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亞48小時重燃戰火 卡達菲舊將打碎土耳其蘇丹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到當地時間1月15日,一度因雙方首腦會談而停火48小時的利比亞內戰已再次打響。這場由俄羅斯及土耳其兩國外交、國防部長充當中間人的談判並沒有帶來什麼成果。這一消息對土耳其尤其是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當局尤為刺耳。

龜縮首都的黎波里一隅的「民族團結政府」(GNA)總理薩拉傑(Fayez al-Sarraj)已在俄方建議下,於協議上簽字。但另一方面,率領利比亞「國民軍」(LNA)再一次衝到的黎波里城郊的哈夫塔(Khalifa Haftar)元帥就不接受對話安排。這位曾在已故利比亞強人卡達菲(Muammar Gaddafi)麾下戰鬥的將軍已經顯出了志在必得的樣子。

哈夫塔明確指出,他本人是出於對俄羅斯的尊重才參加談判的。可到了莫斯科卻發現土耳其正在為薩拉傑一方拉偏架,自己身後則沒有盟友。考慮到土耳其已派兵支援GNA,他的「中立」身份便是不可接受的。安卡拉方面還需要撤回他從敘利亞和土耳其派來的全部兵力。

因此,LNA方面拒絕接受「停火」建議。在哈夫塔和薩拉傑彼此返回之後,一場大戰就繼續進行。無疑,這種局面是主動「斡旋」的土耳其不願見到的。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大發雷霆,他在1月14日發表講話,稱哈夫塔如繼續進軍,那麼他就要給這位卡達菲的舊將「一點顏色看看」。但面對已在15日推進到距離的黎波里市中心只有7公里的LNA軍,剛剛落地的小股土耳其部隊又能怎麼辦呢?

到2020年1月7日後,哈夫塔的戰車部隊已經可以聽到的黎波里城市中的喧鬧聲了。他們較之八個月前又推進了一些。(視覺中國)

土耳其的軍事援助可能的確已經投放到利比亞戰場第一線了,但其效果可能未必有效。

也就在1月7日,GNA軍曾聲稱擊退了LNA軍針對利比亞地中海沿岸中心港市,前領導人卡達菲故鄉蘇爾特的攻勢。但到當天晚些時候,LNA軍就衝進了蘇爾特城外的機場和軍事基地,還繳獲了GNA方面剛剛取得的土耳其軍援,一批新型裝甲車。

與2019年4月總攻的黎波里時只有皮卡戰車不同,LNA軍在2020年的攻勢已經在阿聯酋、埃及等國幫助下變得更加犀利。(視覺中國)

事實上,自從卡達菲在2011年的利比亞內戰中戰死後,這個陷於瓦解狀態的國家就在考驗經驗豐富的國際玩家。干預利比亞內戰的進程也成了一門技藝。

莫斯科在中東問題上的決定性地位正在越來越受到德國、法國等大國的認可,德國總理默克爾(左)就在1月11日專程前往俄羅斯,與普京商議利比亞、烏克蘭等地區問題。(美聯社)

相對於土耳其莽撞地出兵干預,俄羅斯的態度相對穩健,普京(Valdimir Putin)當局雖然與LNA一方做石油交易,還向哈夫塔的部隊派去軍事技術人員,為更新武器系統,升級海空軍防禦裝備。但莫斯科同樣承認的黎波里政府。這使得莫斯科才得以在利比亞問題上繼續扮演調停者角色。

此外,俄羅斯在阿拉伯世界的威望也在不斷提升。自2015年以來,莫斯科與埃及建立了密切關係,與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建立了持續的接觸與對話,進而與土耳其建立了戰略關係,同時和伊朗的距離越來越近。在俄軍干預敘利亞內戰,並實際上拯救了大馬士革當局之後,2020年時的俄羅斯已經一掃該國於2011年時眼看利比亞當局被北約推翻的頹勢。

8年的大戰之後,利比亞各界很期待結束內戰,重建和平,在LNA軍已經基本包圍的黎波里之際,利比亞的各界人士也基本選擇將寶壓在哈夫塔身上。(視覺中國)

因此,隨着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和埃及外長舒克里(Sameh Shoukry)在2019年4月6日共同發聲,兩人「支持利比亞各政治勢力達成協議」,「反對外國干涉」。在哈夫塔及LNA軍已經取得利比亞絕大多數石油收益之際。此舉已基本上確定了哈夫塔一側在阿拉伯世界的權重。也決定了土耳其在利比亞的投資可能註定難以收回成本。

這樣一來,當埃爾多安把出兵利比亞、劃界地中海視為「重建奧斯曼」的歷史機遇時,哈夫塔及其身後隱約可見的普京就已經告訴對方,你的蘇丹大夢需要醒一醒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