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有話說】庫爾德遭遇再印證國際共識:做美國的朋友更危險

最後更新日期:

北部敘利亞局勢依舊處於風雲變幻之中,當美國宣布與土耳其達成協議暫時停火之後,土耳其方面卻否認了這一說法,土外長恰武什奧盧對外宣布,「和平之泉行動」暫停(seized)五天,拒絕將之稱為停火。無論是否為權宜之計,美國撤軍北敘的舉動在事態發酵中繼續遭受輿論的譴責。

而在敘利亞政府軍應庫爾德武裝邀請控制敘北部重鎮曼比季一帶後,俄羅斯軍隊已開始在當地的敘政府軍和土耳其軍隊之間巡邏,這讓美國主流媒體歎息「白宮拱手將勝利送給俄羅斯」。由於美國突然宣布從敘利亞北部撤軍,被「拋棄」的庫爾德武裝隨即面臨土耳其軍隊的猛烈進攻,難以招架的庫爾德人與敘利亞政府結盟,政府軍得以重新控制敘利亞東北部一些地區,這讓多年來一直支持敘政府的俄軍的巡邏成為可能。

對於敘利亞局勢的最新變化,中國著名國際問題學者、浙江外國語學院教授馬曉霖在接受01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美國撤軍的舉動符合美國早在奧巴馬時代就已開始的戰略收縮。同時,美國對於庫爾德人的放棄也再次印證了「做美國的敵人很危險,做美國的朋友更危險」。

儘管面臨美國和歐洲的指責和制裁,土耳其仍然拒絕將暫停軍事行動稱之為停火。(VCG)

01:在美國國內各方的尖鋭批評下,美國政府仍然堅持從敘利亞撤走,除了喪失在敘利亞的影響力等肉眼可見的後果之外,美國還付出了道德代價(拋棄庫爾德人),這符合美國的利益嗎?

馬曉霖:撤軍符合美國的整體戰略收縮,從奧巴馬時代美國就已經開始了戰略收縮,特朗普則進一步加快了這個過程。美國的戰略收縮不僅僅體現在從敘利亞撤軍,撤軍阿富汗也已經提上日程。特朗普不願承擔更多責任,這一點十分明確,當下他面臨日益迫近的選舉壓力,所以更加急於兑現競選承諾,向他的選民傳遞出「說到做到」的形象。

美國在敘利亞的勢力,其實已經無法與俄羅斯進行對決,而且特朗普也不願意深度捲入地區局勢,所以敘利亞並不是特朗普佈局的重點,當下對他而言波斯灣和伊朗才是。

01:從你剛才的分析來看,美國一方面不太可能挑起土耳其與俄羅斯的矛盾,另一方面又不能真的坐視土耳其在敘利亞北部的軍事行動,已經表態要對土耳其祭出經濟制裁,讓美國與土耳其的矛盾面臨進一步激化的可能,這樣看來撤軍敘利亞似乎讓美國得不償失。

馬曉霖:仔細分析其實美國的損失並不大,敘利亞政府本來就並不聽美國差遣,美國與土耳其的關係原本也是「疙疙瘩瘩」,時好時壞。當下土耳其在大國之間來回搖擺,左右通吃,美國十分明白這一點,但也無能為力。

所以,美國的底線就是,土耳其不會徹底倒向俄羅斯、伊朗或者中國。即便美國數次威脅制裁土耳其,但更多是象徵性的,並無實際意義。

01:敘利亞政府軍的北上讓外界擔心,局勢照這樣發展下去,戰爭可能會有擴大的趨勢。

馬曉霖:不能完全排除這種情況,但從土耳其、敘利亞政府、伊朗以及俄羅斯的立場來看,均不希望土敘政府軍之間發生正面對決。

從維護國家主權的角度出發,敘利亞政府軍北上收復失地是再正義不過的舉動。阿盟已經開始譴責土耳其,此時如果土敘發生正面戰爭,土耳其此次出兵的性質就已經改變了。因為土耳其進軍敘利亞北部的直接目的是反恐,打擊被其認定為恐怖分子的庫爾德人,但眼下庫爾德人已經向敘利亞政府投誠,土耳其沒有了正當理由,所以後續還要看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如何表述自身立場。

