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迴音壁:信者恆信,疑者恆疑,智者只講證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國權威醫學專家、曾於2003年SARS肆虐時期在廣東省主導防治工作的鍾南山院士1月20日明確談及武漢肺炎「人傳人」的臨床特徵。

一時間,從2019年12月30日開始的武漢冠狀病毒風波引發大面積討論。但總體來說,西方學術界尤其醫學人士對中國政府仍表現出高度信任和認可,這種態度與西方媒體人士呈現出的將信將疑形成了明確的反差。

西方學術界對於中國在武漢肺炎上的態度並非立刻轉向讚許的。在最新一期出版的《科學》(Science)雜誌上,一篇題為《中國的新型類非典(SARS-like)病毒引發警報》先強調武漢肺炎疫情「正在退潮」,隨後又介紹了中國政府和科學家贏得認可的過程。

在這篇報道中,外界可以發現中國科學家和政府機構可能仍有些遲緩,以至於《華爾街日報》竟能先於中國政府幾小時,在1月8日先行發佈武漢P4實驗室分離出新型冠狀病毒的消息。這一動向使英國惠康基金會(Wellcome Trust)會長,熱帶流行病專家法勒(Jeremy Farrar)為首的一些科學家頗為擔憂,法勒本人還在10日於社交媒體上抱怨,稱中國科學家很有可能會為了能將病毒研究結果發到高水平期刊,從而拒絕輕易共享「重要的公共衛生信息」。

但到1月10日,中國復旦大學和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的四個研究小組,分別在全球兩個大型病毒遺傳信息庫發佈了六組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也正是基於這種信息分享機制,中國才緩解了此前發佈信息遲緩時的被動局面,並在1月12日得到了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好評。

雖然中國工程院院士、著名醫學專家鍾南山1月20日表示武漢肺炎「人傳人」,同時強調此次疫情相對較弱。此言論激起大眾高度關注。(視覺中國)

全球知名的科學雜誌《自然》(Nature)也因此在1月19日刊登了美國知名血液、病毒專家劉善慮(Shan-Lu Liu)的署名評論《中國的新型病毒需要國際防控》,此文第一句讚揚中國科學家第一時間向全球研究者公布基因組序列的行動,隨後指出,此次疫情影響雖有限,但隨着時間推移,此次肺炎既有可能因病毒變異而出現「人傳人」症狀。因此,即便中國當局提高防控標準,但此次疫情的傳播仍會因為病毒進化等問題而加快傳播速度。

看到武漢醫護人員如臨大敵的樣子,公眾才剛剛開始想到以口罩等方式應對。(路透社)

於是,從BBC到路透社,再到《紐約時報》等歐美主流政治、財經媒體,他們也大都在這兩種基調下自行發揮。法勒1月12日專門表揚中方在通報疫情上的透明度,以及在「呼吸道感染疾病高發季節,追蹤新型病原體」的努力等評論,也頻頻見於報端。

香港大學的微生物專家袁國勇在前往武漢並返回香港後,於1月21日對媒體表示,中國科學家有了非典爆發的經驗,迅速將這種神秘疾病鑑定為冠狀病毒所導致。他表示在武漢期間,工作人員向他展示了疫情演變曲線和數據,醫生和疫情專家亦都十分配合、透明而合乎科學。至於近日內地確診數字大增,袁相信是由於內地已廣泛應用具針對性的快速測試,且「暫時並非不可控」。考慮到袁氏在病毒研究,尤其是非典冠狀病毒研究領域的權威地位,這一定型發言足以說明很多問題。

日本、韓國、泰國等已經對中國入境遊客加大盤查檢疫力度,譬如近期前往泰國遊覽期間就醫的中國遊客很有可能會在接受診治前先測量體温。(美聯社)

即便是一貫對北京瞠目相見的《外交政策》雜誌,也在1月8日刊發了一篇由兩名醫學專家撰寫的報道《中國防控武漢肺炎的進程值得讚揚》。目前,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也發佈通告,給出了「中國衛生官員已經監測了包括醫護人員在內的數百名密切接觸者的病情,沒有發現其他病例」的結論,

當然,《紐約時報》等媒體還是在18日的署名長篇中表示「專家擔心,疫情或比政府描述的更嚴重」。事實上,質疑中國當局或有隱瞞,也是此次疫情開始後的一種常見基調。不少人引用倫敦帝國學院的醫學專家們設計的一個傳染病學研究模型,並以此模型為基礎做了大量報道。

2003年SARS期間的疫情與恐慌給了中國慘痛的經驗和教訓。也讓西方難以輕易擺脱此案遺留的刻板成見。(路透社)

這個模型認為,武漢國際機場覆蓋1,900萬人口,每日約有3,301人出國旅行,因此,如按中方及相關各國截至1月12日公布的公布病例推算,武漢地區即有可能存在1,700名甚至更多的病毒攜帶者。

雖然無論是英國學者還是世界衛生組織的相關人員,他們都強調這一分析只是粗略估算,並仍有助於官方計劃對疫情的應對措施。但在不少報道中,該估算卻被當做是實情,乃至是中國政府刻意隱瞞疫情的證據。

不過,鑑於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在1月20日表示,認為根據目前掌握的有關此事件的信息,不建議對中國實施任何旅行或貿易限制,各國媒體對此事的報道也有所調整,避免以訛傳訛及造成恐慌。儘管如此,還是有些媒體是更希望博眼球的。

中國在SARS時期對病毒學的摸索,讓北京對此病的防治走過嚴重的彎路,以至於直到當年6月,疫情仍未完全解除。(視覺中國)

同樣是上述的美國《外交政策》雜誌,該媒體於1月20日刊佈一篇署名文章《你該在武漢病毒面前感到多麼驚懼?》(How Scared Should You Be of The Wuhan Coronavirus?),文章開門見山地告訴讀者「中國政府發佈的信息令人懷疑」。作者帕爾默(James Palmer)是《外交政策》的資深記者,曾於2018年哭訴「自己在新疆的線人全部失聯」。雖然帕爾默也強調社交網絡上那些「聲稱武漢醫院到處都是受害者」的文章和故事是未經證實的謠言,但他還是認為「中國政府的提供數字絕對令人懷疑」,而中國的「不透明」和對春節期間國民經濟總值(GDP)的需要,更將讓當局「對健康危機輕描淡寫」。

事已至此,通過對醫界和媒體對此次疫情的報道,可以發現北京此次對疫情的處理,似乎正令專業人士刮目相看。當然,當問題不再局限於疫情,而是上升到意識形態,那就是另一回事。

信者恆信,疑者恆疑,智者只講證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