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巴士步步緊逼 波音於美國國會認錯只為保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國會當地時間29日召開波音737Max相關事件聽證,集團CEO米倫伯格(Dennis Muilenburg)將到場作證,預料將再次承認波音公司對早前兩起737Max墜機事故責任。737Max年初被全球航管機構勒令停飛後,除來自英國航空數量不明的「諒解備忘錄」意向外,非但未有新訂單,反而被大量撤銷合約;與此同時,737Max解禁之路在美國都遙遙無期,更枉論全球範圍慘況。波音如今放軟態度,恐怕只是為了「做姿態」保命而已。

按計劃,米倫伯格將在29日出席參議員商務委員會聽證會,並在30日出席眾議院運輸和基礎設施委員會會議。提前披露的發言稿中,米倫伯格提及:「我們犯了一些錯誤並導致事故,但我們正在修補錯誤」,他還提到「我們保證將在事件中汲取教訓,我們已作出改變並將持續改變」。或許在不少人眼中,米倫伯格的道歉仍不夠誠懇,但相較今年3月只願意表示「悲傷」、「痛心」無疑有了改變。

急於復飛737MAX

波音認衰的最重要原因,或許是急於實現「年底前復飛737-max」的承諾。米倫伯格本月13日曾表示,計劃年底前令737 Max飛機復飛。但一條2016年波音公司員工間交流短訊同時被披露,身為波音首席測試員的福克納(Mark Forkner)提及「MCAS系統在模擬飛行器中無法正常運行」。而MCAS系統正是造成兩起墜機事件的元兇。

波音公司:FAA局長迪克森(Stephen Dickson)去信波音行政總裁米倫伯格(Dennis Muilenburg),要求馬上解釋為何遲遲未有披露有關信息。(AP)

5天後的10月18日,負責空管的的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發出聲明,對波音未提及相關消息大感失望,並表示將「按照程序對737MAX恢復商用進行徹底審查,無任何時間表」,波音股價同日亦重挫6.79%。雖然歐洲及中國航管機構已有意同FAA決定「脫鈎」,但仍會參考FAA決定,737MAX 獲得FAA許可在美國境內復飛仍是其走出困局的第一步。因此「搞定」FAA對米倫伯格至關重要,而在聽證會中表現低調,亦能降低國會對FAA壓力,盡快實現復飛。

米倫伯格急於復飛自有其原因。中國國際航空、東方航空及南方航空「三大航」及其附屬公司已向波音提出索償;挪威航空、土耳其航空及迪拜航空等737MAX大客戶亦提出類似請求。在美國本土,雖未有航空公司因停飛公開要求賠償,但擁有最多737MAX的西南航空工會已決定起訴波音,要求賠償因停飛造成的間接收入損失。

受事件影響,737MAX今年交機數量不及2018年的五分之一,打亂不少航空公司用機部署;若「停飛令」遙遙無期,相關賠償將同滾雪球般越來越大,公司商譽將受重大打擊。

早前遭遇空難的印尼獅航已取消剩餘波音737MAX訂單。(VCG)

屋漏偏逢連夜雨

除停飛帶來的直接衝擊外,波音737MAX銷售情況去年亦錄得負增長。印尼獅航、印尼國家航空及來自俄羅斯的租賃公司已直接取消75架次訂單,大部分航空公司仍視最終調查結果決定是否撤回。而在今年6月的巴黎航展上,波音公司首日更無一訂單進賬,直到英國航空母公司國際航空集團(IAG)次日晚間宣佈200架737MAX購買意向,才令波音挽回顏面;至於意向落實情況,至今未有下文。

今年之前,波音737MAX作為波音單通道客機主打產品,佔公司每年總訂單數的三分之二,更貢獻超過三分之一利潤。3月埃塞俄比亞航空空難發生以來,美國標準普爾500指數上升逾10%,波音涉足的美國軍工行業也利好頻傳,但波音股價仍逆勢下跌20%,展望更被多家評級機構定為「負面」,可見737MAX事件傷害之深。

波音同空中巴士作為民航界兩大寡頭,一向競爭激烈。寬體客機方面,波音主打「點對點」的777客機,在同空中巴士主打「樞紐間航線」的A380競爭中佔據優勢;兩者在中運量航機,即波音787同空客A330neo的競爭中亦棋逢對手。唯一留有懸念的便是150-180座窄體客機市場,經此一役過後,波音公司已難有勝算。加之中國商飛C919客機預料在數年內投入市場,也將搶去波音在中國及發展中國家市場,波音用於投入下一代客機的資源勢必捉襟見肘。

為盡快終結頹勢,米倫伯格即使有一萬個不願意也要磕頭認錯。但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