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劾特朗普】中美協議簽署當天 佩洛西再掀「權力遊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月15日,已經持續近兩年的中美貿易戰迎來重要節點,中國副總理、中美高級別磋商牽頭人劉鶴來到白宮,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正式簽署。

對極其重視、親自上陣的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來講,這場精心安排的盛大簽署儀式應該在他的第一任期應當是外交關鍵的高光時刻。然而,這一天美國的輿論也註定同時被兩件政壇大事佔據。

同天,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召開新聞發佈會,宣布眾議員將在當天投票表決,將去年底通過的彈劾條款交給參議院,以進行下一步審判程序。鑑於此前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並不準備傳喚更多證人,特朗普被彈劾的結局最快可在下週結束。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因此呼出「極度戲劇性且分裂的彈劾結局終於要上演了」。

選擇最能「搶戲」的時機

從眾議院去年12月19日正式彈劾特朗普,佩洛西遲遲不將兩項彈劾條款移交參議院,理由是不信任參議院能作出公正的審判。為此,麥康奈爾不斷批評這種做法,稱這說明民主黨對自己作出的審判也沒有信心。即便如此,佩洛西仍然沒有透露何時進行下一步。

在中美協議簽署前的兩天,佩洛西終於行動了。她顯然是有備而來。

+2

不止投票表決彈劾條款,眾議院還提名7位彈劾管理人來領導對總統的起訴,佩洛西再度提醒共和黨議員說:「美國人民應該知道真相,憲法要求審判。」

佩洛西宣布投票表決之前,特朗普對烏克蘭施壓的新細節浮出水面。其中,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和他的助手帕納斯(Lev Parnas)在2019年和一位烏克蘭檢察官的交流信息,談及如何將時任美國駐烏克蘭大使約瓦諾維奇(Marie Yovanovitch)解職,使針對拜登(Joe Biden)及家人進行的調查順利進行。

利用這些最新出現的證據,佩洛西再度要求參議院在彈劾程序中包括證人證詞和其他文件,並敦促麥康奈爾馬上出台彈劾決議草案,給出彈劾審判的程序細節。

彈劾案交給參議院幾乎是沒可能通過的,佩洛西選在特朗普簽署中美協議的這一天進行彈劾表決,目的就是分散輿論的注意力,讓美國人不要忘記這位正在炫耀政績的總統,被彈劾的事實。

佩洛西在去年12月正式宣布眾議院通過對特朗普的彈劾條款,但此後一直拖延送交參議院的時間。(AP)

國會與白宮的「權力遊戲」

實際上,佩洛西在和特朗普的交手之中一向如此。彈劾案本身就是不可能成功的審判,佩洛西要的只是這個過程中造成對共和黨有威脅的輿論攻勢。同樣的,在其他問題上她的目標也一樣是制衡白宮的影響。

近期美伊關係惡化,佩洛西一度放下彈劾案的相關指控,專注於批評特朗普的伊朗政策和暗殺決定。

暗殺伊朗指揮官行動曝光後,佩洛西馬上批評這場空襲可能引發「進一步危險的暴力升級」。伊朗在1月8日對美軍基地進行報復,佩洛西警告稱「美國和世界都無法負擔戰爭」,並且立即起草法案削弱美國總統發動戰爭的權力,迫使特朗普在對伊朗採取進一步軍事措施前必須得到國會的授權。

對中美關係問題佩洛西也曾多加利用。中美貿易戰開始之初,民主黨指徵收關税對美國企業不利,佩洛西帶頭表示應該進行更有針對性的政策而不是關税威脅,批評特朗普強推關税造成「混亂」,「最大化對美國工人、消費者和我們國際盟友的連帶損害」。

隨着中美談判深入,協議即將成型,民主黨開始批評特朗普並沒解決美國企業關心的問題。佩洛西從2019年開始更是不遺餘力煽動香港、台灣、西藏等人權問題,顯示對中國的強硬。

佩洛西每一次出手,都是找準時間點削弱特朗普的成績,或者讓民主黨主導的眾議院在重大事件上「奪得熱點」,包括美土關係、美國政府停擺、美朝談判等問題上的操作,也如出一轍。

反觀特朗普的做法,實際上也一樣。暗殺伊朗革命軍「聖城旅」指揮官、挑起美伊矛盾,加緊簽署中美協議,同樣有轉移國內對彈劾案關注度的考量。在此之前,特朗普更是嫻熟運用執政上的便利,用種種「重大決定」來對衝白宮和他個人層出不窮的醜聞爆料。在這方面,他比佩洛西更加在行。

如此看來,無論是特朗普還是佩洛西,都沒有把美國內外事務真正當成優先的工作重點,一切都是為了美國尖鋭的兩黨分歧和政治鬥爭服務。特朗普所謂的「美國優先」和佩洛西所謂的「維護憲法」,其實都只是說辭,最終只是給這場無休止的分裂加上戲劇性的一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