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着劉鶴的面 特朗普曬出了什麼樣的人脈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月15日代表美國和中國副總理劉鶴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時,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當着中國代表團的面,花了近1個小時的時間,介紹了到場的美方人員,其中包括貿易團隊代表、內閣大員、國會共和黨議員、州長、投資人等。他幾乎把現場在座的所有朋友和部下都感謝了一遍。

一般來說,特朗普作為總統無需親自簽署貿易協議,尤其是劉鶴副總理的身份和他完全不對等的情況下。但特朗普認為,這是自己達成的協議,必須由自己的標籤。這也是中美外交史上首次由美國總統和中國副總理共同簽署協議。在這種「不對等」官職簽署儀式的場合,特朗普也不忘拉票。因為同一天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正式在彈劾條款上簽字,並宣布彈劾管理人,讓他們將彈劾條款送至參議院。特朗普希望通過這種簽署貿易協議的公關戰術,搶佔國內輿論的關注度。

2020年1月15日,在白宮東廳舉行的美中貿易協定簽署儀式上,波音公司行政總裁卡爾霍恩(Dave Calhoun)獲得特朗普點名介紹與稱讚。(Reuters)

所以,為了拉票和轉移視線,特朗普不惜將劉鶴和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等中方人員晾在一邊,迫使後者也隨着特朗普對他朋友圈的讚美聲多次鼓掌。當然,特朗普這樣做也無形當中向中方人員展現了他的朋友圈,或者和中美關係有關的人脈。按照特朗普的話,他介紹和讚美的這些人是各領域的百事通。

比如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以及美國共和黨金主、有「美國賭王」之稱的金沙集團創辦人埃德爾森(Sheldon Adelson)。

基辛格是特朗普政府外部智囊。這位96歲高齡的政治家,自尼克遜(Richard Nixon)時期就多次為美國執政者建言,比如向特朗普建議強化同俄羅斯的關係,應對中國崛起挑戰。當然,對於中美關係,基辛格的建議大多強調兩國合作、強化互信,以此減少兩國在戰略和軍事層面的對抗風險。2019年11月22日,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在北京會見了他。基辛格也反對特朗普持續對中國發起關税貿易戰,擔心這會對全球經濟帶來大的衝擊。

阿德爾森也反對特朗普升級對中國的貿易戰。據美國媒體報道,他曾兩次提醒特朗普,升級中美貿易衝突將打擊美國經濟,乃至影響他本人的連任機會。2016年大選期間,阿德爾森向特朗普的競選團隊捐款2,500萬美元,成為後者最大的金主,也刷新了美國總統選舉史上的捐款紀錄。

根據2019年10月《福布斯》的估算,阿德爾森身家超過330億美元,在全球富豪榜上排名15。自2002年起,金沙集團在中國澳門創辦子公司「威尼斯人澳門股份有限公司」(Venetian Macao Limited)。後者的賭場業務2018年帶來營收近90億美元,約佔金沙集團總額的63%。不過,阿德爾森在與特朗普交談時,並沒有提及自己在中國的生意。

特朗普還介紹了美國金融家、黑石集團創始人蘇世民(Steve Schwarzman),特意強調了蘇世民和中國保持非常好的關係,也和自己保持了非常好的友誼。根據《福布斯》統計,蘇世民個人財富達108億美元。 2013年4月21日,蘇世民曾宣布個人捐贈1億美金在中國建立蘇世民學者項目。他還宣布了一個籌款運動,目標2億美金,已捐贈中國清華大學3億美金,為中國大學曾收到的單一最大捐贈來源。

其他還有前美國國際集團(AIG)首席執行格林伯格(Hank Greenberg)。1975年,他第一次訪問中國,與中國人民保險公司簽訂協議,成為與中美合作的首家美國保險機構。1990年,他曾被時任中國上海市長朱鎔基邀請擔任上海市市長國際企業家諮詢會議的首任主席。2016 年12 月,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on U.S.-ChinaRelations)曾為格林伯格和基辛格頒發終身成就獎,以肯定和表彰兩人對中美建設性關係作出的努力和貢獻。

特朗普還介紹了美國億萬富翁商人和投資者佩爾茲(Nelson Peltz)以及自己御用媒體霍士新聞的主持人多布斯(Louis Carl Dobbs)以及克拉波 (Mike Crapo)、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和波特曼(Rob Portman)等共和黨議員。這些議員大多來自農業州和工業選區。

在智囊方面,特朗普也介紹了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 (Michael Pillsbury),稱讚他在中國問題方面的「了不起」的見解,並稱自己也和白邦瑞關係不錯。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特朗普直言,女婿庫什納現在的工作難度比管理房地產業務更難。

自中美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後,白宮就承認庫什納再次加入了貿易談判,協調和支援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美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同北京的談判工作。

庫什納此前曾促成美墨加三邊貿易協議,以及推動國內刑事司法改革,獲得特朗普稱讚。在第一階段協議談判的最後階段,庫什納的加入也起到了關鍵作用。白宮人事多次調整,均未波及庫什納。這再次凸顯了特朗普「家人」在白宮中特有的權力地位。

中國把握了這一點,始終沒有放棄以庫什納為代表的温和派為遊說的切入點。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一直和庫什納保持溝通。但和其他形式的遊說不同,中國只是通過特朗普內部人脈關係來了解和影響特朗普政府的決策。

以上提到的特朗普人脈網,其中的顧問、投資人、金融家、學者等都是能夠影響中美關係的人物。預計在第二階段的貿易談判中,這些人依然會或多或少扮演各自不同的角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