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道歉與博爾頓Twitter解封 何為美國的言論自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來有關「言論自由」的幾條新聞成為了輿論關注的熱點。美國企業Facebook2019年封殺數十億賬號、中國短視頻平台抖音海外版Tik Tok因為封號而向一位美國女孩道歉、以及白宮前國安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Twitter賬號解封等。這些都可以體現美國在互聯網時代對言論自由所操持的雙重標準。

11月28日,一位名叫阿齊茲(Feroza Aziz)的17歲美國女孩在Tik Tok發佈的一條美妝視頻中談及了中國新疆穆斯林的話題,隨即被封號處理,之後Tik Tok做出道歉,稱她被封號屬於人為疏忽。Tik 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也發佈聲明,強調不會將中國的審查機制應用於海外用戶。但阿齊茲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時表示,自己不會接受這樣的道歉,也不懼怕Tik Tok審查。她會使用Twitter等其他國際社交網站,繼續關注新疆穆斯林的生存狀況。

11月22日,辭職兩個多月的博爾頓重回社交媒體Twitter留言,稱白宮封禁他的個人Twitter賬號,確認經由Twitter公司拿回賬號控制權。他寫道:「自從辭去國家安全顧問一職後,白宮一直拒絕歸還我自己的Twitter賬號。是不是怕我說些什麼?那些推測我躲起來的人,抱歉讓你們失望了。」 博爾頓認為,自己的賬號遭到了不公正查禁。

2019年3月27日,博爾頓(右一)出席白宮外事活動。此時的他已經和特朗普存在多個意見分歧,後來被開除後,白宮被指凍結了他的Twitter賬號。(Reuters)

這兩個事件表面上沒有直接聯繫,但實際背後都隱藏瞭如何管控言論的問題。

就博爾頓Twitter被封,這更和美國國內的政治鬥爭有關。雖然白宮和特朗普均否認封禁博爾頓賬號,但有分析認為,博爾頓被禁言的時機非常蹊蹺,因為在民主黨針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中,博爾頓也是關鍵的證人之一。在近幾周的彈劾聽證會中,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被爆以「非常規渠道」處理烏克蘭事務。博爾頓據說曾對朱利安尼以第三渠道插手外交併從事相關幕後活動感到不安。

Twitter和Facebook等互聯網公司長期與美國政府抱有必要時的配合。和Facebook一樣,Twitter也因為濫用用戶數據和泄露隱私的問題接受美國政府的調查。

不過,在美國政府要求下進行自我審查是可以的,外國企業如Tik Tok等對本國用戶進行審查則不可被接受。Facebook創始人朱克伯格10月17日曾在喬治城大學發表演講,批評中國對互聯網的言論自由審查,稱「如果Facebook不帶頭維護網絡言論自由,中國的網絡審查遲早會成為全球準則」。但是,一位17歲女孩在美妝視頻中談及政治敏感的穆斯林問題,甚至沒有甄別「集中營」消息的真假,就判定封號是對言論自由的侵犯,那麼Facebook和Twitter近年封殺賬號的標準,又從何說起?而且,西方還要求Tik Tok不要審查在海外版本中的視頻言論。

2019年10月24日,朱克伯格再次出席國會聽證,接受兩黨議員的「質詢」。(VCG)

反而,Facebook和Twitter則在加大力度進行賬號和言論審查。11月13日,Facebook宣布,2019年1月至9月,該企業已經關閉了54億個虛假賬號。而2018年全年封殺或關閉的賬號有33億左右。而在2019年8月19日,Facebook和Twitter宣布,封鎖了平台上大量和香港示威有關的賬號。它們的理由是這些賬號散播關於香港示威的假新聞,且背後由中國官方主導。

如此看來,政治和意識形態、甚至經濟利益似乎是判定言論自由的標準。

比如,11與15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美國萊斯大學貝克公共政策研究所(Rice University's Baker Institute)發表題為「向人類自由致敬」 (In Tribute to Human Freedom)的講話,再次強調中國帶給「自由世界」的挑戰,並呼籲中國「非暴力」解決香港問題,尊重香港的言論自由和和平示威。這就是美國在意識形態層面所堅持的雙重標準。

再比如,Facebook當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在2020年大選前挺住國會兩黨和白宮的安全審查。Facebook上的虛假新聞、暴力和仇恨言論,尤其是虛假賬號,都被指對美國民主選舉帶來了負面影響。為此,Facebook必然會加大在國內的遊說力度。

而博爾頓Twitter被封到解封,則凸顯白宮權力的擴張。也就是說,科技企業的權力再大,也壓不過政府的施壓。這裏就涉及到從政者的實際利益。特朗普一方面利用Twitter執政,將科技和互聯網的力量放大,另一方面他又批評美國媒體濫權。比如,針對媒體有關自己體檢報告的猜測和報道,特朗普甚至坦言,美國根本沒有什麼言論自由。

對於Tik Tok的道歉,這不光牽涉言論審查的問題,而且也涉及在美國的市場競爭問題。在朱克伯格看來,中國擁有龐大的互聯網市場,全球前10個互聯網平台有6個都在中國,但這些平台並不提供大部分民眾熟悉的未經審查的互聯網內容服務。朱克伯格曾在今年7月的一次內部會議上表達Tik Tok業務拓展的擔憂,而Facebook在這方面的競爭力似乎不足。2018年,Tik Tok的全球下載量超過Facebook下載量1倍之多。

事實上,任何平台都有言論自由的限制和監管。譬如Tik Tok被「伊斯蘭國」(ISIS)恐怖分子用來散播信息。這類信息就應該是被監管或審查的內容。而Facebook等美國平台以及美國政客所堅持的言論自由,更多服務於美國自身的政治和經濟利益,符合自己的價值觀。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