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問題:白宮的「世紀協議」方案應改名「2020大選宣傳案」

最後更新日期:

自美國總統特朗普就任伊始,便一直表示要於任內以「世紀協議」解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間的領土和國家主權問題。

就在1月28日,特朗普(Donald Trump)與來訪的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於白宮共同公佈了該「世紀協議」和平方案。

美國總統特朗普1月27日先後在白宮會見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左)及以色列反對黨藍白黨領袖甘茨(Benny Gantz)。在與內塔尼亞胡會晤期間,特朗普預告,他的計劃「對所有人都很有意義」,並稱「巴勒斯坦最初可能不想要,但我想他們最後會想要的。」

翌日,特朗普在白宮與內塔尼亞胡發表聯合聲明,概述中東和平計劃。巴勒斯坦方面則未獲邀到華盛頓參加發表會。

白宮發布的和平方案,全書181頁。(Whitehouse)

一份荒謬的方案

整個和平方案共181頁,內容主要介紹未來美國、以色列及巴勒斯坦的關係。其最具爭議之處,在於涉及巴勒斯坦建國的方案。方案重點包括:

1. 承認巴勒斯坦建國,以色列須承認巴勒斯坦國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國家

2. 巴勒斯坦的首府將位於耶路撒冷外東北面的地區(東耶路撒冷,也即被以色列圈禁起來的零散區域),巴勒斯坦可把其命名為任何其他名稱

3. 耶路撒冷成為以色列不可分裂的首都

4. 以色列在西岸的所有殖民地將被納入以色列領土

5. 約旦河谷亦以安全為理由,被納入以色列領土

6. 以色列4年內不得在非其領土的地區建立新殖民地

7. 將建立走廊連接西岸及加沙,讓巴人自由穿梭

8. 確保聖殿山可供任何宗教的人士使用,聖殿山將繼續由約旦管理

儘管和平方案承認巴勒斯坦建國地位,及建立走廊連接西岸及加沙,但方案被指強烈傾向以色列一方。不出預料,巴勒斯坦各方皆表示明確反對與譴責,擔心計劃會導致他們在約旦河西岸(West Bank)、加沙走廊(Gaza Strip)和東耶路撒冷(East Jerusalem)獨立建國的希望破滅,這些都是以色列在1967年「六日戰爭」時奪取的土地。按特朗普如今方案,巴勒斯坦建國面積約為該國戰爭前的84%。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1月28日稱,要對方案說「一千個不」,巴勒斯坦不會跪下亦不會投降,重申巴人會致力結束以色列的佔領。武裝組織哈馬斯發言人則批評特朗普的方案形同入侵,將激起巴人憤怒,重申耶路撒冷一直都是巴人土地。此外,在加沙等地區和約旦等國境內,皆有巴人上街抗議,焚燒車胎、特朗普及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的肖像。

事實上,參考阿巴斯等重磅人物的表態,巴勒斯坦方面雖然語調強硬,但也並沒有進一步的威脅。畢竟,雖然各方對於該「世紀協議」本來就未抱過高期待,但其最終的荒謬和不切實際之程度依舊讓各方詫異,這也讓各方質疑其落實的可能。

與此同時,在當今的政治現實下,巴勒斯坦除了靜觀其變,又能做什麼呢?

特朗普偏袒以色列並不奇怪

無論是文本本身,還是從未邀巴勒斯坦方面參與籌劃的具體安排,這份方案無疑都是極為偏袒以色列的。各方對此也早有預期。

畢竟,特朗普政府於2017年12月便打破歷屆美國政府禁忌,正式承認「三教聖城」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2019年6月,在延期半年後,美國旋與中東各盟國在巴林召開「由和平臻至繁榮」(Peace to Prosperity)論壇,公佈了「世紀協議」的第一部分,主要包括一系列對巴勒斯坦地區的投資計劃,且主要將有賴私企落實,被指「空頭支票」、「欲以金錢收買巴勒斯坦人退讓」。2019年11月,白宮推翻了歷屆美國政府保持約40年的立場,認為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1967年戰爭後實際佔領的領土)設立的定居點合乎國際法。

因此,如今再做這種安排,並不奇怪,尤其是考慮到內塔尼亞胡即將在今年3月迎來以色列大選,而在2019年舉行的兩次大選中,其政黨和盟黨皆未能獲得組建政府所需的半數議席。至於特朗普為了2020年11月美國總統大選所做的「備戰工作」,以及面臨總統彈劾案時的公關宣傳,就更是人盡皆知,無論是中美貿易協議還是以色列,都有這方面的考量。

之所以特朗普會在以巴問題上大費周章,與美國國情是密切相關的。美國普羅大眾對「世紀協議」普遍無感,普通人更關注的當然還是總統彈劾案以及Kobe Bryant不幸墜機身亡。即使是人們談到以巴問題和特朗普的該份方案,大多也是「反對特朗普的人就反對,支持特朗普的人就支持」。

