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特朗普抗疫「自救」 民主黨勝算反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此前一直唱淡新冠肺炎疫情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周三(3月11日)終於在莊嚴肅穆的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向國人發表有關疫情的全國講話,將這場已在當地爆發的「恐怖感染」歸咎外國,禁止歐盟神根公約26國旅客入境30天。但此舉未能安眾人之心,標準普爾500指數翌日急跌9.5%,逼得特朗普不得不於上周五(13日)宣布緊急狀態令「補鑊」,及後更表明接受眾議院民主黨「政敵」主導的疫情援救法案。

截至上周六(3月14日),美國確診人數突破2,900人,死亡人數接近60,疫情蔓延全國49州,以西岸華盛頓州、加州和東岸紐約州等擁有人口較密集城市的州份尤為嚴重。[至美國時間本周一(16日),其確診人數已超過4,660人,死亡人數為85。]多州已宣布學校停課,取消公眾活動,企業讓員工在家辦公,各種選舉集會和辯論也不再讓民眾現場參與,連NBA也決定終止本季的餘下所有賽事。

同時,「社會疏離」(social distancing)等個人衞生概念,以及「拉平曲線」(flattening the curve)等專業防疫用語,也變成了24小時新聞媒體的流行用詞,可見疫情已成為無人能夠迴避的重大議題。連曾接觸多名確診人士的特朗普也迫於外界壓力接受了病毒測試,幸而結果呈現陰性。

負責統籌全國抗疫政策的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表示全美將有2,000個實驗室可進行新冠病毒檢測,以補足過去一個月美國國內檢測能力嚴重不足的問題。(路透社)

遲來抗疫 錯漏百出

根據特朗普的應對方案,所有醫療保險將會把新冠肺炎檢驗列入保障範圍之內,並豁免相關定額手續費;抗病毒治療的規管將獲縮減,以讓藥物能盡快面世。另外,緊急狀態令將開放500億美元資金供各州使用,並授權醫療部門放寬各種法律規管,讓病人可更容易接受遙距診斷、醫院可更有彈性地運用既有資源和徵用外來醫護。

特朗普又說服沃爾瑪(Walmart)、連鎖藥房CVS Health等銷售點遍布全國的零售商設置免下車(drive-through)病毒檢測點,並接受私營實驗室參與檢測,更承諾在本周內提供140萬個可用檢測,以回應美國檢測嚴重落後的問題。

在經濟層面,白宮將要求國會提供500億美元撥款,給予受疫情影響的小企業和地區應急;財政部也將暫緩部份個人或企業的稅收,預計可為市場提供額外2,000億美元的流動性。另外,繼上周四(12日)承諾為市場提供高達1.5萬億美元流動性後,市場普遍預料,聯儲局將於本周三(18日)議息時再大手減息四分三厘。[美國時間上周日(15日),聯儲局未等及議息,突然減息一厘至接近零息水平,並向市場注入高達7,000億美元資金;不過有關措施未能消減市場驚恐,標普500指數周一(16日)下跌12%,為1987年黑色星期一以來最大跌幅。]

股市屢見低點,讓特朗普不得不認真回應疫情。(路透社)

特朗普之所以驚覺新冠疫情嚴重,而再非民主黨的「新騙局」,一方面是其多位共和黨盟友和「第一女兒」伊萬卡(Ivanka Trump)已開始自我隔離或留家工作,多位與特朗普曾有親身接觸的人士也相繼確診,對於有潔癖的特朗普而言,疫情已成切身威脅;另一方面,疫情也「傳染」到美國股市,威脅到特朗普的經濟「成就」,隨時使其連任戰失敗告終—標準普爾500指數上周比2月19日高位回落近20%,並兩度因下跌超過7%而啟動了停止交易15分鐘的熔斷機制。

上周初仍將新冠疫情比作流行性感冒的特朗普,此前已被指在白宮中營造出「疫情小事他不必知道」的氣氛。而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堅持自行研發病毒檢驗」、「長達數周時間拒絕認可地方自行檢測防控」等情況也飽受批評。

在失信於民的情勢下,特朗普的兩次莊嚴講話卻「錯漏百出」。在上周三演說之後,特朗普就被迫馬上修正他在演說中指對歐盟國家的入境限制「將不止」實施於貨物的說法,澄清貨物不會受限,似乎是在講話中把「將不會」誤說成「將不止」。另外,他在演說中聲言醫療保險將為新冠肺炎「治療」豁免定額手續費,後來卻更正為只包括「檢驗」而不包括治療,對病人而言,兩者卻是天壤之別。

到了上周五宣布緊急狀態「補鑊」時,特朗普特別點名Google,指後者已有近1,700名工程師正在建立可助民眾「決定是否需要接受病毒檢測」並在全國範圍「安排附近方便地點進行檢測」的網站。其後,Google方面卻大潑冷水,指系統只在起步階段,正計劃先在三藩市灣區進行測試,與特朗普的豪言明顯不符。

