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視巴勒斯坦存在 特朗普以巴方案純屬美以選舉把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天,以色列向和平邁出了一大步!」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二(1月28日)在喜上眉頭的以色列看守政府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陪伴下,向全球公布其「以巴雙贏」的「務實兩國方案」。自命已為以色列「做了很多事」的特朗普聲言他也要為巴勒斯坦人「做很多事」,否則將對巴人「不公平」。可是,在白宮東廳見證這個「歷史性突破」的賓客當中,連一個巴勒斯坦人都沒有。

此和平方案由特朗普猶太裔女婿、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閉門主理,原計劃於以色列政局穩定後公布。可是,內塔尼亞胡去年兩次大選組閣失敗,上周尋求司法豁免權無果後亦被起訴涉貪罪名,下月2日更將面臨大選挑戰,形勢遠遠未穩。適逢外交成就寥寥的特朗普任期也將結束,此時提前公布「世紀方案」,營造「能歷屆總統所不能」的聲威,時機正佳。

然而,方案卻是以色列一直爭取未果的「願望成真」清單。雖然「兩國方案」(讓以巴用兩個國家的對等地位分治巴勒斯坦一地)向來是巴人的核心要求,也是國際社會共識,可是特朗普版的「兩國方案」卻將巴勒斯坦實際上變成以色列附屬區,只是空得其名。

沒有公平 哪有和平?

首先,方案把緊接約旦的約旦河谷主權給予以色列,又容許以色列將其在國際認可巴人領土約旦河西岸上興建的「猶太定居點」納入其領土範圍,除了使西岸的巴勒斯坦「國土」支離破碎外,更奪去巴人的肥沃河谷土地,並讓其未來領土完全被以色列包圍。

聯合國安理會早在1967年一致通過著名的《第242號決議》,要求以色列撤出其在同年年中「六日戰爭」奪來的土地,指出國際社會「不能接受以戰爭奪得領土」。對此,如今特朗普方案的應對竟是將以色列接近埃及的兩處以沙漠為主的土地作交換。特朗普更大讚計劃將讓巴勒斯坦領土「增大兩倍」,尤其讓人側目。

以色列自上世紀七十年代以來不斷鼓勵猶太人遷入西岸,如今西岸(連同東耶路撒冷)猶太人口已逼近80萬,本來就是非法之舉,特朗普的「兩國方案」可算是掛着「務實」旗號,行「強權即道理」之實。

另外,方案更將「不作分割」的耶路撒冷認作以色列首都,當中更包括巴人聚居、以色列主權不受國際承認的東耶路撒冷,完全沒有理會巴人以這個聖殿所在地為未來首都的「底線」。

更可笑的是,這份長達181頁的文件中只得一處談及「東耶路撒冷」這個關鍵地點,其「東耶路撒冷」一詞卻是用以稱呼東耶路撒冷舊城區往東5公里左右、在以色列非法興建的圍牆以外、只得萬餘人口的東部小鎮阿布迪斯(Abu Dis)。方案聲稱巴勒斯坦人未來可將阿布迪斯定作首都,並建議他們將之改稱為「聖城」(Al Quds),即阿拉伯語中對耶路撒冷的稱呼。這種語言偽術視巴人為可隨意作弄的玩物,毫無對一個民族的尊重可言。

除此之外,方案拒絕自1948年以來多場戰爭造成的巴勒斯坦難民回國,又主張「巴勒斯坦國必須完全非軍事化」,只能有維持國內秩序、反恐的部隊,而未來巴勒斯坦國的空域、水域、邊境關口也交由以色列控制。同時,連接巴勒斯坦全國被割裂各區的道路、鐵路(包括方案提及連接西岸與加沙地區的高速運輸建設),以至連接西岸與約旦的交通,都要經過以色列領土,方案更訂明這些道路須符合以色列的國防安全要求。此等完全向以色列傾斜的安排,將巴勒斯坦弄得「國不成國」。

雖然方案最終以高達50億美元的未來投資作招徠,希望換得巴勒斯坦人支持,可是方案的不公平如此明目張膽,當然沒有人會相信巴人能夠吞下此等屈辱。

以色列在巴勒斯坦人的土地上興建殖民區,並以安全為名興建隔離牆,令巴勒斯坦人尤如生活在巨大露天監獄一樣。(資料圖片)

美以兩國的「極限施壓」

不過,特朗普與內塔尼亞胡對此毫不在乎。早在2017年底,特朗普已正式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一舉斷絕與巴人友善談判的可能。其後,他在內塔尼亞胡盛讚之下更變本加厲:2018年5月,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正式遷至耶路撒冷;2018年9月,特朗普命令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關閉其於華盛頓負責外交的辦公室;2019年2月,美國取消所有對西岸及加沙地區的援助;2019年11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一改美國自1978年以來的官方立場,宣稱西岸猶太定居點並不違反國際法。如此種種,明顯可見是美國的「極限施壓」政策。

