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偷襲」美股 石油戰如何影響全球經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周,正當美國政府應對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手足無措之際,中東產油大國沙特阿拉伯成功「偷襲」美股:沙特國營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在前一星期的周五(3月6日)突然發起「石油價格戰」-宣布大幅降價增產,引發國際資本市場恐慌;上周一(3月9日),美股開市僅數分鐘,三大指數均暴跌近7%,觸發熔斷機制。上周三(3月11日),美股再次暴跌,翌日恐慌繼續加深,再次觸動美股熔斷機制。這場石油價格戰究竟是短期波動,還是將導致長期衰退,下一步又將如何影響全球經濟走向?一切的答案都隱藏在對美國信心的背後。

從2015年美國解除石油出口禁令以來,美國原油出口量從2016年的每日約59萬桶增長到了目前的近300萬桶。美國已經從世界上最大的石油進口國,一躍變為出口國。美國與沙特,乃至整個中東的關係由此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

反戈一擊戳破特朗普「牛皮」

一方面是沙特佔世界石油市場的份額在大幅減少,一方面是不斷貶值的美元。更致命的是,美國還在要求沙特將本就貶值的美元換成美國的債券,或者購買更多的美國軍火。這種打着「美國優先」旗號「坑隊友」的政策,當然引起了沙特的不滿。

伴隨油價暴跌,俄羅斯亦放任盧布貶值。短短一個月的時間,盧布兌美元已經由2月中旬₽64跌至3月15日的₽74。圖為3月10日,莫斯科一家換匯店鋪展示美元及歐元兌盧布的匯率。(AP)

為了平息沙特的怒火、佈局中東,特朗普政府給沙特推銷了一套看似完美的「分肥」方案。首先,沙特帶頭減產,抬高石油價格。之後,美國將通過制裁俄羅斯、伊朗等國,以及對敘利亞的打擊,減少他們的出口。屆時,沙特和美國就可坐享國際能源市場和石油定價權。然而,兩年過去了,沙特等到的卻是美國接連的失敗和「出賣」。在軍事上,美國的策劃不僅在敘利亞、也門接連失敗,更不敢對伊朗直接動武。在經濟上,美國的制裁儘管使俄羅斯經濟陷入困境,但並未逼迫歐盟和中國放棄購買俄羅斯石油。相反,美國的施壓促使俄羅斯加速和中國達成了更大規模的「貸款換石油」協定。

最終,沙特發現美國開出的只是空頭支票,對於國際原油市場的「硬骨頭」,特朗普除了「吹牛皮」之外一個也搞不定。美國已經無法像當年海灣戰爭那樣乾淨利落地擺平對手,也不願意為了盟友的利益而折了血本。美國現在更像一個商人,總是在交易的最後關頭「藝術性」地達成妥協。正是通過一系列的妥協與談判,美國單方面與中國、歐盟達成了更大規模的能源出口協議,趁機大肆搶佔了世界能源市場,並在去年下半年超越沙特,成為全球第一大的石油、天然氣出口國。

於是,忍無可忍的沙特,終於趁着新冠疫情在美國蔓延,特朗普自顧不暇之際,借3月6日石油減產談判的破裂發動了「石油價格戰」。儘管以沙特的經濟實力,威脅可能只是短期和試探性的,但是,這也足夠讓全世界看到,不僅俄羅斯、中國、伊朗這樣的國家可以「制衡」美國,就連像沙特這樣的美國鐵桿盟友都可以「反戈一擊」,並讓美國經濟陷入恐慌,從而逼迫特朗普作出妥協。

美國頁岩氣藏債務炸彈

當今世界是什麼在支撐美國資本市場不斷高漲?不是商品,更不是氾濫的美元,而是信心。人們相信美國對於全球局勢和資本安全有着足夠的控制和保障能力。然而,沙特發動的石油價格戰卻打破了這一切-美國在經濟上的虛弱,以及特朗普在政治上的軟肋已經暴露。美國股市在經歷了短期恐慌之後,將面臨美國「信譽破產」的連鎖反應。

其中,最容易看清楚的就是美國頁岩氣產業引發的債務危機。這場突如其來的石油價格戰引發了全球能源市場恐慌,全球兩大原油基準價格齊聲急挫-美國西德克薩斯輕質原油(WTI)期貨價格收盤跌至每桶31.13美元,跌幅達25.58%;倫敦布蘭特原油(Brent)期貨價格收盤跌至每桶34.36美元,跌幅達24.81%。國際原油價格已經跌至美國頁岩氣開採折合每桶30美元至40美元的盈虧線以下。在新冠疫情影響全球經濟的背景下,石油需求下降,油價本就低迷,如果沙特依然決心實施「降價擴產」的報復計劃,那麼不出一年,甚至只需要幾個月,美國頁岩氣出口將遭受致命打擊。