雖然特朗普個人支持度並未明顯受到疫情打擊,不過尚記得特朗普過去淡化疫情言論的美國民眾,此刻看到股市大跌、在地確診數字急升、以及經濟下行已難避免的事實,難免對錯漏百出的特朗普信心動搖。

造就「抗特朗普」良機

對此,民主黨人當然想把握機會顯示自己在抗疫上的領導能力。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聽罷特朗普上周三全國演說後,馬上在深夜公布民主黨過百頁的疫情應急方案,去除特朗普主張的薪資稅減免措施,提出有薪病假、有保障的家庭或醫療長假、全面免費病毒檢驗、基層食物資助、加大失業救濟等多項揩施。

佩洛西親身與財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連日交涉,單在上周五一天就與後者通話13次。雖然特朗普同日仍表示不願接受民主黨方案,不過他在周六清晨終於讓步,使眾議院在兩黨議員支持下通過法案,成為繼早前83億美元醫療撥款後另一波由國會主導的抗疫措施。佩洛西表明民主黨已着手籌備下一波抗疫法案,擺明是要與特朗普搶佔抗疫「頭條」。[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周一表示將提出至少價值7,500億的開支法案去對抗疫情影響,當中包括資助醫療開支、暫緩聯邦欠債還款、暫停贖回房屋、支援小企業等項目。]

另一邊廂,在上周二(10日)六州同日初選大勝左翼對手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民主黨「頭馬」兼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除了主動成立專家委員會去減除其競選活動可能造成的傳染風險外,更於上周四緊隨特朗普演說,親自在美國國旗前發表有關對抗疫情的談話,批評特朗普怪責他國,並詳細列出全面的抗疫方案,儼如當選總統一般,與國會民主黨人一唱一和,左右夾擊特朗普。

在疫情不止之際,民主黨向來主打的醫療政綱更是適逢其時。醫療保險此刻已不是政策討論,而是不少美國人切身感受到的問題。有人到醫院尋求新冠病毒檢驗,獲得過萬美元收據,最終卻不合接受檢驗的資格;有人因為沒有醫療保險而不敢主動尋求檢驗—類似的新聞故事已成家常便飯。

根據去年12月的一項調查,有25%受訪美國人自身或其家人因為醫療費用問題而押後嚴重病症的治療;沒有任何醫療保險的人數也由2016年的2,560萬升至今天超過2,750萬人。在此等情況之下,無論是桑德斯主張直接取消私營醫療保險的「全民醫保」,還是拜登以公營醫保進入市場競爭的做法,都勢將擴大保障範圍與醫保的普及性,明顯將特朗普成功爭取將新冠病毒檢驗(而非治療)列入保障範圍的「成就」比下去。

另外,美國人對奧巴馬醫保的觀感在2017年特朗普上台後出現逆轉,支持的民意愈走愈高,從2017年的48%支持對42%反對,到今年2月其差距已拉開至55%對37%。當醫療問題繼續為民眾關注,甚或陸續出現未受保者染病的案例,民主黨的醫療牌將是對付特朗普和共和黨人的選戰利器。

經濟牌重回民主黨之手

美國經濟在大選年走進下行軌迹,更是特朗普的終極噩耗。本來在經濟向好的情況下,民主黨人手中只有財富重新分配的牌,連談經濟政策的本錢也沒有。然而,經濟形勢逆轉,民主黨就有了打經濟牌的契機。

拜登與桑德斯在辯論台上雖互有攻擊,可是槍口對準特朗普這一點卻是極其明確。(路透社)

當民眾逐漸將目前的經濟形勢與2008年金融海嘯作類比之時,民主黨的籌碼更是愈積愈多。如今拜登已開始向底特律(Detroit)的汽車工人宣傳他的「死黨」奧巴馬與他如何在金融海嘯之後挽救了美國汽車業。未來經濟若再走下坡,奧巴馬將美國經濟帶回上升軌迹的歷史,也將會被拜登當作自己的政績一般宣揚。

相較之下,特朗普起伏不定、四面開弓的貿易路線、除了減稅以外乏善足陳的經濟政策,定將成為競選負擔;而他的保護主義傾向更會讓民眾重新憶起上世紀三十年代經濟大蕭條的慘痛歷史。才剛領導美國陷入抗疫困境、經濟由盛轉衰的特朗普,面對拜登炫耀其挽救經濟的往績,也將無成就可拿出來比較。

即使民主黨最終驚人地選出桑德斯作為總統候選人,其「綠色新政」的環保投資、全民保障就業等美國前所未見的左翼財政政策,至少能給予美國民眾一個確實可見的經濟新路向。而特朗普歷來刺激經濟只有減稅、去除規管、間接壓迫聯儲局放鬆銀根等三道板斧,這些板斧更很可能在選前就被經濟狀況證為無效。

特朗普在其全國演說中向國人保證「這不是一場金融危機,這只是一段我們作為一個國家、一個世界將能合力跨過的短暫時刻」。這當然是他發自內心的殷切期望。可是,期望之所以為期望,正是因為它有可能落空。

上文節錄自第205期《香港01》周報(2020年3月16日)《特朗普抗疫「自救」 民主黨勝算反增》。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