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無人機會在利比亞獵殺東突武裝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進入2020年1月5日後,隨着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Erdogan)及土耳其國會先後確認了土耳其武裝進駐利比亞,以支持戰場上全面處於劣勢的的黎波里「民族團結政府」(GNA),第一批120名「土耳其軍事人員」也已踏上利比亞的土地。

對此,與GNA交戰的利比亞「國民軍」(LNA)陣營就大為不滿,LNA方面在1月4日發動的無人機空襲就預示了土耳其軍事人員可能的命運:在LNA軍購買的中國產「翼龍」無人機的定點轟炸下,GNA的一處軍事目標被當場消滅28人。

目前,絕大多數東突武裝分子仍龜縮在伊德里卜地區,這批武裝分子從屬於恐怖組織努斯拉陣線,後者改組成為了自由沙姆人陣線,並在2019年後基本控制了伊德利卜一帶。(視覺中國)

考慮到土耳其派往利比亞的實際上並非土軍現役軍人,而是土軍從敘利亞北部地區招募的武裝分子。加之土耳其從2018年4月開始就將其國內的「東突」武裝分子經簡單整訓後送往敘利亞北部戰場,一種頗具諷刺性的局面就將隨之呈現:輾轉進入土耳其、敘利亞的「東突」人員很有可能在利比亞遭遇中國產無人機的獵殺。

對外界來說,「東突」恐怖分子出現在敘利亞本不是新聞,「東突」經土耳其東南邊境進入敘利亞加入「伊斯蘭國」、「基地組織」也是長期趨勢。就在2016年4月,一股「東突」武裝還主動向俄、敘兩軍發動衝擊,一掃以往外界眼中「東突」戰鬥力低下的刻板印象。

土耳其曾經整訓了一批東突武裝分子,但土方是希望他們能作為替代土軍衝鋒陷陣的炮灰,這使得他們不僅要被送去敘利亞打頭陣,還要飛往利比亞送死。(視覺中國)

不過,2016年以來,敘利亞的「東突」分子基本聚集在敘利亞西北伊德利卜地區的吉斯爾舒古爾一地,當地的「東突」武裝歷經了其上級組織從「努斯拉陣線」到「自由沙姆人組織」(HTS)的變遷,一直駐守當地為之效力,因此也一直遭遇俄羅斯、敘利亞兩軍的猛轟。譬如在2018年9月、2019年1月和2019年12月至今,「東突」武裝把守的吉斯爾舒古爾已多次遭遇敘軍火箭炮和俄羅斯戰機的密集轟擊,死傷慘重。

相比之下,2018年4月之後,「東突」分子在敘利亞又有了新的活動區域,從2018年3月開始,土耳其開始將原先駐紮在該國哈塔伊省「自由軍」大本營,受土耳其陸軍整訓的「東突」武裝調往與庫爾德武裝作戰的前線,其中一些武裝分子加入了在阿夫林地區的戰鬥。

不可否認,這股武裝分子在開拔之前曾高舉「東突」旗幟和武器錄製視頻,用普通話高呼「要打回來」、「殺光中國人」等威脅口號,一時間,中文世界曾對此相當不快。但觀察家們很快發現了土耳其將「東突」武裝編入土系「自由軍」(TFSA),並作為「炮灰」使用的用意,TFSA在2019年的「和平之泉」行動中也多次被土軍派往第一線,用於承擔可能會造成人員傷亡的任務。

在LNA開始使用翼龍無人機之後,GNA一側開始聞風喪膽,其皮卡戰車司機之間開始風傳「無人機會感應到汽車中的香煙煙霧」的流言,並在驚恐之中集體戒煙。(法新社)

而今,當土耳其試圖將約8,000名TFSA以「蘇丹穆拉德師」這一番號派往利比亞時,「東突」分子未來的命運似乎就可以預料到了:新一批受土耳其節制的武裝分子不僅不會沿傳統偷渡渠道加強伊德利卜地區的恐怖武裝的勢力,他們在區域大國的掌控下更顯的身不由己。

兩百萬美元一架的翼龍系列戰機讓LNA陣營享受到了「獵殺」的感覺,也讓GNA一方大為困窘。(視覺中國)

資料顯示,土耳其此前送往利比亞接受戰場考驗的第一批12架「旗手」(Bayraktar)無人戰機已經在與中國產「翼龍」戰機的較量中損失殆盡,被送往利比亞的「東突」分子亦有可能會遭遇相似的命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