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意大利疫情突然擴散的警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日,意大利成為了亞洲之外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COVID-19)擴散最為嚴重的國家。2月23日,意大利的確診病例突然激增79例,並且出現了第三例死亡病例,累計確診病例達到了152例。

意大利總理孔特(Giuseppe Conte)當天下令,意大利北部11個市鎮採取封城隔離措施,50,000人面臨出城限制,並且違反防疫要求者將面臨刑事指控和高額罰款。多個城市學校停課、狂歡節和意大利足球甲組聯賽被紛紛取消。

當輿論開始把意大利北部的倫巴第大區(Lombardy)的科多尼奧(Codogno)稱為「歐洲的武漢」,這也絕對不可能是意大利一國、或是倫巴第一地的問題,疫情的擴散對於世界其他國家,特別是歐洲的英、法、德、奧地利、瑞士等周邊國家都是更大的警示。

應該說,意大利對於武漢肺炎並非沒有警惕,此前意大利採取的停飛、機場檢查以及醫療準備的措施都有實施,且確診病例的增多也可能和病例檢驗的範圍有關。案例激增的原因現在還很難說,是否和意大利的防疫和防控措施有關係,下結論為時尚早。不過,這一過程中的出現的一些現象還是值得外界注意。

第一:入境限制不代表萬無一失

疫情在倫巴第局部爆發之後,不僅世界各國很震驚,孔特也對病例的爆發式增長表示「驚訝」,且承認措施的效果不佳。或許,這種驚訝來自於意大利此前已經相當嚴苛的停飛措施。

意大利在1月31日就宣布中意之間的直飛航班停飛,是歐洲採取該措施的第一個國家。1月30日兩名武漢遊客在羅馬確診為新冠肺炎,第二天停飛措施開始,配合嚴格的入境檢查措施,決策非常果斷,同時和世衛組織(WHO)歐盟疾控中心保持了密切的溝通。

然而嚴格的入境措施並沒能完全阻隔病毒的傳播,雖然根據推斷,病毒的源頭可能來自於轉機到達意大利的感染者,但是疫情的擴散至少說明,入境限制並不能確保防疫的萬無一失。

2月9日,意大利衛生部門開會討論疫情,根據其官方的信息,會議內容決定加強針對新冠病毒對醫生、護士和保健專業人員的專門培訓。此前的1月底,衛生部門明確表示,國家健康服務具有足以應付任何可能情況的專業精神、技能和經驗。這是否說明此前一些地區或者一些醫療領域的準備並沒做到充足?或是培訓並沒做到完全?

威尼斯狂歡節2月16日開始,也屬於倫巴第大區的米蘭在2月18日開幕,這些大型的聚集活動都是在最後幾天才緊急叫停,時裝週閉門舉行。當然,任何城市都不可能因為寥寥幾個病例而取消所有活動,不過這是否反映出羅馬對最先發現的病例採取隔離措施之後,北方地區存在一定的僥倖心理?

封城措施之後,《紐約時報》採訪封鎖地區的居民,很多人都表示了驚訝,一位女士稱「政府應該早一點讓人們知道這個病毒有多危險」。威尼託的地方長官則表示曾處理過多種自然災害,但是「這絕對是最糟的情況」。這是否說明在社區層面,人們此前警惕性還並不夠,或是當地政府沒能徹底引起居民的防疫意識呢?

這些問題並沒確定答案,但值得其他地區和國家思考。由於新冠病毒的傳播性和治療方式上還存在許多未知,疫情發展的不確定性極強,特別是在意大利的「零號病人」仍未找到的情況下,存在的風險往往超過預估。在採取必要措施防止病毒流入的同時,政府、醫療系統、社區乃至個人的防疫措施也都應盡力完善,意大利的情況至少說明,防疫這一病毒需要全面的策略。

就在倫巴第疫情激增前的幾天,米蘭還舉行了著名的服裝節。(AP)

第二:及早應對民眾對疫情爆發的恐慌

應對疫情從不止是應對病毒而已。在米蘭以及倫巴第的其他地區,已經出現了不小的恐慌情緒和搶購物資的情況。

在香港搶購口罩的浪潮褪去之後,意大利民眾也出現搶購醫療物資的現象。意大利口罩商稱「10天用掉了10年的庫存」,據稱一盒100片的口罩價格已被炒到100歐元(約合850港元)。

除此之外,被隔離地區的人們也擔心生活必需品物資不足,超市擠滿搶購的人群。法新社(AFP)記者目睹了科多尼奧附近小鎮裏,超市門口排起長隊,帶着口罩的人們急忙把貨架上的東西塞滿購物車的一幕。一名男子大呼「為幾個三明治打架,太沒人性了」。這一幕也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一個月之前的武漢,超市貨架被搶購一空的景象。

恐慌和擔憂往往比病毒傳播地更快,相信意大利官方在此之前已經對物資供應有所安排,但是疫情的突然擴散仍然讓一些地區顯得有些措手不及。恐慌也往往比疫情本身更可怕,所以各國在設計防疫措施時,如何儘早的用物資儲備和疫情知識去安撫民眾,也是躲不開的問題。也只有儘早應對甚至是提前預防這種社會恐慌,才不至於出現更大的動亂,亦不會重演武漢當時的緊急局面。

民眾的恐慌情緒同樣在意大利北部蔓延,23日許多當地超市的食品被搶購一空。(AP)

第三:加強政府內部和地方之間的協調

國有國界、區域之間的治理常常各有不同,然而疫情難以預測,可能出現在任何一個地方。意大利的疫情同樣給政府帶來挑戰,而外界尤為擔心的一點是近年來本就政治鬥爭不斷、政府幾近癱瘓的意大利,能否有效面對這場疫情。

這種擔心並非空穴來風。疫情在中國被發現之後,意大利極右翼聯盟黨的領袖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從煽動排外情緒,到後來攻擊托斯卡納地區的左翼執政政府,疫情擴散之後還藉此議題說孔特政府如果無法保護意大利人民,要求其辭職。

對於防疫措施,不同黨派共商策略很正常,但是以此作為政治話題相互攻擊,不僅不能解決問題,還會降低政府的行動力。不幸的是,這樣的情況在歐洲很多國家都可能發生,比如法國的極右翼領袖勒龐(Marine le Pen)就在呼籲關閉法國邊境,又可能引起一場爭鬥。

和很多國家一樣,意大利並非中央集中體質,各地方的醫療系統和防控政策都有細微差別。本就需要加強防疫的相互協調,如果再加上政治的操縱,只會讓問題更難以解決。這一點值得更多國家警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