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優先組閣權 內塔尼亞胡藉新冠疫情翻盤?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流行全球,改變了不少國家的政治遊戲規則。遊戲規則向來決定勝負誰屬,經歷兩次大選組閣不成、第三次大選更失去優先組閣權的以色列過渡政府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正想趁遊戲規則的改變而扭轉大局。

本周一(3月16日),以色列第二大黨「藍與白」(Blue and White)領袖甘茨(Benny Gantz)正式獲總統里夫林(Reuven Rivlin)授權籌組政府,使屬於第一大黨利庫德集團(Likud)的內塔尼亞胡失去優先組閣權。正如外界對本年3月2日大選前的兩次大選結果的判斷一樣,大家心裏面都在想這位在任近11年、幾乎可在以色列稱王的總理是否終於到了「告老歸田」的時刻。

不過,此刻新冠疫情正盛,以色列已有超過330個確診病例。這危機就給予了內塔尼亞胡翻盤的新契機。

特拉維夫海灘上空無一人。以色列將於本周四(19日)正式落實禁止非必要出行的命令。(路透社)

反對派初步協調 仍難成大器

首先,即使沒有疫情因素,「藍與白」要能夠籌組政府,本已困難重重。當中主因是,以色列國會120席中只有61席可廣泛歸類為「反內塔尼亞胡」陣營,然而這個陣營當中卻是從左到右的政治光譜全包。先有堅持反對內塔尼亞胡的中間派「藍與白」,往右則有世俗化猶太復國主義派系「以色列我們的家園黨」(Yisrael Beiteinu,「家園黨」),往左則有傳統的左翼政黨同盟,以及現擁有15席的第三大黨阿拉伯人政團「共同名單」(Joint List)。

上述四種勢力要組成聯合政府是天方夜談——特別是「藍與白」的部份成員和「家園黨」都堅拒與阿拉伯人合作。因此,除卻利庫德集團,以及其教士派系盟友之外,「藍與白」大概只能在「共同名單」的支持下,組成少數派政府執政。

甘茨之所以能以第二大黨領袖的地位獲得優先組閣權,正是因為這四般勢力終於能達至初步的協調,各自向總統表明支持甘茨的意向,才壓下內塔尼亞胡派系。

內塔利亞胡聲言以色列本周內每日可進行3,000個新冠病毒測試。(路透社)

可是,要如何一方面得到「共同名單」支持,另一方面又不會讓民眾感覺到新政府有阿拉伯人參與,卻是極其困難的政治化裝難題。目前,沒有任何人能看到解方。這就正好為內塔尼亞胡所利用。

四道立法 務求先斬內塔尼亞胡

不過,這次「共同名單」自動自覺的團結支持甘茨,而一直主張利庫德集團踢走教士派系與「藍與白」合作的「家園黨」領袖利伯曼(Avigdor Lieberman)也轉向為甘茨背景。此等「反內塔尼亞胡」陣營的合作默契,的確為以色列政治開出了一些新的可能性。

目前,在內塔尼亞胡正式被起訴3宗涉貪等罪名的背景下,「家園黨」和「藍與白」已在周一分別提出4條「踢走內塔尼亞胡」的法案。「家園黨」提出讓國會議員可以暗票踢走受起訴的過渡政府總理,明顯為內塔尼亞胡「度身訂造」;「藍與白」則提出限制總理任期於兩屆、禁止正面臨刑事起訴的人士擔任內閣官員或總理、禁止被正式起訴的國會議員負責籌組政府等三項立法。

對內塔尼亞胡而言,上述任何一招都是「殺着」。問題是,除非利庫德集團或教士派系集體叛變,否則此等立法的通過必須依賴「共同名單」的合作,而「共同名單」最終能否與「家園黨」、「藍與白」及左翼聯盟合作踢走內塔尼亞胡,則要看各方對「斬除」內塔尼亞胡後的願景能否達成一致。

甘茨批評內塔尼亞胡不經國會審議就通過監視新冠肺炎疑似患者手機數據的措施。(路透社)

「家園黨」的利伯曼最想見到的,當然是利庫德集團在反對派四方合作的威脅下背叛內塔尼亞胡,然後與「藍與白」及「家園黨」組成大猶太人政府。然而,從「共同名單」的角度看來,最佳的情況卻是踢走利庫德集團,與反對各派組成聯合政府,或者至少以少數派政府支持者的角色發揮影響力,而阿拉伯人最不願見的卻是利伯曼心中所想的大猶太人政府。

當中最大的困難在於:利伯曼若希望上述4項立法能構成威脅,迫使利庫德集團放棄內塔尼亞胡,他首先要人們相信「共同名單」無論如何也會支持立法;然而,他心中的大猶太人政府想像卻正是讓「共同名單」有可能卻步的主因。

在反對各派未知如何踢走內塔尼亞胡的情況下,新冠疫情就給予了內塔尼亞胡翻盤之機。

內塔尼亞胡警告以色列人不要輕視新冠疫情,指出以色列的首位死者可能會在日內出現。(路透社)

內塔尼亞胡的疫情牌

首先,內塔尼亞胡本來在3月17日就要上庭應訊,豈料疫情流行之下,其審訊卻被推遲至5月24日,讓內塔尼亞胡能避過在關鍵時刻被負面新聞淹沒的危機。

其次,疫情當道,穩定壓過一切,這就給了內塔尼亞胡呼籲籌組臨時聯合政府的堂皇藉口。不過他開出的所有條件卻是先由他留任總理,隨後一段時間才會向「藍與白」的甘茨讓位。由於無人能夠保證內塔尼亞胡不會出爾反爾,甘茨也實在難接受此等條件。

可是,如果以色列在疫情未息之際,便連續第四次籌組政府失敗,責任很可能會落在獲得優先組閣權的甘茨身上,而內塔尼亞胡也可以「疫情當前,反對派卻仍不顧大局、固執奪權」去攻擊對手。如果再行大選,內塔尼亞胡的派系未必沒有可能多取兩席,而成功奪得國會多數。

最後,無論是朝野膠着在籌組新政府無果的困局中,還是擇日再行大選,內塔尼亞胡還是會以過渡總理的身份領導政府。在目前疫情風行的情況下,內塔尼亞胡更有大條道理以緊急法令的手法繞過國會進行立法,讓大權在握的他更能盡用政府機關的力量——其內閣於本周二(17日)就不經國會審議勒令以色列國內情報部局追蹤疑似新冠肺炎患者的手機數據。且若以色列最終逃過疫情大爆發的危機,可以領功的也將是內塔尼亞胡本人。

在新冠疫情下的新政治遊戲中,被外界預估走投無路已超過一年的內塔尼亞胡,如今「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還牢牢抓着總理寶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