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波音的警示 美國製造業陷惡性循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引發的經濟動盪重創美國航空產業鏈。3月以來,美國飛機製造巨頭波音公司的股價下跌了六成有餘,上千億美元的市值隨之蒸發。更令波音緊張的是其日益吃緊的資金鏈。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波音公司「綁架」整個美國航空製造業,向政府尋求至少600億美元的聯邦援助。

波音警告稱,其收入通常有70%流向合作的17,000家供應商,如果無法獲得援助,整個美國航空製造業可能會面臨崩潰。對於聯邦援助的用途,波音表示,「其中的大部份都將支付給供應商以維持供應鏈的健康」,並認為「這是航空公司、機場、供應商和製造商通向復蘇的最重要方法之一」。

疫情令航空業雪上加霜

事實上,早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波音公司已經陷入危機之中。2018年10月以來,波音的737 MAX機型因設計缺陷,半年內接連發生兩起空難,共造成346人喪生。去年3月,737 MAX機型在全球陸續停飛。今年1月,由於航空公司拒絕接收737 MAX機型,積累了超過400架庫存的波音只能選擇暫時關閉737 MAX生產線,以節省資金。

作為公司最暢銷的機型(在民航飛機訂單中佔比約80%),737 MAX的停飛和停產給波音造成極大的財務壓力。摩根大通的研究顯示,737 MAX機型停產之後,人力成本等與生產不直接相關的支出會令波音每月消耗逾10億美元資金。波音的報告顯示,停飛給公司造成了近190億美元的損失。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各國政府紛紛限制人員流動,導致航空客運量大幅減少,全球航空業因此出現嚴重的財務困難。美國航空業協會已經向美國政府申請了超過500億美元的救助資金,協會警告如果不採取行動,旗下所有成員(包括美國航空、美聯航、達美航空、西南航空等)都將在年底前耗盡資金。在缺乏現金流入的情況下,全球民航公司的換機、維修、更換零件需求大幅下降,導致波音的訂單進一步減少。

目前,737 MAX機型的復飛仍然遙遙無期。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FAA)發現,在沒有干預的情況下,糟糕的設計將導致737 MAX機型在整個使用壽命中發生15次以上的墜機事故。不時被爆出新的問題,導致737 MAX機型遲遲無法通過安全審查。此時,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對波音乃至整個美國航空製造業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大到不能倒的波音

現代航空製造業是工業皇冠上的寶石,也是現代工業技術的集大成者。全球目前僅有美國和歐盟擁有完整的民航客機產業鏈,而民航客機也是美國在國際貿易中的「拳頭產品」。

美國商務部的數據顯示,民航飛機及其零部件是美國出口額最大的單類商品,2019年出口額高達1,255億美元。即使在中美貿易戰期間,美國在2018年和2019年仍然向中國累計出口了價值287億美元的民航飛機及其零部件。民航客機產業鏈可謂美國製造業為數不多的驕傲之一。

此外,一架民航客機包含數十萬甚至上百萬個零件,從鉚釘到馬桶都有一整套設計和製造標準。為了使其能夠在萬米高空平穩飛行,民航客機的設計精度和加工工藝體現了現代工業水平的極致。這就意味着在細緻的分工下,逾萬家零部件製造商,以及百萬人計的工程師和技術工人圍繞着一個龐大的產業鏈運轉,而波音就是串聯起整個航空製造業產業鏈的核心。

波音前CEO米倫伯格在去年的空難之後,仍然稱波音飛機沒有安全問題。(AP)

波音上周二(3月17日)發布的公告顯示,該公司仍然是美國第一大出口商,且其背後的航空製造業產業鏈牽扯到1.7萬個供應商和250萬個就業崗位。波音停產737 MAX機型後,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曾表示,波音面臨的危機可能會使美國今年的經濟增速下降0.5個百分點。波音在美國經濟中的重要地位可見一斑。

2009年,《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索金(Andrew Sorkin)在《大到不能倒》一書中認為,美國某些大型金融機構是如此之大,它們的破產將引發更嚴重的系統性危機,因此政府無法坐視其倒閉。對於美國而言,「大到不能倒」理論同樣適用於波音。

