領域精英們的地位相對穩定,這是因為金正恩致力於將金正日時代崇尚先軍政治的過度擴張的軍隊轉變為一支擁有先進武器的精銳軍隊。因此,不管以後美朝談判的進展如何,朝鮮的短程導彈、放射炮和潛射彈道導彈(SLBM)的試射都可能會繼續。

在朝鮮的領導層中,勞動黨、經濟和外交領域的精英影響力的擴大以及軍部地位的下降是非常積極的因素,但這並不意味着朝鮮正在積极參与與美國的無核化談判。為了使朝鮮積极參与談判,國際社會應着眼於讓朝鮮知道放棄核計劃將獲得更多的收益而不會失去,讓朝鮮抱有期望和信心。因此,就朝鮮無核化的主題、方法、時間表和對策,美朝兩國應達成共識形成協議並加強政策協調,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朝鮮現在在與美國的談判中表現得非常被動,也暗示有可能進一步試射洲際彈道導彈,韓國政府有必要準備美朝無核化協商失敗時的對朝戰略和安保戰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