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土緊急叫停代理人戰爭 利比亞成為另一個敘利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月12日,此前愈演愈烈的利比亞戰場突然戛然而止。

佔據壓倒性優勢,由軍閥哈夫塔爾(Khalifa Haftar)元帥統領的利比亞「國民軍」(LNA)11日宣布有條件停火。對此,戰場上全面處於劣勢的的黎波里「民族團結政府」(GNA)部隊當日宣布接受對方條件。

至此,持續了八個月的新一輪利比亞內戰攻勢暫告一段落。

這場利比亞內戰在2019年下半年俄、土雙方大舉介入之後,已經大不一樣。利比亞總理薩拉傑(Fayez al-Sarraj)率領的GNA部隊和哈夫塔爾LNA軍之間的對抗,也早就不是單純意義上的「利比亞內戰」。

目前,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Erdogan)已就土耳其出兵等細節向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mir Putin)做出交待,薩拉傑與哈夫塔爾還在俄羅斯安排下前往莫斯科舉行對話。這種基於國外各方利益的安排,令外界擔心的「俄土直接交鋒」的局面再難出現。

更可能的情況,是利比亞在俄羅斯和土耳其的安排下,變成第二個被瓜分的敘利亞。

部分歐洲觀察家曾故作驚詫,稱LNA軍軍中發現了法國造的導彈,這對於一場代理人來說實在是太過於稀鬆平常了。(法新社)

俄土戰爭打不起來了

事實上,在俄羅斯、埃及、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土耳其先後入場之後,利比亞內戰早就變成了名副其實的代理人戰爭。而在土耳其於1月宣布「出兵」時,各界最擔心的無疑是俄、土兩方代理人之間的對峙。

不過到了1月7日,LNA軍攻破利比亞北部重鎮,即已故前首腦卡達菲(Muammar Gaddafi)的老家蘇爾特,並趁勝向米蘇拉塔推進。這時,俄、土首腦突然接觸,利比亞的交戰雙方也突然懸崖勒馬。

隨着雙方首腦都被邀請前往莫斯科對話,各界也很快意識到一個事實:利比亞的「俄土戰爭」打不起來了。

俄羅斯總統普京曾在2015年和17年兩次修改《軍事服役條例》,此舉使俄軍可以隨時吸收僱傭兵成為正規軍人員,而俄羅斯及前蘇聯加盟國家過剩的軍事人員,也使得這一方案有助於俄羅斯海外派兵。(視覺中國)

其實此事早在12月底便有跡象。12月23日,一班包括土耳其外交部副部長,國防部副部長以及情報官員的外交使團前往莫斯科,其談判內容至今仍未公開。

一些莫斯科情報人士披露,俄、土此次對話與雙方在敘利亞伊德利卜地區(Idlib)的戰略交換有關,土耳其也和盤托出了出兵利比亞的相關安排。

不難發現,安卡拉當局此舉可能意味着他們不希望在利比亞與俄羅斯勢力正面接觸。這使得他們一面避免自身出兵,而是將敘利亞的反政府「自由軍」派上利比亞前線,另一面則盡力推動首腦斡旋。

俄羅斯在地中海的打擊能力證明了他可以對利比亞進行有效干預,圖為俄艦護衛艦「伊森上將號」(Admiral Essen)在2017年於地中海上發射巡航導彈,但其打擊地區是敘利亞內陸深處的巴爾米拉遺蹟。(視覺中國)

利比亞戰場的新模式

畢竟,對俄、土兩國來說,他們在利比亞問題上並沒有不可調和的利益衝突。

俄羅斯的主要利益在於LNA控制的石油管道和港口系統。而隨着LNA掌控蘇爾特和班加西等大港口,俄方已經基本達成初步戰略目標。

對土耳其來說,他也僅僅熱衷於趁勢從風雨飄搖的GNA當局索取更多好處,試圖從這個聯合國暫時仍認可的當局手中換取一些具體利益。

在雙方均已得償所願之際,埃爾多安又怎會在普京面前發起衝突呢?

對於敘利亞的土系自由軍武裝來說,他們不僅要為埃爾多安在敘利亞賣命,還要在利比亞繼續付出生命代價,幸而戰事似乎告一段落了。(路透社)

放眼敘利亞西北部的伊德利卜地區,俄羅斯與土耳其如今在那裏形成了「對立而不衝突」的「和平均勢」。而當俄土雙方開始努力將利比亞的衝突維持在最低限度時,利比亞很可能成為第二個伊德利卜。

對分析人士來說,伊德利卜地區是觀察敘利亞內戰當事各方的一面鏡子。外界不乏有人認為伊德利卜地區是俄、土利益爭奪的衝突地區。但這一局面早已在2019年1月發生質變。

回望伊德利卜,當時「自由沙姆人武裝」(HTS)成功控制了伊德利卜地區全境。該組織原本與親土耳其的自由軍並肩作戰,對抗敘利亞政府軍。而後卻在2018年8月便開始與土耳其當局敵對。與此同時,伊德利卜地區集合了全球大多數的基地恐怖組織分支。因此即使土耳其軍隊在伊德利卜部分地區仍有個別據點,伊德利卜也早就是土耳其的負面戰略資源。

有情報顯示,在2019年跟隨土耳其衝進敘利亞北部拉斯艾因等地的「自由軍」已經有至少數百人被運往利比亞作戰了。(視覺中國)

考慮到土耳其插手敘利亞的目標只是形成「緩衝地帶」,避免敘利亞庫爾德人與土耳其庫爾德人合流,而土耳其依然可以在敘利亞北部的阿夫林地區維持秩序,這也就意味着土耳其可以與俄羅斯在伊德利卜握手言和。

更何況,俄羅斯和敘利亞政府軍對伊德利卜反對派勢力的攻擊,還可以打壓HTS,避免其繼續向北蠶食,侵犯形勢已穩的阿夫林。這對土耳其都是有益的。

當下,這種俄羅斯與土耳其雙贏的局面,似乎正在利比亞重演。

對外界來說,一度代表了敘利亞戰場的那個小男孩形象很有可能在未來的利比亞繼續出現。(視覺中國)

事實上,已經有些中東問題學者預感到利比亞的潛在命運。

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的恰普塔伊(Soner Cagaptay)曾在訪問指出,當利比亞東部有俄羅斯力量,西部駐紮部分土耳其軍隊時,只要雙方利益不存在直接影響,那麼兩軍就可以在對峙之下形成平衡態勢。

因此,很可能將繼續身陷「代理人戰爭」的利比亞,或許應該隨時關注敘利亞,試圖尋求解決自身問題的出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