那麼,土耳其進入敘北,是要像控制戈蘭高地一般奪取敘北嗎?其實埃爾多安已經明確了此行目的,就是反恐,恐怖分子的威脅消除之後,再將阿拉伯難民安置好,土耳其應該就會撤軍。

01:在很多評論者眼中,美國放棄庫爾德人對於美國的其他盟友也有一定的啟示作用,尤其是對於一直以來依賴美國的台灣地區,以及在香港示威活動中試圖藉助美國力量擴大事態的暴徒而言。

馬曉霖:顯而易見,美國在自身利益受損的時候,就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拋棄已經貶值的戰略伙伴或者戰略資產。曾經被美國拋棄的盟友有這樣一個看法:「做美國的敵人很危險,做美國的朋友更危險」。

「美國靠不住」已然成為了很多美國盟友乃至國際社會的一個基本共識,儘管美國也經常幫助很多小國,但在自己的國家利益面前,(美國)翻臉和背叛隨時可以發生。

01:土耳其出兵敘利亞引起的一個普遍擔憂就是ISIS死灰復燃的問題,按照庫爾德人的說法,由於戰亂原因,已經有800名被關押的ISIS戰俘和家屬出逃。而當下仍然有10萬ISIS武裝分子及其家屬被庫爾德人看管,其中包括數千名來自歐洲的恐怖分子。

馬曉霖:恐怖組織死灰復燃的確有可能發生。庫爾德人關押的俘虜中,武裝分子大概有1萬多,還有1萬多是家屬,還有若干是ISIS的同情和支持者,總體來說都是ISIS的力量(10萬人的說法有些誇張了)。

在戰爭中,庫爾德武裝或有意或無意都可能導致放虎歸山,比如因為打仗期間兵力不足,導致監禁鬆懈,或者轟炸造成監獄設施損毀等。但無論何種原因,結果都會導向為恐怖組織力量重獲自由,尤其是一度被擊潰的伊斯蘭國恐怖分子重新聚集在希臘北部和東部,這些情況都是國際社會不願意看到的,

01:正因為有國際社會共同的擔憂,作為中東之外最為憂心ISIS的地區,歐盟是否可能在土耳其和敘利亞中間進行調停?

馬曉霖:歐盟其實已經出手,很多歐盟國家已經宣布對土耳其禁售武器,參與對土耳其實施制裁。首先,土耳其出兵實際上侵犯了敘利亞的領土主權;其次,土耳其要剿滅的對象庫爾德人在美國和歐洲看來是打擊ISIS的盟友,而非土耳其眼中的恐怖分子。

更重要的一點在於,一旦被牽制的伊斯蘭國恐怖分子重獲自由,再度拿起武器回到歐洲,這將是歐洲國家不可承受之重。所以,歐盟國家紛紛開始制裁土耳其,整個風向可以說對土耳其不利。

01:剛才你也提到美國在中東佈局的重心是伊朗,不久前,美國宣布向沙特增兵3,000人,理由是為確保沙特免遭外部威脅,分析普遍認為美國此舉是針對伊朗,對此你如何評價?

馬曉霖:的確,美國針對伊朗的意味非常明顯。沙特的軍事力量完全落後於伊朗,所以,為了避免沙特和伊朗之間爆發戰爭,將美軍地面部隊部署在沙特,可以對伊朗起到一定的震懾作用。

此前伊朗油船遭遇導彈襲擊,儘管現在不知道是何方所為,但總之伊朗的財產遭受了損失。而此前沙特遭到襲擊時,美國和沙特紛紛指責是伊朗所為,所以,為了防止伊朗對沙特做出出格舉動,美國只能採取措施保護盟友和石油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