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鶴訪美簽協議 美鷹派為何同意重啟全面對話機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國副總理劉鶴1月13日至15日訪美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協議之際,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對外透露,劉鶴此行的另一成果將是重啟此前被暫停的「美中全面經濟對話」。該對話每半年舉行一次,由美國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和劉鶴主持,將獨立於接下來的階段性貿易談判。按照美方的訴求,重啟這一對話重在解決兩國經濟和貿易爭端。

但目前尚不確定安全和網絡安全等層面的對話機制是否也會重啟。不過,從目前來看,特朗普政府同意重啟全面經濟對話,也是為了助力接下來的貿易談判。

這一對話機制最早可追溯到2006年小布殊(George W. Bush)執政時期的「戰略經濟對話」(SD),由當時的美國財長保爾森(Hank Paulson)倡導主辦,中方對應官員為時任副總理吳儀。這種對話機制是當時兩國領導人確定的,只側重討論戰略層面的經濟問題,至2008年小布什任滿時共舉行過5次。

奧巴馬(Barack Obama)上台後同時任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提升了這一對話規格,將其內容進行了整合,改為「戰略與經濟對話」(S&ED)。和小布殊時期不同的是,戰略與經濟對話不僅討論經濟問題,亦討論兩國安全問題,並且美國國務卿和中國國務委員也加入其中。奧巴馬執政時期,總共同中方舉行過8次戰略與經濟對話。

特朗普執政後對這兩種中規中矩的談判模式不太感興趣。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納瓦羅(Peter Navarro)和班農(Steve Bannon)等強硬派認為,這種戰略對話毫無意義,過於形式化且內容拖沓,成果也有限。儘管保爾森曾通過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遊說特朗普政府延續戰略與經濟對話,但特朗普最終還是拒絕了這一建議。

直到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2017年4月訪問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特朗普才和他同意建立外交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執法及網絡安全對話、社會和人文對話等4個高級別對話機制。之後當年的7月份,兩國在華盛頓舉行了首輪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由時任副總理汪洋牽頭,美方由姆努欽和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主持。

但由於首次「習特會」後百日合作計劃的失敗,加上特朗普發起對華關税貿易戰,這種對話體制被擱置。

特朗普政府同意重啟該對話機制,說明他身邊的幕僚也希望能夠調整兩國溝通方式,也算是特朗普政府開始「管控」對華關係的一種嘗試。這或許也和庫什納等主談派加入貿易談判有關。

在萊特希澤和納瓦羅等鷹派眼中,過去中美對話過於注重「戰略」,而忽略了「執行」,所以他們非常看重中方是否能夠兑現對話或協議中的承諾。中美如果開啟第二階段協議的談判,第一階段協議內容的執行也同等重要。重啟全面經濟對話,符合雙方多層面、多渠道、高層級溝通的需要,有利於美國促使中國兑現相關承諾。

而且,和第二階段純粹的貿易對話不同,重啟這一對話機制可以處理諸如華為等和經貿談判不相關的議題。這也可以避免本來就複雜的第二階段貿易談判被不相關議題「綁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