雖然以色列承諾在以巴談判的過程中,將停止建設新的猶太人定居點,可是不少現有定居點本已有極大空間繼續發展,例如接近耶路撒冷的馬阿勒阿杜明(Ma'ale Adumim),其面積就與國際普遍實質承認的以色列首都特拉維夫(Tel Aviv)相約。而且,由於此方案絕不可能作為和平談判基礎,其將定居點認作以色列國土的說法,更給予以色列藉口馬上立法將相關地區收歸國有。這可算是「極限施壓」的下一環節。

面對美以兩國的威迫,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直言這是一場「陰謀」,控制加沙地區的哈馬斯組織則聲言「巴勒斯坦將會勝利,特朗普與其方案將掉進歷史的垃圾桶裏」。不過,頑強的言詞背後,巴勒斯坦人卻是無可奈何。

1月28日,特朗普與內塔尼亞胡共同於白宮發佈「世紀協議」方案。(AP)

阿拉伯世界置身事外

在1967年六日戰爭曾以傾國之力支持巴人的阿拉伯國家,今天已變成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樣,只顧討好雙方,務求息事寧人。例如,正當沙特阿拉伯國王薩勒曼(King Salman)致電阿巴斯表明沙特的支持未變,其外交部卻說「感激特朗普政府的努力」。埃及和約旦等與以巴接壤的國家態度也與沙特無異;巴林、阿曼、阿聯酋的駐美大使更出席了特朗普的和平方案發表會;阿拉伯國家聯盟上周六(2月1日)於開羅舉行緊急會議後,也只是像例行公事般反對特朗普方案,指之未有「滿足巴勒斯坦人的最低權利和願望」,未見有實際行動。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外交部就曾發表聲明批評:「這個美以陰謀細節曝光之後,躲在語意不清、模稜兩可的聲明後面,企圖避免面對這個陰謀,是不可接受的。」可惜,如今視伊朗為區內大敵,甚至不惜因此與內塔尼亞胡握手示好、與以色列暗通款曲的一眾阿拉伯國家,並不會因為巴勒斯坦的片言隻語而作出更有力而實際的聲援。

讓人感慨的是,巴方自知阿拉伯國家是唯一可依靠的國際盟友,故其官員在媒體面前只好大談阿拉伯國家的支持,卻迴避任何具曖昧表態的討論,連上述的開羅會議也是阿巴斯力爭下才促成的公關場面。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表明要對方案說一千個不。(Reuters)

特、內二人的政治舞台

其實,特朗普與內塔尼亞胡二人又怎會不知道這個偽兩國方案絕不會帶來和平?此時此刻提出此等方案,其目標觀眾並非巴人,而是他們各自的國內選民。

對於能在地圖上指出巴勒斯坦所在也許已屬不易的特朗普而言,巴勒斯坦人的死活當然與他無關,甚至其以色列政治盟友內塔尼亞胡能否在來月的大選勝出,也未必在他的考慮之列。畢竟,特朗普在公布和平方案前一天同時會見了內塔尼亞胡的國內頭號政治對手、前以色列總參謀長甘茨(Benny Gantz);他在宣布方案時也多次提到對甘茨及其「藍與白」政黨的支持。

說到底,特朗普扶助以色列的最大目標,只是要爭取篤信以色列建成猶太國家是聖經末世預言耶穌基督重臨先兆的部份福音派民眾。據福音派大學惠頓學院(Wheaton College)的整合資料,美國有30至35%民眾屬福音派;而特朗普在2016年大選中曾獲81%白人福音派民眾支持,可見此派選民的投票意願對特朗普何其重要。

對於內塔尼亞胡而言,與特朗普同台宣布和平方案,除了可讓以色列民眾看到他再次「成功爭取」特朗普站在錫安主義一方外,倘若和平方案的契機成功促成以色列在大選前正式將國內法律實施於西岸猶太聚居點,無異有助其艱難的選戰。

從實際層面上說,對美國而言,以色列只是國內芸芸政治議題中的一小塊,和平方案最多只能稍助特朗普選情;對以色列而言,由於特朗普同時「加持」其政敵甘茨,內塔尼亞胡能從這個和平方案上奪得多少選戰優勢屬未知之數。可是,特朗普和內塔尼亞胡二人眼見選戰勝負只差分毫,不顧一切使出渾身解數,演出這樣的一場政治戲碼,最終未必能成為大贏家,卻害苦了長年身處水深火熱、期盼獨立建國的巴勒斯坦人。

上文刊登於第199期《香港01》周報(2020年2月3日)《無視巴勒斯坦存在 特朗普以巴方案純屬美以選舉把戲》。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