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內輕軌頻頻碰壁 越南社會轉型期的「新常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進入2019年12月後,河內的各界人士已時刻緊盯當局在河內城市輕軌2A線(又稱吉靈河東線)上的最新動作。由於河內市人民委員會(即河內市政府)主席阮德忠已在11月15日放出情報,暗示該線路應在2019年12月內開始運營,因此,有關該線路的任何情報都會引發高度關注。

到12月2日,越南電視台(VTV)、越南《民智報》、《勞動報》等各大媒體都在當天刊登了河內城鐵公司總經理武宏長(音譯)的採訪報道,並得知河內輕軌2A線的在11月試運行期間的運維已通過了法國阿拜維公司的專業安全評估。它意味着2A線排除了商業運營前的最後一道障礙,河內人總可以在2019年內搭乘輕軌了。這也算是越南在迎接2021年「十三大」,準備「革新開放2.0」之際的一大好消息。

河內輕軌2A線面對的這個「專業安全評估」來的相當不易,它是在越南總理阮春福自2019年9月下旬屢次催促後才促成的。就在2019年上半年,越南交通運輸部還屢次以「中國總承包商尚未提供完成系統安全評估所需的所有必要文件」為由,對中國承包商亮紅燈。

中方固然希望越方「予以指導」,但河內市政府與越南交通部等機構間的矛盾,還是讓這場風波最終經外交等渠道逐級上報:自2019年6月的越南第十四次國會之後,越南交通運輸部、越南貿易部以及中國大使館已每兩週展開一次工作會議,專門商談此案。

最終,在阮春福的親自施壓下,越南各方促成了「相關各方機構積極配合,共同解決問題」的結果。而這種高壓之下特事特辦的結果,可能也是當下越南社會轉型期階段的某種難免的新常態。

相比河內,越南另一大城市胡志明市的地鐵、城鐵修建進度更為堪憂,胡志明市地鐵一號線在2011年開始建設,原計劃2021年完工,目前該項目已有迹象延期到2025年。(視覺中國)

必須承認,河內輕軌2A線在高壓下迅速得到解決也與該項目本身的高質量、高素質有關。

資料顯示,河內輕軌公司的600名職員中,不少技術、調度職員都有過前往中國受訓多年的過硬經驗,不少司機在中國受訓期間其累計訓練歷程甚至超過20,000公里。

因此,越方在11月最後一次試運行(即安全評估)期間「每天開行客車6至9列」的狀態是遠低於中方6月組織演習時每天「依據時刻表開行客車74列」的標準的。加之越南司乘人員早就在2019年6月時可以獨立操作,因此,越方只要停止責難,那麼中越雙方便可以皆大歡喜。

相比之下,發生在越南的一些其他重要問題,可能即便高層施壓都難以儘快解決。

在2019年6月至8月間,越南大案要案頻發,發生在同奈省的「黑幫圍攻警察」事件,知名企業阿三祖(Asazno)公司的「偽造越南製造」案以及發生在河內的「曙光(Rang Dong)工廠」汞廢料污染事件都最終逐級上報到了中央層面,並最終變成阮春福親自督辦的案件。

參與項目的中國建設者顯然並不太習慣越南的氣候與建設速度,日本、法國等國的建設者可能也不太習慣這一點。(新華社)

但是,這些案件最終只有同奈一案以幾名公安高官被撤職告終。到12月初,阿三祖案無果而終,該公司還在11月中發佈了由中國冠群公司代工製作的「阿三祖S6」型手機,其每台249萬越南盾(約合108美元)的售價瞬間引發搶購熱潮。至於發生在2019年越南國慶前夜的「曙光工廠」案,更已淹沒在了河內、胡志明市等地城市污染惡化引發的風潮中。

這些風波也意味着,河內方面也許在摸索中找到了一些克服社會轉型期「新常態」的有效手段,但更多問題仍需該國高層積極應對,進而以「實幹興邦」的態度於「革新開放2.0」、「工業4.0」的風潮中做出些實際名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