+6
+5
+4

不過,對特定群體而言,情況就不同了。美國基督徒群體和建制派群體,對特朗普該方案應會是頗為滿意的。可以預估,在2月2日的週日禮拜上,會有不少牧師/神父向會眾們講出「感恩上帝藉特朗普賜福於以色列」等表述。而這也正是特朗普最堅定的選民群體之一。

廣而論之,應該說在以巴問題上,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偏自由派的、與國際社會更貼近的、對內塔尼亞胡等以色列鷹派近乎苛刻的立場,並不能代表美國主體;反倒是小布殊(George W. Bush)政府「名義上支持以色列,實際上不做什麼事,一直拖延」的立場,才代表了美國的整體態度;至於特朗普的方案則在偏激之餘,卻也是讓很多美國人「知道有些不對,也知道行不通,但至少聞之令人一悅」。

也因此,特朗普這份荒謬而不切實際的「世紀協議」,根本就不是什麼和平方案,倒不如更名為「2020大選宣傳方案」更為恰當,明顯是為了特朗普和內塔尼亞胡二人的選舉而頒出。

可是,人們也要反問,特朗普此方案固然行不通,但又有誰能給出可行方案呢?

1月28日,特朗普與內塔尼亞胡共同於白宮發佈「世紀協議」方案。(AP)

「拖字訣」可能是當下以巴問題的唯一方案

美國如是,國際社會呢?事實上,國際社會目前也只有一些共識性原則,譬如「兩國方案」、「以政治而非衝突性手段解決」、「任何方案都需要以巴共同參與」等等。誰也給不出準確定案。

以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張軍1月21日在聯合國安理會「中東局勢和巴勒斯坦問題公開辯論會」上的表態為例,中國的態度也是「應繼續堅持『兩國方案』的總目標……堅持以『阿拉伯和平倡議』、『土地換和平』原則和安理會第2334號決議為基準,反對在巴勒斯坦被佔領土興建定居點」。和國際社會一樣,中國也認為「巴勒斯坦問題只能通過政治途徑解決」,「避免採取破壞信任的單方面措施」,可是縱然中國較為特殊的地方在於一直強調通過能夠提高就業、建設產業的經濟發展改善巴勒斯坦現狀,但這畢竟「救不了近火」。

事實上,在以巴問題上,也沒人救得了近火。或者說,該問題也根本非「救了近火」便能解決。

按照美國社會共識及美國政府的態度、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懸殊實力/當地的政治現實、以及中東逐漸改變的敵友關係,以色列進一步吞併巴勒斯坦及巴勒斯坦人的生活空間,其實只是時間問題。

對此,巴勒斯坦心知肚明,卻也沒有辦法解決。當阿巴斯等人拒絕談判,名義上巴勒斯坦不談的原因是拒絕承認以色列,實際上更是因為自己實在沒有任何籌碼。

特朗普政府圍繞以巴問題的相關工作長期由其女婿庫什納負責。(AP)

而以色列方面,排除內塔尼亞胡個人的選舉考慮,當然也更希望與巴勒斯坦共同談出一套可行的方案。但一如以色列前國安顧問阿米杜柔少將(Yaakov Amidror)所講,「當鄰居拒絕賞臉出席,還有什麼選項呢(But when the neighbors are not coming to the table, what's the alternative)」?掌握優勢的那一方,自然是不想白費功夫苦等的。

只不過,若按照特朗普和內塔尼亞胡的方案推行,無疑會激起更多的民間衝突,為進一步的仇恨、暴恐提供土壤。正是因此,國際社會才一直反對以色列鷹派的主張;同樣是因此,特朗普該方案在勢必挑起一波原本可被避免的衝突後,最終未必能獲得落實。

對包括巴勒斯坦/以色列、敘利亞、約旦的大黎凡特區域(Levant)而言,以巴問題是英法殖民中東以及二戰的後遺症,是中東民族國家問題的一大難解之結,是地緣政治的幾大爆點之一,是伊斯蘭文明復興之路的一大挑戰,是如何以和平問題解決衝突的一大現代政治課題;而對世界尤其是歐美而言,以巴問題在上述維度之餘,更是一個牽涉了千年文明宗教傳承的心結。

所以說,這團滅不掉、驅不走的「近火」,所幸還是可以被管控在一定程度內的,而為了避免更多衝突,避免仇恨和暴恐,「拖字訣」,可能真的是綜合各方考量後的目前最佳方案。令這個暫時解決不了的問題,繼續懸而不決,等待時局隨事態演變而迎來更好的契機。

可這畢竟是理想情況,在這過程中,總有諸如美國/以色列選舉、個人政治遺產等其他因素夾雜其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