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至尊公主號靠岸 美國疫情還有多少犧牲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截至當地時間3月9日,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同行的豪華郵輪「至尊公主」號終於按計劃穿過金門大橋,進入三藩市大灣區的奧克蘭港進行隔離檢疫措施。這距離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3月6日宣布「郵輪會停留在非商用港口」的方案,已經過去了72小時。

對船上的三千多名遊客和乘員來說,煎熬才剛剛開始。在3月6日檢出21名患者之前,船上包括疑似患者在內的所有人仍能不受限制,正常活動。由於船上除去旅客客艙之外的空間都是「污染區」,這意味着船上所有人員大都可能染疫,「至尊公主」多漂浮一天,船上就會多出現幾個患者。

事實上,每個知道「鑽石公主」號是如何在日本滋生疫情的人,想必都清楚該怎麼處理類似問題。但華盛頓方面終究沒有吸取教訓,更不用說採取斷然措施。這場風波中的感染者不免就成了美國當局「防疫」措施的犧牲品。而這一切也只是個開始。

被拋棄的人

「至尊公主」在三藩市近海繼續遊蕩,並在疫情籠罩下等待進港,這似乎也可算是來自美國高層的恩典。因為這條船一度面臨「不能靠岸」的命運。

在3月7日的一次採訪中,特朗普還明確表示,他希望郵輪上的三千多人留在原地,因為郵輪船員一旦落地,那麼美國國內的確診數目就有可能因此大幅增加。特朗普還特別強調「至尊公主」的疫情並非美國的問題,因此美國本不應對此負責。此前,美國媒體曾暗示過「至尊公主」號上的疫情可能是來自墨西哥,但在3月4日時,也有迹象顯示該船的患者可能是在夏威夷染病。但美方對此已不再繼續追究了。

美國各界原本就激憤於「特朗普只在乎感染數字」,如今更在「至尊公主」號上看到白宮只問結果,並不特別在乎疫情的源頭,也不會斷然在疫情發生地區採取措施。一旦相關人等不幸染疫,他們就只會成為華府方面嫌棄的數字,而非需要及時救助的民眾。

「至尊公主」號從3月6日開始才封閉遊客艙室,開始隔離,這使得船上三千多人實際上只能在海上聽天由命。(美聯社)

↓↓↓想知「至尊公主號」郵輪的情況,請點擊放大觀看圖輯:

+4
+3
+2

當然這並不是白宮面對疫情時的全貌。在救治新冠肺炎的進程中,特朗普政府不僅敦促各大藥企在「幾個月」時間內開發出新冠肺炎疫苗,他還始終強調,美國疾病和控制中心(CDC)以及各地公立衛生機構將免費為公眾提供新冠病毒感染檢測。被特朗普任命主管疫情管控的副總統彭斯也宣布,新型毒核酸檢測費用將涵蓋在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醫療補助(Medicaid)和私人保險承保計劃範圍之內。這一決定緩解了美國人對核酸檢測費用的擔憂。

但是,美國目前也約有2,700萬人沒有任何形式的醫療保險,投保不足的人甚至更多。美國《國會山報》認為,美國僱主提供的醫療保險計劃平均自付額高達1,650美元,公共保險以「奧巴馬醫保」最普遍的青銅計劃為例,自付額則高達6,000美元。由於美國人普遍沒有儲蓄習慣,有專家就擔心,經濟負擔可能會導致一些人放棄新冠病毒檢測,從而可能導致病毒的進一步傳播。

下一個犧牲品

事實上,就在美國開始全力應對疫情時,作為犧牲品被拋下的人甚至不僅僅包括一般民眾,參與搶救的一線醫護人員甚至也有可能成為被犧牲的對象。在3月5日時,美國最大的註冊護士組織,全美護士聯合會(National Nurse United)公布了一項涉及6,500名護士的調查報告。報告指出,僅有29%的受訪護士的所在醫院有劃定隔離區,收治新冠患者的計劃,只有44%的護士得到了防疫相關培訓。

不過,新冠病毒終究是覆蓋全社會的一種災難。它不僅僅會戕害平民,也不會放過政要。在3月5日,美國國防部「五角大樓」已發生人員感染,美軍也出現病人。隨着局勢的日益嚴峻,到8日,美國過敏症和傳染病權威Anthony Fauci甚至談及了未來可能的「封城」方案。這種明確表示疫情已經超出了可防、可追蹤的範疇的表態比起彭斯等人此前的措辭形成了對比。

但總的來說,以特朗普為首的華盛頓方面仍然在疫情當頭之際釋放樂觀信號。在近期的一次採訪中,特朗普不僅稱自己「一點都不擔心」新冠疫情,他還強調,當局不會因此取消任何政治集會。

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目前距離11月的總統大選還有8個月,共和黨和民主黨兩黨的初選競選活動正如火如荼進行中。但考慮到全美至少28個州已發現確診病例,紐約州等地還出現「超級傳播者」,在史無前例的新冠肺炎已在美國出現持續人傳人的趨勢時,美國公共衛生、醫學、法律、經濟學等各界學者雖寄希望於「政策制定者和領導人的反應」,但當此次疫情危機已經與政治問題牽涉起來時,美國爆發疫情的程度和影響就更難以預測。

美國基層醫療機構在面對新冠肺炎這一烈性傳染病時,防護服等裝備嚴重不足。(路透社)

截至3月9日,美國全境已經有624個病例,死亡24人。隨着疫情問題的發展,外界的爭論也逐漸從CDC檢測患者的效率轉移到各地如何有效應對患者的診療,如何控制疫情蔓延上。

有專家認為,美國當局在近六周以來未能有效管控疫情的蔓延,也沒有在檢驗、檢疫物資的生產、調配上下功夫。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長阿扎爾(Alex Azar)指出,美國庫存的N95口罩數量為1,200萬片,但醫護人員可能需要3億隻,也就是還有2億多片的缺口。雖然美國可根據1950年朝鮮戰爭時期通過的《國防生產法案》,有權強制企業轉產,包括生產口罩、防護服、藥品等防疫物資。但這一切都需要時間。

說到底,新冠肺炎本身已經是個複雜而龐大的綜合治理問題,當美國將其染上政治化的色彩時,病毒的具體問題及破壞力會因政治化而被放大,考慮到短時間內大規模封城、隔離大量人口之類的行動幾乎不可能在美國出現,特朗普當局在此後會在疫情下製造多少犧牲品,這個問題恐怕誰都不能回答。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