對開採成本遠高於沙特及俄羅斯的美國頁岩油產業而言,油價暴跌勢將造成衝擊。(Getty)

國際評級機構惠譽(Fitch Ratings)的數據顯示,僅2018年,美國破產倒閉的100餘家頁岩氣相關企業,就已經形成了近400億美元壞賬風險。2020年至2022年還將有接近2,000億美元的債務即將到期。隨着油價下跌,這些美國頁岩氣企業的盈利都將轉負,還債無望,只能通過「借新還舊」不斷積累債務的方式艱難度日。而且,隨着油價預期的走低,以及頁岩氣後期開採成本的顯著增加,其債務評級已經接近「垃圾級債券」,融資成本也將大幅上升。新一輪惡性循環已經啟動。

頁岩氣公司債利率的大幅上行,將帶動整個美國市場公司債利率的上漲。將近三萬億美元、接近美國公司債市場50%的BBB級債券有可能繼續降為「垃圾級」。由此引發的各類金融衍生品和連帶信用風險的爆發,將給美國經濟帶來更大打擊。

中俄是否再次加碼?

現在的問題是,面對美國展現出的虛弱,沙特是否有能力將低油價「死扛到底」,俄羅斯和中國又是否會暗中「加碼」,直至刺破美國股市的泡沫,讓全球陷入再一次經濟危機。

顯然,沙特並不具備這種能力。沙特雖是石油出口大國,但其石油財富不僅沒有形成國內的有效產業積累,而且與西方資本市場密切捆綁。據美國政府早前透露的資料,沙特持有的美國政府債券已達1,168億美元,約為佔GDP的15%。此外,僅沙特王室目前在美國的直接投資預計就在3,000億美元以上。沙特其實早已把出口石油換來的大量財富「歸還」美國。

3月6日,OPEC與俄羅斯的石油減產談判破裂。相比於沙特的忍無可忍和俄羅斯的「不死不休」,剛剛富裕起來的中國不會願意冒險與美國「玉石俱焚」,反而擔心特朗普政府在走投無路下再次啟動的量化寬鬆政策,實施「金融冒險」。(路透社)

此外,沙特的財政收入80%以上來自石油出口,同時,沙特王室還不得不用高額的福利和補貼來維持國內的穩定和各派勢力的支持。按照沙特財政部數據,去年國際原油價格在每桶60美元左右,沙特的財政赤字就高達349億美元。若原油價格保持在35美元,那麼2020年的沙特財政赤字將突破GDP的15%。如果油價進一步跌至30美元以下,那麼最先崩潰的不是美國頁岩氣企業,而是沙特財政。因此在此次石油價格戰中,沙特只是宣布了降價,擴產計畫則被延遲到4月份,這無疑更多是在對美國發出警告,並留出了妥協的時間。

現在最難以確定的是,俄羅斯是否會在沙特「降價擴產」的基礎上繼續加碼,假戲真唱,以徹底打垮美國的頁岩氣產業。美國多年來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已經使得俄羅斯經濟全面「去槓桿」化,很少會受到美國金融市場崩潰的影響。並且,通過縮減財政開支、大量儲備黃金,俄羅斯國內已經形成應對低油價和盧布貶值的機制。按照一些分析人士的預測,俄羅斯可以長期接受每桶42美元左右的油價水準。但是長期保持在每桶30美元以下的水準,以擊破美國頁岩氣產業的債務泡沫,單憑俄羅斯將難以實現。

因此,下一步的關鍵是看中國的判斷和選擇。相比於沙特的忍無可忍、俄羅斯的「不死不休」,剛剛富裕起來的中國不會願意冒險與美國「玉石俱焚」,反而擔心特朗普政府在走投無路下,再次啟動量化寬鬆政策,實施「金融冒險」。畢竟,按照中國政府在新冠疫情之後的改革部署,在資本市場上,中國其實也在積極謀求人民幣向全球的擴張,從而客觀上與美元「搶佔」空間。因此,與其逼迫美國「困獸猶鬥」,不如「適可而止」,既保持美國的購買力,同時保持俄羅斯石油對美國資本市場的威脅,把美國的精力繼續牽扯在中東,逐步消耗美國的實力。

因此,在缺少外部合力的情況下,此次石油價格戰將難以進一步演化成由頁岩氣引發的債務危機,更多地只是捅破了一個「美國復蘇」假像-美國在經濟上的虛弱,以及特朗普在政治上的軟弱已經暴露。正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席勒(Robert Shiller)預計的那樣,特朗普的權力敘事邏輯已經被打亂,兩到三年之後才會爆發的衰退將提前到來。

上文節錄自第205期《香港01》周報(2020年3月16日)《沙特「偷襲」美股 石油戰如何影響全球經濟》。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