作繭自縛的美國政府

美國意裔經濟學者辛格萊斯(Luigi Zingales)在著作《人民的資本主義》裏面形容,美國政府已經將美國打造為大公司的「救助之國」。波音正是意識到這一點,所以才敢在此時向政府獅子大開口,要求至少600億美元的聯邦援助。「綁架」整個美國航空製造業產業鏈的波音料定政府不會拒絕救助,因為美國政府並不是第一次幫助大型製造業企業渡過難關。

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全球最大的汽車企業通用汽車瀕臨破產。2009年,美國政府投入495億美元,以購買股份的方式提供援助,並支援通用汽車重組。2010年通用汽車重新上市後,美國政府分階段拋出全部通用汽車股權,共回收資金390億美元。在美國政府看來,以損失105億美元的代價拯救美國汽車產業是十分值得的。

停泊「封塵」的737 MAX客機。(路透社)

通用汽車、波音等大型製造業企業在產業鏈中的地位令政府不得不在危機期間保證其「不倒」。事實上,即使在非危機期間,美國政府對這類企業也關照有加。上世紀九十年代,波音為了對抗主要競爭對手空中巴士,開始策劃收購另一家美國飛機製造商麥道公司。此時,早已通過《壟斷法》的美國政府,卻沒有阻撓這項收購案,而是讓其推動收購進程,成為當時全球最大的民航飛機製造商,也是美國唯一的民航飛機製造商。

美國政府對波音的偏袒也為今天的危機埋下了伏筆。737 MAX機型在設計之初就存在安全隱患,然而波音卻在航空監管機構FAA的縱容下,獲准通過「機構指定授權」(ODA)方式對自身的產品進行審查。也就是說,波音在很長時間內兼具生產者和監管者兩重身份,而FAA只是一個「橡皮圖章」。美國政府監管的鬆懈最終導致737 MAX機型發生兩次空難。因此,在波音公司把美國航空製造業拖入泥潭的過程中,美國政府難辭其咎。

如今,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重創已經岌岌可危的美國航空製造業。當「大到不能倒」的波音「綁架」整個美國航空製造業向政府求援時,作繭自縛的美國政府只能繼續出手。上周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明確表示,「我們必須保護波音公司。」

民航客機是美國在國際貿易中的「拳頭產品」,有百萬計的工程師和技術工人圍繞這個產業鏈運轉。(路透社)

美國政府的「溺愛」也令美國製造業企業在「脫實向虛」的路上愈走愈深。在美國,實業資本的回報率遠比不上金融資本。因此,在美國政府提供隱性背書的情況下,有恃無恐的大型製造業企業管理層已經不再將打磨產品與服務當作工作的重心,反而一心運用資本工具為自己和股東謀取利益。

2008年金融海嘯過後,股票回購成為資本市場的新潮流。回購公司股票一方面可以直接增加股票的市場需求,抬高股價;另一方面,股票回購註銷後,每股收益和整體資產回報率也會升高。在過去的七年裏,波音拿出大部份利潤,甚至不惜借款回購股票。為此,波音花費了超過400億美元,也成功將市值從500億美元左右,一路推升至2,500億美元。

然而,波音高聳的市值背後並非出眾的產品競爭力和高效的運營水準,而是負債累累的財務狀況。在2018年737 MAX墜機事故發生前,波音的資產負債率已經飆升至101%,從技術層面上看已經資不抵債。新冠肺炎疫情發展成為全球大流行後,波音的股價瞬間跌回七年前的水平,回購股票耗費的400億美元資金此時彷彿成了一個笑話。

將大量的盈利用於推升股價的現象,在美國製造業企業中屢見不鮮。不僅通用汽車、通用電氣等老牌製造業巨頭沉迷於此,新興的科技製造業企業也不甘落後。例如,蘋果公司在2018財年回購股票消耗了753億美元資金,相比之下,蘋果公司當年的淨利潤只有595億美元。這種放棄長期發展、謀取短期利益的資本運作方式,不得不說是美國製造業的悲哀。

可以說,美國政府或明或暗的扶植在一定程度上擾亂了大型製造業企業的發展軌迹,而資本市場的誘惑又加重了這層扭曲。如今,作為工業皇冠上的寶石被「精心呵護」的波音率先向美國政府發出呼救。隨着疫情的擴大,日漸衰微的美國製造業中必然浮現出更多的「落水者」。熟悉的一幕或將再次上演,而新一輪惡性循環又將開始。

上文刊登於第206期《香港01》周報(2020年3月23日)《波音的警示 美國製造業陷惡性循環》。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